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80章 一石二鸟(1/3)
    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马蹄声,听着耳畔不时呼啸而过的箭羽破风声,田畴心急如焚。这完全不在他的计划之中。公孙瓒的意外出现,刘和的鲁莽决定,其部下的怯懦不前,让他们陷入了困境。本来能够且战且退,安然地退到鲜于辅等人的伏击地,再步骑合击,大破公孙瓒,现在却变得遥不可及。

    田畴迅速权衡了一番,叫过两名卫士,让他们赶到前面去,通知鲜于辅等人来接应,否则他们必死无疑。他有些后悔,逼刘和离开幽州,不仅搅乱了刘和的心神,也让他的部下失去了斗志。这些部曲大多是幽州人,让他们随刘和离开幽州去长安,可能有些强人所难,士气涣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两名卫士各牵过一匹空鞍战马,脱离队伍,不惜马力,狂奔而去。

    田畴招呼一声,返身连射三箭,箭箭直奔公孙瓒。他身边的卫士也有样学样,举起弓弩,集射公孙瓒。公孙瓒举起骑盾,不料田畴却不是射他,而是射他胯下的白马。那白马数息之间连中数箭,又大多在胸口,虽然没有立即倒下,速度却慢了下来。

    公孙瓒气得大骂,一边喝令部下还击,一边跳上备用战马,继续追击,并亲自弯弓,射击田畴。他的箭法很好,奈何田畴在前面跑,又逆着风,虽然射中了田畴,却没能重伤。田畴咬着牙,忍着痛,继续还击。他身边的部曲只剩下十余人,除了一点上风的优势,已经全无胜算可言。

    双方你追我赶,又向前跑了三五百步,眼看着前面山口在望,公孙瓒高举铁矛,猛踢战马加速,传令兵吹响了号角,白马义从开始加速,原本凌乱的马蹄声渐渐趋于一致,越来越急促,马蹄将积雪踢得飞散,甚至迷住了骑士的眼睛。

    田畴听到号角声,不敢怠慢,猛踢战马,追到刘和身后,大吼道:“公衡,再坚持一下!”他侧着耳朵听了听,听到远处山谷里的号角声,心中大喜。“你听,鲜于辅他们来接应了。”

    “刘和”抬起头看了一眼,见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些人影,正在向这边接近,大喝一声:“报仇!”

    他身边的骑士也齐唰唰地勒住坐骑,拨转马头,举起手中的长矛、弓弩,向身后的公孙瓒冲去。田畴措手不及,刚想提醒刘和这么做太鲁莽了,应该和鲜于辅等人会合后再冲锋,却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地看着刘和冲向公孙瓒,数十骑迅速集结成锋矢阵型,战马狂奔。

    “射!”领头的“刘和”抬起手中的弩,扣动弩机。

    “嗖!”羽箭离弦,破风而去。

    数十骑士也举起手弩,扣动弩机,射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箭矢,随即松开弩,举起了长矛。

    “杀”

    公孙瓒早有准备,第一时间举起了骑盾,护住胸腹要害,同时提起了百折钢矛。刹那间,他有些遗憾,如果有甲骑就好了,对面冲锋会减少很多伤亡。

    箭矢飞驰而至,“噗噗噗!”战马中箭,继续飞奔。

    公孙瓒双手握矛,盯着越来越近的“刘和”,大喝一声,挺矛刺出。看到“刘和”的脸,心头忽然一凛:坏了,中计了。他虽然和刘和见面次数不多,但作为生死之敌,他对刘和的印象非常深,眼前这人虽然有些眼熟,却绝不可能是刘和。

    就在那一愣神的功夫,王岭刺出了手中的长矛,根本不管公孙瓒刺来的矛。公孙瓒情知中计,却来不及多想,挺矛相迎。两矛交错的刹那间,公孙瓒再次意识到了危险,多年战斗的本能爆发,不求伤人,先求自保,原本刺出的长矛横架,同时侧身避让。

    “唰!”矛柄滑动,一声轻响,王岭的长矛从公孙瓒的胸甲上划过,将胸甲扯开,连纯白的丝质战袍都被刺破一个大破口。如果不是贴身穿着金丝锦甲,这一矛很可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