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85章 沮授布局(1/3)
    夜色苍茫,燕山莽莽。张则一动不动地坐在山坡上,面容苍老,鬓边的白发被寒风吹得簌簌发抖。他手脚冰冷,连血都冷了,感觉不到一丝热气。

    从田畴派人赶回来通知鲜于辅提前出击,他就感觉到了不祥,但他没想到结果会如此惨烈。鲜于辅等人率领的五千骑兵几乎全军覆没,鲜于辅、田畴等十余人一个都没回来,估计是凶多吉少。

    这一切都是因为甲骑和大戟士的出现。这是最大的意外,也是唯一能解释刘和异常举动的原因。刘和和袁谭联手做了一个局,把所有人都骗了。什么袁谭不肯帮忙,刘和在府中大发雷霆,都会装给他们看的。实际上,正是刘和悄掩护张郃等人进入幽州,埋伏在合适的地点。

    刘和因为私仇,置国家大义于不顾,幽州实力遭受重创,不仅涿郡落入袁谭手中,广阳、渔阳都受到了威胁。骑兵损失殆尽,尤其是公孙瓒阵亡,白马义从全军覆没,对幽州的实力影响太大,短时间内都不可能有人替代。

    然而张则没有时间后悔,他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收拾残局。涿郡不能丢,幽州三分之一的户口在涿郡,一半的耕地在涿郡,涿郡是幽州的南大门,更是主要的粮仓,失去涿郡,幽州将不亡而亡,更别提朝廷寄予厚望的饮马黄河了。

    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渔阳太守刘备。

    但张则很犹豫。将幽州的命运交掉刘备手中对朝廷是好事还是坏事,他不清楚。他看得出刘备有野心,只是不知道他的野心有多大,是出将入相,还是割据一方?他以中山靖王之后自居,是想重振祖先荣耀,还是想为自己塑造一个高贵的血脉,以便将来问鼎天下?

    张则权衡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向刘备求援。除了刘备,他没有其他选择。如果耽误了时间,让袁谭在涿郡站稳脚跟,将来进而吞并整个幽州,与草原上的胡人联合,对朝廷来说危害更大。与其将幽州留给袁谭,不如交给刘备,两人相斗,朝廷至少还有一线机会。

    “申甫,你再去一趟渔阳,不,先去安次。”

    种劭冻得脑子都慢了。这幽州的天气真是冷得让人怀疑人生,尤其是太阳下山之后,不管他穿了多少衣服都没用,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热乎气,也不知道祖父当年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安次?”

    张则看看种劭,有些无奈。“你以为刘备真是那么安份的人吗?公孙瓒精锐尽出,他肯定会在郡界等消息,一旦知道公孙瓒阵亡,他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安次,接收公孙瓒的人马。”

    种劭反应过来,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转身刚要走,张则又叫住了他。“你知道现在的情况吗?”

    “请使君指点。”

    “幽州绝不能落入袁谭手中,现在能击退袁谭的人只有刘备。”

    种劭愣了一下,连连点头。“我明白,我明白。”转身走了两步,又蜇了回来,眼睛瞪得溜圆。“使君,将幽州交给刘备?那可是一个……”

    张则抬起手,示意种劭别说了。“多穿些衣服,别冻着,如果鼻子、耳朵没知觉了,千万别摸。快去吧,小心些,希望不会碰上袁谭的骑兵。”

    种劭有点晕乎乎的离开阵地,上了车,张则安排的两百骑士也翻身上马,护着种劭出发。大乱过后,既有溃兵,又有斥候,没有骑兵保护,种劭很难安全的到达安次,见到刘备。

    看着种劭渐渐远处,消失在夜幕之后,就连骑士手中的火把都被黑暗吞没,张则叹了一口气,开始安排军事。除了要派人回广阳通报消息,加强防备外,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如何夺回涿郡。是进据良乡还是退守广阳,是当前要解决的问题。

    督亢亭。

    大军正在赶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