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82章 技高一筹(1/3)
    公孙瓒与一个白马义从背对背,拄着钢矛,勉强站立着,咬牙切齿地看着四周全力围攻他的幽州世家部曲,用力唾出一口带血的唾沫,愤愤不平的咒骂着。“蠢货,全是蠢货,被中原人骗得团团转而不自知,还以为自己是什么义士。呸!幽州人杀幽州人,不争气,难怪被人看不起。猪狗不如的东西,将来一个个都不得好死……”

    没有人听到他的怒骂,就连他身后的白马义从都没心情理会他说什么,除了他自己之外,没人相信他杀死的那人不是刘和,只是一个赝品。鲜于辅等人四面围住,箭如雨下,遮天蔽日,死亡随时可能降临,哪里有心情听公孙瓒唠叨。

    在白马义从奋不顾身的反击下,公孙瓒侥幸捡回一条命,没有被乱蹄踩死,却被踩断了一条腿,无法再骑马。白马义从在他身边围成两个圈,约一千余人策马绕圈奔驰,周而复始,顽强的阻击着敌人。还有两百余人在他身边围成一个圈,将战马的马蹄系住,让战马无法奔驰,骑士则站在战马后面,一手紧紧的拽着马缰,一手拿着武器,随时准备反击。

    白马义从跟着公孙瓒征战多年,经历过无数恶战,即使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他们依然没有放弃,依然等着公孙瓒反击的命令,等着公孙瓒率领他们冲出去。

    两个医匠正在紧张的忙碌着,他们砍断了两柄长矛,当成夹棍,将公孙瓒的腿固定好。慌乱之际,手脚难免有点重,公孙瓒疼得满头是汗,只能借满口的污言秽语来缓解痛苦。

    “君侯,好了,你走两步试试。”医匠用力系好绳子,直起腰,抹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小心点!”公孙瓒一巴掌扇在医匠的脸上,将他打了个趔趄。一枝羽箭插着他的脸飞过,如果不是公孙瓒拍他一下,他的命就没了。医匠连忙蹲了下来,拨正被公孙瓒打歪的头盔,又掏了掏嗡嗡作响的耳朵。

    公孙瓒试着走了两步,虽然还是很痛,却勉强能骑马了。他咧嘴笑了,骂了一句。“没想到你一个马医居然真能医人,还真是没看出来。”

    医匠咧着嘴笑了。“人和马其实没什么区别,都是血肉筋骨。”

    “说得有理。”公孙瓒大喝一声:“马来!我们杀出去。”

    周围的白马义从纷纷上马,举盾为公孙瓒挡箭。骑盾面积有限,为了保护公孙瓒,他们自己就不可避免地暴露在箭下,不时有人被箭矢射中,却没脸吭一声。公孙瓒被人扶上了马,又让人用绳子将他绑在马背上,这才下令吹号,准备突围。

    号角声一起,白马义从群情激奋,齐声高喝,士气如虹。

    公孙瓒策马奔驰,融入正在练圈奔驰的白马义从,开始寻找薄弱点,白马义从都紧紧的盯着他的战旗,随时准备调整战马,跟着他突围。

    鲜于辅心急如焚。他虽然有兵力优势,但单兵战力与白马义从相去太远,只能凭人数优势慢慢的耗,如果公孙瓒要强行突围,他未必能拦得住。他很想强行突进去,但白马义从经验丰富,围着公孙瓒绕行,不管从哪个方向往里突,都会遭到这些白马义从的截击。虽然双方都会有伤亡,但白马义从武艺精湛,伤亡更小,而且一旦人数不足,只要将圈子缩小一些,依然能保持圈子的完整,而那些倒地的人尸马骸却会影响他的部下冲锋。大半个时辰战下来,白马义从损失了二三百人,他的损失却已经达到了千人以上,连齐周都阵亡了。

    如今公孙瓒要脱围了,他却无力阻止。

    无奈之下,他只能敲响战鼓,命令诸部小心,小心公孙瓒的突击。他们四面包围,兵力分散,看似占尽上风,其实在任何一个方面都没有兵力优势,强行拦住公孙瓒的可能性极小。他现在只希望伤亡不要太大,他还有余力追击。公孙瓒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他强追不舍,还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