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71章 新旧之间(1/3)
    听到赵温的脚步声,孙策回头看了他一眼,不禁暗笑。这老头一把年纪了,却热血有余,沉稳不足,不远千里赶到这儿来求援,却不先算算账,说得好听是慷慨,说得不好听就是志大才疏。不过汉代这一类官员还真不少,很多人并没有实践经验,只会说些大道理,真正到地方任职也是垂拱而坐,实际事务都交给掾吏办理,还能博一个放心用人的美名,“南阳太守岑公孝,弘农成瑨但坐啸”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赵温是赵谦之弟,以质任入仕,起步很高,是京兆郡丞,但他不喜欢做这一类实务,这才发出“大丈夫当雄飞,安能雌伏”的名言,辞官归故里。这么做不仅没有对他的仕途形成伤害,反而让他更有名声,很快就转任侍中,天子身边的侍从官,没什么具体事务,清贵之职,后来又转任司空。看他这个履历,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政务堂的筹建要抓紧,赵温这类人靠不住。他们的确有气节,但他们也只有气节。

    孙策将赵温引到客院,安排他先住下,与郭嘉为邻,让郭嘉与他先谈。朝廷究竟给什么条件这样的事当然不能由他自己谈,由郭嘉转达至少可以保存双方的脸面。他回到正宅,将赵温的来意向孙坚做了汇报,孙坚听完,也没说什么,只是在孙策转身离开的时候悄悄地吁了一口气。

    赵温洗漱完毕,在房里坐着歇息。他出门的时候就知道会在外过年,所以准备了衣服,孙策又派人送来几套新衣,赵温试了试,倒是合身,心里很是满意。

    郭嘉摇着羽扇,出现在门口,笑嘻嘻地看着赵温。“赵公,别来无恙?”

    赵温起身相迎。“多谢祭酒关心。”

    郭嘉进了屋,看看四周,转身看着赵温,笑道:“赵公一路从长安赶来,特地赶在新年之前到,莫非是想给孙将军送一个新年礼物?”

    赵温非常尴尬。郭嘉肯定知道他的来意,只是故意不提。他自我解嘲地笑了两声。“长公主的婚约算不算?”

    郭嘉哈哈大笑。“那要看她的嫁妆是什么了。”郭嘉走到门口,看着对面的三间房。“赵公知道对面住的是谁吗?”

    “谁?”

    “南阳铁官的祭酒黄承彦夫妇,他们的女儿黄月英不久前进了孙家,成了孙将军的妾,嫁妆就是他们父女的聪明才智。与她一起的还有冀北中山甄家的甄宓,原本袁绍为次子袁熙所娶的妻,如今也成了孙将军的妾,嫁妆是中山大商的销售网。赵公,即使是长公主,如果没有拿得出手的嫁妆,想进孙家的门也不是容易的事。”

    听着郭嘉这得意洋洋的口气,赵温心里很别扭。长公主嫁给孙策为妾本来就是很憋屈的事了,听郭嘉这口气,孙策不仅不觉得荣耀,还要讨价还价?作为朝廷的代表,赵温很不是滋味,但他也没有和郭嘉争辩,一是没有意义,解决不了问题;二是在孙家作客,闹得鸡飞狗跳非为客之道,丢脸现眼。郭嘉不要脸,他还要脸呢。

    见赵温沉默不语,郭嘉毫不介意,笑了笑。“赵公是什么时候离京的?”

    “腊月初八。”

    “二十二天由长安赶到吴郡,日行百余里,赵公一定很累吧。”

    “尚好。”赵温淡淡地说了两个字。他的确很累,尤其是这几天,不到五天时间从襄阳赶到富春,即使是坐快船顺水而下,对年近花甲的他来说还是很辛苦。这还亏得他是蜀郡人,坐惯了船,否则更难熬。

    “那你应该还不知道幽州的消息。”

    “幽州?”赵温一惊,快步走到郭嘉面前。“幽州出了什么事?”

    郭嘉看了赵温一眼,嘴角微挑,笑容得意。“赵公,幽州会出事吗?”

    赵温微怔,知道自己失态了。郭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