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98章 装神弄鬼(求推荐票!)(1/3)
    除夕,雪后初霁,明媚的阳光洒在覆满白雪的山坡上,亮得耀眼。

    孙策一家人站在大父孙钟的墓前。孙坚站在最前面,孙静与他并肩而立。孙策、孙辅等人站在后面一排,只论长幼,不按身份。在祖先面前,个人的荣华富贵暂时放在一边,宗族内的论资排辈占了上风。

    孙家虽然在本地却没什么地位,但孙钟当初下葬时孙坚已经是长沙太守,所以这墓修得还算气派,风水也不错,背山面水,景色宜人。只不过这时候仙童指点墓地的传说还没出现,所以孙家人都不知道这个典故。孙坚还嫌不够,祭完了墓,和孙静商量着再找个好地方改葬。听他那话音,仅仅是配得上他这乌程侯之父的身份还不够,要更大一些。

    孙策在后面听着,心中暗中欢喜。看来老爹也是认命了,不再斤斤以大汉臣子自居。同意孙权出仕并随他出征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就算是为了二小子,他这交州也非去不可。

    腊日过后,新年的气氛就越来越浓,不仅家家户户在准备过年的食物,互相走访也变得密集起来。即使这两天下雪也没闲着,既有人来拜访孙坚、孙策,孙坚、孙策也要走访乡里,特别是看看有哪些贫困不能自给的宗族或者乡人,送去米肉衣服,让他们能过个好年。宗族乡里互相救济本就是乡里最常见的义行,如今孙策父子衣锦还乡,更要把这种事做到位,不能有任何遗漏。

    兔子不吃窝边草,衣锦还乡当然要恩泽普施,与民同乐,为了一点小钱被人戳脊梁骨就没意思了。

    今天上午祭坟,晚上还要在祠堂再祭一次,然后一家人聚在一起守岁。

    一想到这事,孙策的头就有点疼。

    按照惯例,祭祖的时候只有正妻才可以出席,妾别说参加祭祀,连祠堂的大门都不能跨进一步。孙策如今是妻未娶,妾成群,本来答应了黄月英等人要带她们进孙家祠堂,结果回来和孙坚、孙静一说,两人都不同意,说什么祖宗规矩不可破,不是正妻不能进祠堂。不仅如此,孙坚还语重心长的提醒孙策不要过于宠溺诸妾,免得她们恃宠生骄,将来家室不宁。

    孙策可以当面怼得许劭吐血,却不能和父亲和叔叔硬怼。虽说家国一体,可是在他心里,家和国还是有区别的,国事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杀人,家事总不能动不动就舞刀弄剑,开全武行。他想了很久,也没找到合适的办法,此刻看到孙坚在大父孙钟的坟前神情肃穆,连说话声音都比往常低了三分,忽然有了主意。

    等孙坚等人跪拜完,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准备收拾一下回去的时候,孙策来到孙钟墓前,跪在还未撤去的草席上,磕了两个头,大声说道:“大父,孙儿不孝,今年不能在祠堂祭拜你了,就在这儿给你多磕两个头,算是提前补上。”

    孙坚一听,浓眉微皱。“伯符,你又搞什么?”

    孙策也不理他,磕完头,忽然惊讶地看着墓碑,又爬起身,走到墓碑后的坟茔边。孙坚见状,沉下脸,厉声喝斥,孙策举起手,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将将耳朵贴在土上,凝神倾听,又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

    孙坚见状,不敢大意。孙静等人见了,也有些惊惧不安,齐唰唰的闭上嘴巴,看着孙策。

    孙策听了片刻,用力点了点头,又回到席上,跪倒在地,又磕了几个头,这才起身,看着孙钟的墓碑,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孙坚赶了过来。“伯符,你这是……”

    孙策看看孙坚等人,一脸惊讶。“你们刚才没听到声音吗?”

    孙坚有点不安。“什……什么声音?”

    “大父的声音。”孙策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儿时听过的,记得很清楚。”

    “他……他说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