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75章 幽州形势(兢兢业业寂寞哥打赏加更)(1/3)
    蓟城,刺史府。

    张则坐在堂上,看着摇曳的火苗出神,眼中充满血丝,还有一丝无奈。额头皱纹深如刀刻,双颊浓陷,颧骨高耸,被冻坏的皮肤像两团阴影。他伸出双手,烤着火,一动不动,就像被冻住了一般。

    种劭坐在对面,裹紧了皮裘,低着眉,不看张则,一是不忍,二是不敢。他从涿县赶来,向张则通报了朝廷的诏书,张则接完诏之后就没有说一句话,长时间的沉默让他非常不安。卧虎的威势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过了好一会儿,张则收回手,拢在袖中,抬起头看了种劭一眼。“申甫,朝廷究竟有什么打算,就这么放弃了?”

    “使君何出此言?”种劭暗自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丝略显勉强的笑容。

    “公主为妾,朝廷威严何在?形势若此,之所以没有崩溃,就是因为朝廷迁都关中,有自守之力,天下人知正朔所在,心中有汉,期盼着朝廷能中兴,重现太平。如果朝廷自己先放弃了四百年基业,将这天下拱手相让,那还能指望天下人心中有朝廷吗?人心崩坏甚易,再想收回来可就难了。”

    种劭拢在袖子里的双手用力握在一起,手指发麻发胀。他瞟了瞟四周,又看看张则。张则会意,挥挥手,示意一旁侍候的卫士、侍者退下,堂上只剩下他和种劭两人。种劭向张则挪了挪,离火堆也近了一些,双眼被火光照得发亮。

    “使君,愚意妄测,陛下是欲行尺蠖之变。幽州乃是陛下寄予厚望之地,非使君不能筹措。”

    张则瞅瞅种劭,示意他继续说。种劭掏出手巾,擦了擦鼻子,擤去被冻出的鼻涕。这幽州的天气实在太冷了,就连火都被冻住了一样,没有一点热气。“陛下召刘和回京,是一举两得之计。一是刘和才兼文武,是可用之人。二是调走刘和,公孙瓒才能安心,则使君麾师南下,逼袁谭俯首,输赋长安。冀州、益州,再加上公主出嫁得到的聘礼,陛下便能筹措起两万大军出征的辎重。”

    张则大怒,打断了种劭。“两万大军?这几乎是关中所有的兵力了吧?陛下要以这两万大军和孙策决战?这是谁的方略,简直是**来。我怕大军未出关而先**,陛下危矣。”

    “所以幽冀大军南下才是重中之重。”种劭连忙示意张则小声点。“朝廷尚无明示,这只是我揣测。”

    张则更加惊讶。“你身为使者,千里迢迢地赶到幽州来宣诏,却不知道朝廷方略?”

    种劭苦笑。“不瞒使君说,如今陛下信任的是荀彧、刘晔等人,但凡有事,三公九卿都是最后知道的。我这个谏议大夫虽在陛下左右,却难得有机会进谏。使君,此言非臣所当言,只是幽州的得失关乎成败,我才斗胆直言,还请使者见谅。至于陛下方略,只是我的推测,仅供使君参详。”

    张则吸了一口气,缓了神色,露出一丝无奈。“那就请申甫言说长安形势。”

    种劭又向前凑了凑。他和张则以前就有过交往。他比张则小十来岁,张则又比他的父亲种拂小十来岁,关系在师友之间,相互之间有一定的信任。他主动申请来幽州传诏,就是想趁这个机会和张则沟通,既让张则了解一些长安的情况,也让自己有个立功的机会。留在长安,他什么机会也没有,连吃饭都是问题。

    种劭将长安的形势说了一遍。关中去年一场旱灾,百姓出逃就食,回来的不足十一,如今关中人口不足,垦荒、屯田都受到了影响,收获勉强能供应朝廷和驻军。官渡之战后,袁绍伤重而死,王允接着也死了,朝廷鉴于孙策势大,成了新的威胁,企图拉拢袁谭制衡孙策,但反复考量之后,还是决定维系与孙策的关系,放弃袁谭。

    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韩遂、马腾与孙策关系密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