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74章 知人易,知己难(1/3)
    郭嘉走进船舱,孙策正在观棋,甄宓和徐节对弈,已经到了收官阶段,旁边围了一群半大孩子,孙权、孙翊等人都在,郭奕也在。见郭嘉进来,他们都起身施礼,孙策也点了点头。

    郭嘉示意他们继续,探头看了一眼,见形势对甄宓非常不利,笑道:“小军师棋艺不错啊。”

    “不愧是做军师的,又通易经,太能算了。”甄宓直起腰,将手里的棋子扔在案上,哗啦一阵脆响。她拍拍手,笑道:“好啦,我认输了,谁还不服的,接着来。”

    “我来。”孙权一个箭步抢了过去,差点撞着甄宓,连忙拱手致歉。一迟疑的功夫,对面的徐节却站了起来,打了个哈欠。“我也累了,想早点休息。甄家小嫂子,我听说你那儿有些好书,能不能借我看看。”

    甄宓笑道:“行啊,你教我算棋,我就借你看。”

    “一定,一定。”

    两人有说有笑,手拉着手出舱而去,将孙权晾在那里。孙权很尴尬,脸色红一阵白一阵。郭嘉看在眼里,在他对面坐下,拈起棋子。“仲谋,我们来一局如何?”

    孙权顺势下台,笑道:“我哪是祭酒的对手,请祭酒让二子。“

    郭嘉爽快地答应了。两人对弈起来,虽然棋下得好,却没有甄宓与徐节对弈赏心悦目,围观的孩子们陆续散去,舱里只剩下孙策、孙权兄弟和郭嘉父子,就连孙翊都走了,舱内不知不觉的安静下来。

    孙权的棋艺是孙策兄弟几个人最好的,但依然不是郭嘉对手,刚到中局便败相已定,急得脸都红了。郭嘉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淡淡地说道:“仲谋,你知道这一局为什么会败吗?”

    孙权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棋子放回棋盒里。“敢请祭酒指点。”

    “求胜心切。”

    孙权眨了眨眼睛,默默地点了点头,苦笑道:“祭酒说得对,我有点不自量力,一心想赢祭酒,反被祭酒抓住了破绽。”

    “嗯,虽说有些不自量力,却好在有自知之明。”郭嘉将棋子放了回去。“你年长些,又难得的才兼文武,好好磨砺,将来必是可造之才,在内可以坐镇一方,在外可以开疆拓土,与天下英雄一较长短。”

    孙权抬起头,有些意外的看着郭嘉,又回头看看孙策。孙策点点头。“仲谋,祭酒难得指点你,你用心听着,将来必有裨益,到了交州也能好好辅佐阿翁,建功立业。”

    孙权大喜。郭嘉是孙策的心腹,他说的话很可能就是孙策要说的话。他连忙拱手施礼。

    “请祭酒点拨。”

    “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有一句话送给你:从大处着眼,从小处着手。希望你到了交州之后能从容些,不要急。交州多山,又是百越之地,有些事情不能太急,急则生变。你读了不少史书,应该知道秦军南征的故事,以史为鉴,可避祸殃。”

    “多谢祭酒。”

    “嗯,去吧。”

    “喏。”孙权应了一声,将案上的棋子、棋盘收拾好,又将散乱四周的坐垫归拢整齐,再才施礼告辞。郭奕也行了礼,走了出去,顺手带上了舱门。孙策在对面坐了下来,取过茶杯,倒了一杯茶递给郭嘉。

    “赵温答应了?”

    “还没有,不过是迟早的事,他也没什么其他选择。”郭嘉呷了一口茶,又道:“看样子,天子用兵凉州的计划不是空穴来风,黄猗的消息还是可靠的。”

    孙策轻笑了一声。“这样也好,省得和我兵戎相见了。”

    “万一他成功了呢?”

    孙策笑笑。“你都说万一了,我还有好说的?”他顿了顿,又道:“如果这样都让他翻了盘,只能说大汉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