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95章 天生腹黑(1/3)
    军事是中国古代学问中最理性的一门学问,不理性会死人,甚至会亡国。法家是诸子百家中最理性的一家,理性到罔顾人性。数学则是数理逻辑的理性基础,克服经验主义的不二利器,很多看起来顺理成章的事往往经不住计算。要建立起理性的科学体系,数学的作用不可忽视。

    孙策重金礼聘徐岳的目的正在于此,当初计算投石机的抛射曲线,为黄月英造投石机帮了大忙,也给黄月英留下了最直接的感觉,如今她造海船遇到了难题,很自然的想请徐岳来帮忙。

    如果说木学堂是工科学院,现在是该建立一个理科学院了。不光造海船、造投石机用得上,军事也用得上,将来出海更要依靠数学知识来导航。

    孙策欣然答应,决定年后就将徐岳等人搬到江东来,除了给诸堂学生讲一些基本算学知识,再多收一些学生,专门研究数学,配合蔡琰对西域文字的研究,争取将古希腊、古印度的数学成就一网打尽,将江东打造成新时代的学术中心东方的亚历山大城,孙氏帝国的稷下学宫。

    说老子没文化?老子只是低调而已。

    一想到天下学术聚江东,孙策心里就充满了成就感。这才是大事业嘛,我的征程是星辰大海,谁会满足于中原这一片河山。当然了,中原虽小,也不能让你们糟蹋。

    “阿楚啊,艰苦奋斗三十年,三十年后天下太平,我们坐着你造的大海船周游世界。”孙策握着黄月英的手,感慨不已。

    “三十年啊,你都半百了。”

    “人生百年不稀奇,半百也只是人到中年而已。”

    “老而不死……”

    “阿楚……”黄承彦及时打断了黄月英,瞪了她一眼。黄月英自知失言,吐了吐舌头,没敢再吱声。

    孙策微微一笑。可不是么,你爹还在这儿呢,说我老?

    另一厢,在郭嘉的引导下,几个孩子加一个孙辅,你一言,我一语,有模有样的计算着。军谋处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即使是讨论战略的时候也会以计算为基础,先算路程远近,再算双方兵力、粮草、辎重,再在合理的范围内挑选合适的地形,决定战术。郭嘉身为军谋处祭酒,在引导军谋们分工、总结方面驾轻就熟,现在教起这些孩子更是举重若轻,深入浅出,既有用又有趣,一个个乐此不疲。

    孙辅作为成年人,反应要比其他人快得多,但他知道这不是他展示聪明才智的地方,所以忍着不说。即使如此,他也是受益良多,不住的点头附和,听到开窍处抓耳挠腮,雀跃不已。孙策看在眼里,也有些后悔,当初如果及时给孙辅配两个军谋,他也许不会被蔡家牵着鼻子走。

    孙策随即又将目光转向了孙权。孙权听得也很认真,一对碧眸目不转睛地盯着郭嘉,嘴唇翕动,不时地默念几句。大概是感觉到了孙策的目光,他愣了一下,转头看了孙策一眼。孙策笑笑,孙权有些拘谨地回以微笑,转头继续听讲。

    算了大半天,得出一个结论,海运是最合算的运输方式,可以大大減轻辎重运输负担。在考虑地形的情况下,不管是南下交州还是北上幽州,都比西进要合理。交州涉及到海外贸易,是长远规划,幽州涉及到战马供应,是近期目标。

    这只是相对而言,作战从来不会简单,即使是用海船运输,千里征战,消耗依然是一项天文数字,根据郭嘉的测算,以步骑三万,作战时间一年计,需要征用楼船近百艘,总消耗近五十亿,仅粮食就需要近三百万石,几乎要将五州现有的余粮抽调一半。

    换言之,这一战只能胜,不能败,否则就会元气大伤,至少五年内无法发动大战。其他东西都好说,粮食是关键,即使大力推动屯田,粮食产量的增加依然有定数,很难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