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26章 童年阴影(1/3)
    在造梦的文艺作品中,穷书生遇到富家小姐、灰姑娘遇到王子是古典桥段,吊丝男迎娶白富美、龙套女遇到霸道总裁是现代套路,不知道骗了多少人,孙策前世也是其中之一,不过他现在纳长公主为妾,却一点兴奋的感觉也没有,反倒有些同情。

    倒不是说公主不漂亮刘和算不上国色,但也不丑,至少是中上水平而是刘和身上看不出一点长公主的气质。她静静地坐在那里,低着头,搅着手指,气场还没有马云禄强大,活脱脱一个刚入职场的小萌新,还是三流大学毕业,一点自信也没有的那一种。

    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这话一点都不错。没有实力,血统什么的就是一个屁。

    孙策对刘和谈不上尊敬,但也没什么鄙视的意思。人的命运就是如此无常,做不做公主不是她能决定的,就像嫁不嫁给他一样。她只是天子手中的一个筹码,价值就在于维持朝廷最后的体面以及那一千多万的赋税,还有一个绝地反击的机会。她如果可以选择,大概不会愿意做什么长公主。

    孙策问了一些刘和这些天的起居。刘和开始有些紧张,后来见孙策语气平和,慢慢放松了些,加上马云禄在侧,不时帮腔,还算回答得体。孙策又问她是想跟着他去青州,还是愿意安定下来,在哪个地方住几天,她倒是没犹豫,表示愿意跟着孙策去青州,一路服侍,尽一个妾应尽的责任。

    孙策倒也没疑心什么,刘和不像是能玩手段的人既没那能力,也没那野心跟着就跟着吧。

    三人在飞庐上闲聊了一阵,眼看快到中午,孙策命人准备了一些酒菜,把甄宓、甘梅叫了过来,又命人把庞德也请来,坐在一起吃个饭。宴席还没开始,孙尚香闻风而动,带着徐节赶了过来。知得马云禄有意加入羽林卫,孙尚香正中下怀,当场许了马云禄一个左督。

    马云禄也不推辞,但她表示会按照孙策军中的规矩,届时要与韩少英比武,接受考核。她谈笑自若,庞德却有些窘迫,不过看孙策并无不快,也只好由着马云禄去了。他原本是马家的部曲,在马云禄面前没什么地位可言,如今娶马云禄为妻也算是高攀了。他不是孙策,心里没有什么平等的观念,尊卑有序,忠义在心,马家永远是他的故主,不敢有一丝僭越。

    宴会结束,孙尚香拉着马云禄走了,庞德也自行告退,甘梅、甄宓也识趣的退下了,只剩下刘和留在舱中。刘和主动端茶倒水,不让越舞等人侍候,虽然神情有些窘迫,手脚倒也麻利,看样子是之前演练过的。孙策临窗而坐,看着刘和脸色微红,额头出了一阵细汗,便让她在对面坐下。

    “你怎么会做这些?”

    刘和习惯的低了头,双手拢在袖中,下意识的搅在一起。“既知为妾,自然要做些准备。”

    “她们教的?”

    “不是,是嫂嫂教的。”

    孙策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唐夫人。唐夫人是弘农王妃,后来嫁给了荀彧为妾,这也算是长公主下嫁为妾的铺垫吧。孙策随口一问,刘和倒也不隐瞒,说这是天子的主意,当然唐夫人本人也不反对。唐夫人与荀彧是表兄妹,从小就仰慕这位表兄。如今心愿得偿,倒也过得自在。

    “我离开京城的时候,嫂嫂已有身孕,再过些日子也许就要生了,只可惜我看不到他们的孩子长什么样。令君温润如玉,才智过人,嫂嫂也是聪慧之人,他们的孩子一定又聪明又俊俏……”

    说起家事,刘和低垂的眉眼生动起来,脸上也露出自然的笑容,直到她发现不妥,讪讪地闭上嘴巴。孙策笑道:“无妨,你继续说,我喜欢听。”

    刘和尴尬地笑笑,低声说道:“都是一些家事,不敢有劳夫君费心。”

    “不管怎么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