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09章 驱狼吞虎(1/3)
    “杀!杀!杀!”天子连声怒吼,挥刀猛劈木人桩。“扑”的一声,战刀深深楔入木桩,天子一下子没拔出来,狂怒之下,用力猛拔,“叮!”战刀折断,天子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向后连退了几步。

    王越一个箭步上前,轻轻托住了天子的背,借机在天子耳边说道:“陛下,请制怒,自胜者强。”

    天子回头看了他一眼,眼角抽了抽,将半截断刀扔在地上,看向站在一旁的马超。“爱卿,听说你那口刀是南阳所造,可否借朕一观?”

    马超愣了一下,连忙摘下腰间的革带,一起奉到天子面前。天子没有接革带,握着刀柄,抽出长刀,举在面前看了看,曲指一弹,刀作龙吟,久久不绝。

    “好刀。”天子耍了个刀花,又向木人桩走去。马超一看,顿时慌了,张大了嘴巴想喊,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天子对他非常器重,刚回到长安就嫁了一个公主给他,婚后又提拔他为羽林中郎将,统率羽林骑,现在天子心情不好,他总不能因为一口刀违逆圣意,毁了大好前程,但这口刀是南阳精工制造的好刀,只有孙策身边的十几个侍从骑士才有,他死乞白赖的求了孙策很久,孙策才送了他一口做礼物。这要是被天子砍断了,他可就没机会再求一口了。

    看着天子挥刀猛劈,劈得木人桩摇摇晃晃,马超的手也跟着打颤。终于,这口刀也叮的一声折断了,只剩下半截握在天子手中。天子看看咬在木人桩上的刀刃,又看看手中的残刀,皱了皱眉。

    “南阳刀也不过如此嘛。”

    马超气得直跺脚。再好的刀也不能这么用,你当是砍柴啊?见天子看过来,他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陛下好……大的力气。”

    天子斜睨着马超。“你是说朕刀法不精,只会用蛮力吗?”

    “臣岂敢。”马超吸了口冷气,强迫自己镇静下来,免得一时怒起,暴揍这自以为是的小屁孩一顿。“陛下有所不知,南阳刀不仅锋利,可斩甲三十扎而不卷刃,而且韧性上佳,一般人就算有意折拗也不能断。陛下能断此刀,臂力非等闲可比。”

    天子将信将疑,握着手里的残刀试了试,刀身纹丝不动,直到他用上吃奶的力气,残刀才稍稍弯了些,但一松手又恢复了原样,可见马超所言不虚。他又交给王越,王越也试了试,点头附和马超所言。天子发泄完了,心情稍松驰了些,将断刀还给马超,又命人取来一方尚方所制的长刀。

    “朕一时失手,损了爱卿的好刀,赏你这口刀,算作补偿吧。”

    “不敢,谢陛下赐刀。”马超虽然不爽,却也只能接过长刀,躬身施礼。

    刘晔出现在宫门口,看了一眼殿中的情形,尤其是木人桩上嵌着的两截刀刃。天子挥挥手,让马超退了下去。马超与刘晔擦肩而过,刘晔看着他手里捧着的御赐战刀,嘴角挑起一抹浅笑。他来到天子面前,躬身施礼,轻笑道:“陛下,南阳刀如何?”

    天子看了一眼木人桩,王越上前握住刀刃轻轻一提,就将刀刃取下下来,找在手中,送到天子面前。天子接在手中,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儿。这截刀刃有近三尺长,虽然被折断,刀身却依旧挺直,明亮如镜。

    “与百辟刀相似,但优势有限。”天子用刀刃拍了拍掌心,又递给王越,让王越送去尚方铁作供匠师们检验模仿。王越转身去了。天子转身上殿,刘晔快步跟了过去,轻声说道:“陛下,赵温有消息来了。”

    “谈妥了?”

    “还没有。”

    “还没有?”天子眉头上挑,停住脚步。“孙策想干什么,是不是要朕禅让给他?”

    刘晔笑了。“陛下,并非如此,孙策倒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