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72章 知天命(1/3)
    黄月英拉着冯宛出了门,沿着青石山路一路飞奔,像轻盈的小鹿。

    冯宛有点跟不上了,连声央求。“阿楚,阿楚,你慢点,刚吃了那么多东西,跑得太快了难受。”

    黄月英放慢了脚步,调侃道:“我说你还真是心大,这时候你还吃得下。”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又不是你们……”冯宛嗫嚅道,刚说了两句,忽然胸中烦闷欲吐,连忙用手按住胸口,顺势抹了几下。黄月英乐不可支,又调笑了几句,冯宛皱着眉,也没心情理黄月英,走了两步,还是觉得不舒服,蹲下路边,“哇哇”地吐了起来。

    酸臭之味四散,黄月英用手掩着口鼻,有点不好意思,递过自己的手帕。冯宛吐得涕泪横流,险些连心肝都吐出来,好半天才缓过来,用手巾擦了嘴,慢慢地站起来。“阿楚,我不去你那家了,这样子太丢脸了。我回自己的院子去,明天再去找你吧。”

    见冯宛说话有气无力,黄月英不放心。“我陪你去。”不容冯宛推辞,扶着冯宛向她的小院走去。两人并肩慢慢地走着,过了一会儿,遇到一队当值巡逻的虎士,见冯宛情况不佳,领队的队率连忙上前询问,得知冯宛身体不佳,便派两名虎士去取竹辇来,要抬着冯宛回院。黄月英想起自己院子里便有竹辇,便领他们去取。

    来到门前,刚准备敲门,黄承彦夫妇刚刚散步归来,见此情景,连忙上前询问。蔡珏听黄月英说完经过,又看看冯宛脸色,眉头微皱,将冯宛拉到一旁。

    “阿宛,你的月事什么时候来?”

    冯宛愣了一下,忽然惊叫一声,眼睛瞪得溜圆。“不会吧?我忘了。”

    “迟了好久?”

    “嗯嗯。”冯宛欢喜地连连点头。

    蔡珏白了她一眼,挥手示意虎士们不用费事了,冯宛就住在这里,不回她自己的小院了。虎士退下,追赶队伍去了。黄月英还没明白过来,蔡珏敲了她一下。“你这糊涂虫,阿宛有身孕了,你怎么还拉着她**跑。这要是出了事可就麻烦了,她可是第一胎。”

    黄月英又惊又喜,还有些后怕,连忙将冯宛扶到屋里,前后忙碌,格外殷勤。蔡珏也一旁指挥,让人打来水供冯宛漱口。得知她们在宴上吃得不少,又准备茶水消食去腻。趁着这功夫,黄月英将席间的事说了一遍。蔡珏听了,对袁氏姑侄的作派颇不以为然,但是听说朝廷可能与孙策联姻,要将长公主嫁来作妾,也不免有些唏嘘。

    大汉果然是日薄西山,时日无多。公主为妾,这分明是气数已尽的征兆。

    杨彪和黄琬并肩站在湖边的看台上,湖面无风,平整如镜,一轮明月挂在天空,一轮明月落在湖面,在双月之间,几星渔火点缀其间,水天一色,静谧安祥。

    两人拱着手,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夜景。

    过了一会儿,杨彪回头看了看山坡上的小院。虽然听不到院子里的声音,就连院子里的灯光都被院墙挡住,朦胧难辨,可是他却能想象到孙策等人正在高谈阔论,指点江山,而杨修必然是最热情的那一个。

    “子琰啊,你我都老了。不管在哪儿,都只能向隅而泣。”

    黄琬无声地笑了。“虽说如此,毕竟还是有区别的,至少现在有事可做。”他慢慢转过身来,向山上走去。“再不济也不比士孙君荣强一些吧?他真是可惜了,文武双全,如今却成了阶下囚。皇甫义真身体不好,我不知道在他之后,还有谁能统御并州军、凉州军。”

    杨彪跟了上来,看看黄琬,欲言又止。他知道士孙瑞有统兵经验,当年曾是盖勋麾下五都尉之一,弘农杨家的杨儒当时任鸟击都尉,与士孙瑞多有接触。不过黄琬一向自负,他如此推崇士孙瑞,看来士孙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