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93章 无意更伤人(1/2)
    “那袁谭呢?”

    “如果不是因为公孙瓒,幽州早就是袁氏的囊中之物,刘虞虽是宗室,以忠臣自诩,但他既无心也无力拒绝袁绍的要求。如今袁绍虽死,袁谭继位不久,立足不稳,但颍川系受挫,内部形势却比袁绍时要稍好一些。”郭嘉挪了挪,将交叠的双腿变换了一下位置,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一些。“若无外界干涉,袁谭击败刘备,拿下整个幽州是迟早的事。”

    他又笑了一声:“但是很可惜,现在的外部环境对袁谭非常不利。朝廷与将军联姻,公布袁绍的矫诏之罪势在必行,不仅如此,朝廷还会迫使袁谭俯首,否则就会下诏征伐,届时南有将军、曹昂,北有张则、刘备,他两线作战,情况会非常艰难。因此,袁谭为求生存,只能屈服,而屈服是要有代价的,至少要输送一部分钱粮到长安。冀州新败,损失惨重,即使是象征性的给一点,对袁谭来说都是割肉。”

    孙策笑了。他能想象得到袁谭现在有多苦。虽说随着颍川系消沉,内讧暂时缓解,但外部压力却有增地减,形势比袁绍时还要紧张一些。即使有何颙等老党人的支持,袁谭的威望也不能和袁绍相提并论。当然这也只是暂时的,只要给袁谭时间,袁谭一定能解决这些问题,站稳脚跟。

    可问题是凭什么要给他时间?天子不想给,贾诩、刘备如果有机会也不会介意捅他一刀,想夺取冀州人的太多了。

    “所以将军不用急,袁谭也好,刘备也罢,他们短时间内都无法独占幽州。一旦他们认识到这一点,他们就会寻找外援,而将军必然是他们的首选。对将军来说,这正是从中取利的好机会。将军不需要担心谁主宰幽州,只要关心如何才能取得最大的利益。”

    “那奉孝以为,如何才能取得最大的利益?”

    “辽东。”

    孙策不动声色,示意郭嘉接着说。

    这时,两个童子提着收拾好的鱼走了过来,放在火上烤,孙辅亲自操作,忙前忙后很是开心,与前两天见到的他完全是两个模样。他一会儿将鱼翻身,一会儿刷油,上作料,手法熟练得像个老手,一会儿时间,香气就飘溢起来。孙策不免有些奇怪。“国仪,你什么时候练出这一手本事?”

    孙辅一边忙碌,一边不好意思的笑道:“嘿,别提了,都是一些不登大雅之堂的小玩艺,如果不是好这一口,我也不至于犯傻啊。”

    这时,黄承彦走了过来,笑道:“这是蔡家烤鱼的手法,肯定是阿珂让他学的,这样才方便她满足口腹之欲嘛。国仪,看不出你在这方面倒是有些天赋,有模有样。”

    孙策起身,请黄承彦入座。黄承彦在郭嘉对面坐下,也伸直了双腿,和郭嘉倒是相映成趣。“蔡家是襄阳第一世家,原本就生活奢侈,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在饮食上下的功夫比在学问上下的功夫更大。这烤鱼就是其中之一,要烤出最好的鱼,不仅要挑选刚刚捕捞上来的肥鱼,还要用上好的材料,就连这火炭都有讲究,烤出来的鱼外酥里嫩,香而不腻……”

    “哇哦,好香。”黄月英吸着鼻子从绵围后面绕了过来,搓着双手,弓着腰,脚步轻盈如猫。“惯不得这么香,我隔着江就闻到了,原来是小姨夫亲自动手烤鱼啊,那我可得先尝一尝。将军,阿翁,你们都等一等啊,这第一条鱼我要了。”

    “放肆!”黄承彦骂道,却看不出一点怒气,摆明了就是装装样子。孙策摆摆手,示意黄承彦别装了。黄承彦倒也不坚持,刚刚挺起一半的身体又躺了回去。孙策笑道:“国仪啊,你有这手本事,居然不告诉我,只请两位祭酒,太过分了啊。”

    “嘿,伯符,你这么说我可承担不起,这段时间在家闭门读书,手艺荒疏了,我是想请郭祭酒尝尝手艺,如果还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