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章 特殊时间
    云轩闻言微急,也顾不得男女之别,赶紧按住了暮雨的白皙小手,迅速道:“不用,就这个,我有用。”

    暮雨俏脸微红,纳闷的看了他一眼,“什么用?黑暗丹方稀奇古怪,很多上古流转下来的都被毁灭了,不仅难以琢磨,而且就算炼出来除了那些躲在阴影中的黑暗灵气者也没人能吃,你要它干嘛?这不是我小气、反悔。”

    云轩道:“我当然知道,暮学姐可大方了,只是我确实有用…用来研究。”

    “研究?”暮雨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总算缓缓松口,“真是令人捉摸不透,天才都是这样吗?”

    云轩微汗,摇了摇暮雨的雪白小手,“可以给我了吧。”说完,他和暮雨都是一僵,这个动作好像有点太亲密了。

    暮雨脸上多了一分羞涩,她略慌乱的扫视了一下,确认四周没人后,才轻斥道:“快松手,拉拉扯扯成何体统,给你就是了,财迷!”

    “哦。”

    云轩赶紧松手,暮雨小手的嫩滑触感让他心中一动,迅速压下,乖乖应道。

    随后,他接下了那卷老旧的轴身上都有着一丝丝裂缝的丹方,塞进了空间戒指后,就被俏脸微红的暮雨赶走了,一路回到了餐桌那里,香芩目光温柔中带着一丝感激的等着他,云轩嘿嘿一笑,低声道:“拿到了。”

    香芩嗯了一声,俏脸温顺,看云轩的眼神像是融化了般。

    这种含情脉脉的目光,让继续大吃起来的云轩都有些不自然了起来,把一块沾满酱汁的炸茄子塞进嘴里,随意道:“你也吃啊,对了,这个丹方我估计会很难,一时半会炼不出来,你别急啊。”

    香芩温柔的点点头,轻声道:“主人,我不急,其实你拿不拿到都无所谓,有那份愿意为了我而出力的心,已经比什么事物都让我感动了。”

    云轩吓了一大跳,做贼心虚的乱看了一眼四周,才收回目光,低声急道:“你你,怎么能这里叫我……气死我了。”

    香芩微微一笑,贴近了他的耳朵,轻声细语道:“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关系,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呢?”

    “你!”云轩吓得差点心脏停跳,嘴里的一口果汁险些喷出来。

    香芩“噗嗤”一笑,扯了一张丝巾,帮云轩擦了擦嘴角,浅笑道:“我开玩笑的啦,没有您的允许,女仆怎么敢私自做决定呢,除非……”她目光向着远处那容貌高贵的暮雨看了一眼,微微闪烁,柔声道:“没有除非,您放心。”

    云轩眼神微微苦恼,为什么这些少女,一个二个,都那么喜欢“开玩笑”啊,他根本搞不懂她们什么时候说着玩、什么时候说真的。

    晚宴在火热和愉快的气氛中一直持到古老的吊钟敲响十次,十点钟整,才缓缓结束,主客尽欢,一道道身穿礼服的身影面带笑容的离开,当然还有一些周身灵气波动强悍的学员围拢在了暮雨和她的一干闺蜜旁边,他们似乎想要更近一步的了解蔷薇公国的招揽。

    “明天见。”红礼堂前,香芩笑眯眯和云轩向石灵、金琉告别。

    这话一出,满脸兴奋的石灵瞬间嘴角垮了下来,一脸头痛道:“是啊,明早还有默导师的妖兽课,唉,我最不擅长这一门,他还那么严,糟糕,今晚弄的这么晚,回去复习恐怕来不及了,希望明早别被点中吧。”

    金琉俏脸微变,拍了拍贫瘠的胸部,庆幸道:“还好,我熬夜熬惯了,离午夜还有两个小时,足够我复习一遍了,那个默导师简直是恶魔啊,每节课都要点人回答上节课的教学内容,答不出来就扣平时分,扣多了就没学分,得重修一门其他课,这惩罚谁能扛得住啊?下学期我一定不选他的课了。”

    说着,她和石灵都是有些惴惴不安,羡慕的看了云轩和香芩两眼后,赶紧跑回宿舍去了,那两个家伙一个是全门满分、少女天才,一个常识匮乏,按理说应该是成绩垫底,却被特批不用上课,比不了、比不了。

    香芩笑眯眯的等他们走后,才转身看向云轩,“我们回去吧。”

    云轩犹豫了一下,“呃,我走那边,你回……”

    “我们回去吧。”香芩特意加重了前两个字,微笑道:“这么晚了,您今天就别去炼丹师协会那边了,我恰好有一件事想和你说呢。”

    云轩看着她微微攥紧的裙摆,想到每次这个动作时都代表的香芩心情不佳,思考了一秒,果断服软,“嗯。”

    香芩点点头,笑靥如花。

    回到雪白小阁楼,云轩刚把银色小猫放到他的房间里休息,就被香芩表情温柔、态度强硬的请到了二层,她的香闺中站着。

    没错,这次是站着,没坐,更没甜茶,云轩有点瑟瑟发抖,女仆好像要发飙了,问题是他明明感觉她应该很高兴才对啊?

    “主人。”香芩轻移脚步,把门锁上,才走到云轩身前,恭敬侍立着,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云轩面对那种目光,感觉背脊发凉,没等她再说话就飞速道:“我错了。”

    香芩脸上的笑容都因他这求生欲极强的话滞了一下,惊讶道:“哪错了?”

    云轩滞涩,他哪知道。

    香芩惊容收敛,忍不住的一笑,温声道:“好啦,主人,我可不是要无理取闹,而是想跟你好好聊一聊,毕竟这一周你都没回来过,我们相处的时间太短了。”说着,她微微不满的噘起红唇。

    云轩小心翼翼道:“那你的意思?”

    香芩果断道:“这样不行!主人的家就是女仆的家,你若是搬去了那边,我一个人守在这里,不是女仆失职吗?可是我又不想走,因为这里,是在这个房间你才……收下我的,意义特殊。”

    云轩苦恼道:“但我要炼丹啊。”

    香芩点点头,咬红唇道:“所以是我任性了,如果您一定要搬的话,只要一开口,我今晚就去您那里。”

    云轩毫不犹豫的摇摇头,“不用,你过你想要的生活,我不会控制、强迫你,这一点早就说过了,永远不会改。”

    香芩美眸感激的点点头,俏脸却没有惊讶,好像早就料到,柔声道:“既然这样,为了两全其美,我这不端女仆想了一个办法,请您允许,并且今晚就开始第一次吧。”

    “办、办法?”

    “嗯,既然分隔两处,我再怎么天天去看你,相处的时间也会少很多,彼此也只会慢慢变得陌生,这样不行,而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增加一些特殊时间,在这个时间中,我们做一些特殊、只有主仆会做的事,来加深羁绊。”

    “我看的书籍上,几乎所有的主仆都会无一例外做这种名为调……咳,教导女仆的事,你也来做吧,我们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