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76章 义与利(1/3)
    听说朝廷有诏书召刘和赴长安,田畴当即变了脸色。

    “幽州危矣。”

    张则不动声色,种劭心里却咯噔一下。他了解田畴是什么样的人。几年前,田畴以刘焉使者的身份去长安时,他与田畴有过接触,知道这是一个精明强干的人。他又是幽州人,张则接任幽州刺史,稳定幽州,田畴起到了相当关键的作用,正是他查证了刘虞那些见不得人的事,这才说服鲜于辅、鲜于银等人控制情绪,没有立即和公孙瓒开战。若非田畴,幽州早乱了。

    现在田畴说幽州危险,说明朝廷这个决定是真的错了。荀彧、刘晔等人远在千里之外,他们对幽州的了解有限,不可能超过张则,更不可能超过田畴。

    种劭不死心,追问田畴的理由。田畴大致解说了一番,基本和张则所言相同。刘和不可能不报杀父之仇,之所以拖到现在,是因为他实力不足,寄希望于外力,开始是袁绍,袁绍死了又寄希望于朝廷,现在朝廷召他去长安,他没有指望了,只有铤而走险。不管最后谁胜谁负,都会打破平衡,导致幽州大乱。

    刘虞的确不是一个圣人,他做了很多错事,但这并不影响幽州世家以及胡人首领对他的支持,他们之间本来就是利益关系,不仅仅是因为道义。对朝廷,他们没有太多的牵挂,与刘虞的君臣之义更重要。他们不可能看着刘和孤军奋战,只要刘和开口,他们肯定会出手相助。

    也许他们现在已经商量好了,就等着刘和发兵。

    种劭听得后背全是冷汗,有点后悔。这些幽州人太野蛮了,和他的期望相去太远。即使是读书人如田畴,与中原读书人的观念也大不相同。

    “子泰,依你之见,现在我该如何应对?”

    田畴眉头紧蹙,苦思良久。“于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

    “说吧。”

    “杀掉公孙瓒,安抚刘和,然后劝他离开幽州。”

    种劭刚想说话,被张则用眼神制止了。张则不紧不慢地说道:“公孙瓒善战,你们有把握吗?刘和会不会与袁谭联络?报杀父之仇情有可原,引袁谭入幽州可不行。”

    “我去见刘和,转达使君的意见。”田畴躬身施礼。“请使君以大局为重,幽州不能乱。”

    张则淡淡地说道:“子泰,幽州会不会乱,取决于你们幽州人。”

    田畴匍匐在地,再拜。张则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田畴出了门,抹抹额头的冷汗,转身就找到兵曹公廨。兵曹从事鲜于辅正在屋里擦拭盔甲、战刀,见田畴匆匆走来,脸色铁青,有些惊讶,连忙起身迎接。田畴站在阶下,一声不吭。鲜于辅见状,知道不妙,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一边让部下退出去,一边将田畴引到内室,顺手关上了门。

    “子泰,出了什么事?”

    “出了什么事?”田畴冷笑道:“这句话似乎该我问你吧。”

    鲜于辅抚着短须,干笑着不说话。田畴扬扬眉。“你们是不是都得了刘备的好处?”

    鲜于辅一愣,随即大怒。“子泰,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再不济,至于和刘备为伍吗?”

    “你不肯与刘备为伍?只怕此事过后,刘备未必瞧得上你吧。”田畴冷笑连连。“你们以为行事机密,连我都不肯通气,却不知道这件事早就传到了使君耳中。使君的使者只怕已经去了渔阳。公衡想以郡兵迎战公孙瓒,不过是孤注一掷。为父报仇,不计生死,这是他为人子的本分,你们身为刘使君故吏,为刘使君报仇,也是君臣之义,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此战过后,谁将是幽州之主?”

    鲜于辅沉默了片刻,收起了一看就知道的笑容。“这还用说,自然是公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