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74章 不祥之兆(1/3)
    沮授看看袁谭,点了点头。“主公,臣以为可行。”

    袁谭拱手道:“请别驾详言。”

    沮授又向刘和施礼,刘和也拱手还礼,请沮授指点。他清楚沮授的能力,也清楚袁谭对沮授的器重,在颍川系受挫的情况下,沮授和田丰已经成了袁谭的心腹、智囊,尤其是沮授,袁谭对他非常信任,而沮授也的确有过人的才华,有他帮助谋划,成功的可能性大增。他来找袁谭联手,借助沮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沮授解说了一番当前的形势。袁谭率冀州军三万人驻扎在鄚县一带,这些兵有近一半是新兵,是官渡之战后补充的,以前是各家族的部曲,也就是守守庄园之类的,这次秋防可能是他们第一次真正远征,所以张则、公孙瓒并没有太关注袁谭,相比之下,他们更关注涿郡的刘和和渤海郡的臧洪。

    刘和与公孙瓒有杀之仇,这一点刘和不会忘,公孙瓒同样不会忘,刘和在惦记公孙瓒的时候,公孙瓒想必也在惦记刘和。所以刘和有什么风吹草动,公孙瓒都会高度警惕。刘和决定先取张则,然后再用张则的名义诱公孙瓒入伏,这一点非常高明。

    受到沮授夸奖,刘和有些自得。他冥思苦想才想出这么一个计策,可是没有袁谭的配合,仅凭鲜于辅等人的帮助,他依然没有必胜的信心。若非如此,他也不会轻易向袁谭求援。请袁谭出手是要有代价的,至少涿郡要交给袁谭控制。涿郡是幽州实力最强的郡,若非迫不得已,他也不愿意交给袁谭。

    沮授接着说道,公孙瓒一直觊觎涿郡,为此不惜移驻安次,但张则不会将涿郡交给他,如今刘和离职赴京,他一定会想办法据涿郡而有。公孙瓒一向自负,他真正畏惧的人就是刘和。刘和本人年富力强,有丰富的统兵经验,又身负刘虞的旧恩,深得幽州世家、豪强拥护,虽是一郡太守,实际上的影响力超过刺史张则,更非刘备可以比拟。没有了刘和制衡,仅凭张则和刘备,公孙瓒是不会安分守己的,抢占涿郡是第一步,很可能刘和前脚离开涿县,公孙瓒就要赶来接管。等张则知道的时候,公孙瓒也许已经进城了。

    这种情况无疑对刘和最有利。一来公孙瓒有挑起战事的嫌疑,刘和可以名正言顺的起兵攻击,二来刘和以逸待劳,可以在城下迎战公孙瓒,再加上袁谭,胜算较大。等张则、刘备收到消息,也许胜负已定。杀死公孙瓒,朝廷调刘和入京的目的就无法实现了,到时候会不会变卦,同意刘和留在幽州,谁也说不准。就算刘和还是要进京,关系也不大,只有刘备协助的张则根本不敢拿袁谭怎么样。而袁谭安稳了,刘和也就安稳了。

    为了能让这个计划实现的可能性最大化,沮授建议刘和返回涿郡后散布消息,就说袁谭胆怯,不敢起兵响应,他要去蓟县找张则说理,并带走一部分人马,让公孙瓒以为有机可趁。他相信,公孙瓒在涿县肯定有探子,刘和出城来见袁谭的事瞒不住,既然如此,不如将计就计。

    刘和连声应和,表示赞同。

    如果公孙瓒没有来,那就按照刘和的计划执行,唯一需要补充的就是命渤海太守臧洪率领两万人北上,随时准备进入幽州,协助作战。公孙瓒骁勇善战,这几年有孙策接济,界桥、龙凑的损失恢复得七七八八,尤其是白马义众,装备了孙策提供的军械后,战力更强。刘虞故吏如鲜于辅等人虽然兵力不少,但装备不行,未必能拦住住公孙瓒。万一需要攻城,臧洪的人马能发挥作用。在上半年的青州战事中,臧洪曾经帮袁熙挡住了沈友的进攻。

    考虑到公孙瓒突围的最大可能就是白马义从,沮授建议袁谭安排张郃率领大戟士作为胜负手,配合一些强弩手,半路截杀公孙瓒。为了保证成功率,沮授还建议袁谭与袁熙联络,将颜良借调过来。这是关系冀州命运的一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