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84章 刘黄雀(1/3)
    公孙瓒转过身,用受伤的腿踩住刘和的身体,虽然伤腿不能受力,痛得钻心,公孙瓒还是咬着牙坚持,拔出战刀,一刀砍下了刘和的首级。

    “庸奴,尚能作恶不?勾结袁绍父子,谋我幽州,你们父子都不得好死!来人,将这庸奴的首级挑起来。想杀我?呸,看谁杀谁!”

    有白马义从接过刘和的首级,用长矛挑起,又有人过来扶公孙瓒。“将军,速速上马。”

    “上什么马!”公孙瓒推开白马义从,厉声大喝。“管他来的是谁,今日决一死战,不死不休!”

    “喏!”白马义从们轰然应喏,士气更烈,号呼向前。实际上他们也清楚,即使公孙瓒想走也走不掉了,刘和的部下已经从四面八方围住,蹄声如雷,箭下如雨。他们被困在ZhōngYāng,和刘和的贴身亲卫搅杀在一起,根本没有腾挪的空间。只有等后面的同伴击退刘和的部属,他们才有可能脱围。

    刘和战死,首级被挑在矛上,他的部下也疯了,舍生忘死,前仆后继,一次次的策马冲击。用箭shè,用矛刺,用刀砍,用马撞,m更有人直接从马上扑下来,抱住一个对手,用牙咬,用头撞。刘虞在幽州恩信甚著,公孙瓒杀刘虞激起了众怒,此刻刘和又战死,他的部下近千人一心报仇,竟无一人愿意撤退。

    公孙瓒在两个白马义从的扶持下,左手白马战刀,右手百折钢矛,远者矛刺,近者刀劈,连杀数十人。直到他身后的白马义从被人砍倒,他站立不稳,被三四人扑倒在地。虽然白马义从迅速杀死了这几个人,公孙瓒却再也战不起来了,他的腿被再次压断,脖子上挨了两刀,鲜血如注。

    公孙瓒揪着一个白马骑士的衣领,将白马战刀塞到他手中,嘶吼道:“突围,去豫州,找伯嗣!”

    “喏!”白马骑士泪如雨下,接过战刀,转身正要走,又被公孙瓒拽住了。公孙瓒咬着牙,拄着矛坐了起来,看着四周奋力厮杀的战士,哈哈大笑。“一群蠢货,你们以为杀了我就能占据幽州?蠢货,你们不过是一群蠢愚的螳螂而已。”

    几枝羽箭疾shè而至,shè在公孙瓒的胸甲上。公孙瓒低头看了看,一声叹息。“好甲,可惜不能陪葬了。”又看看手中的百折钢矛,再叹一声:“可惜,不知道哪个竖子有幸,能得到我这柄好矛。”他转头看着那名白马骑士。“带着我的首级走,不要让这些蠢货污辱我!”

    说完,他倒转矛头,将咽喉顶在矛头上,用力向前一压,矛头刺穿了咽喉,几乎割断了整个脖子。

    公孙瓒当场气绝。

    白马骑士二话不说,挥刀砍下了公孙瓒的首级,用公孙瓒的大氅包起,背在身后,又取过公孙瓒的百折钢矛,大声呼喝。“突围!突围!”十余人并力,奋力突围。见公孙瓒的战旗还在原处,刘和的部下并不知道公孙瓒已死,还一心围攻公孙瓒,倒没有注意那些骑士,等他们发现公孙瓒已经倒在地上,尸首却不见了的时候,那些白马骑士已经杀出一条血路,狂奔而去。

    呜呜的号角声吹响,宣布公孙瓒的阵亡,但战斗却没有结束。

    听到号角声,刚刚赶到的鲜于辅长出一口气。公孙瓒终于死了,虽然出了一些意外,终于还是完成了任务。虽然损失大了些,但结果还算满意。

    鲜于辅的心情刚刚缓解一些,随即又听到了战鼓声,是冲锋的战鼓声,他吃了一声,不知道又出了什么情况,举目四望,只见右前方旌旗摇动,有斥候狂奔而来,手里的红色小旗猛烈摇晃。鲜于辅心中一紧,再向斥候身后看去,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冰冷的空气吸入胸口,连整个身体都被冻住了。

    一队骑兵正绕过战场,出现在他的右翼。

    这些骑兵跑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