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54章 对月谈情(1/3)
    看着袁权和蔡珏说话,孙策有种莫名的不安。这种感觉就像前世中国足球队机缘凑巧挤进了世界杯,放眼看去,个个都比自己强,每一个都是自己跨不过去的坎。

    这种感觉最近越来越明显。江东世家成立海商会,集资造船出海,听起来很鼓舞人心,但涉及到的事务足让他头晕脑胀。股份限制在什么水平,税率如何确定,既要让世家有利可图,愿意出海冒险,又不能让他们坐大,失去控制。商人逐利,天生就有贪婪的基因,如果不加以妥善控制,民富国穷,甚至商人利用手中的财富左m右政治的情况几乎是必然。

    仅税率一项就让他死了无数脑细胞。他不是学经济出身的,也没当过这么大的家,凭着前世的经验和学识指导一下方向没什么问题,一旦涉及到具体问题,他的反应远远不及张纮、虞翻等人,往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去理解、消化。

    白天练兵,接待各路访客,晚上还要消化会议的内容,寻找解决方案,虞翻等人走了,他自己还要再反思很久,分析可能存在的陷阱。天不亮起身,后半夜才能入睡,他简直比前世上班还要辛苦,身边有好几个美人,他却没有练习房中术的时间和心情。

    对面的黄月英看到孙策脸色不好,心中一动,凑在蔡珏耳边说了几句。蔡珏点了点头。黄月英起来,走到孙策身边,拉着他的手臂。“走,我带你去看个模型。”

    孙策求之不得,连忙起身,跟着黄月英下了堂,直奔前院的工作室。他走得如此匆忙,以至于到了中门外才想起来应该和袁权说一声,却已经来不及了。他回头看了一眼,袁权正和蔡珏说话,面带微笑,谈笑自若,看不出神情有什么变化。

    出了门,孙策走向右侧的工作室,却被黄月英一把拽住。黄月英咯咯笑道:“你这些天是不是每天都弄得很晚,脸色这么差,怪不得权姊姊要为你打扮一下。”

    “瞎说!造谣!诬蔑!”孙策哭笑不得。“我都这两天忙得晕头转向,哪有空……”话刚出口,黄月英斜眼看了过来,孙策突然醒悟。“呃,你说我工作辛苦啊?是的,是的,这两天的确有些累。还不是海商会的事嘛,阿楚,年前就有五千金到账,年后还有一万金,你可以扩大木学堂的规模了……”

    “你这脑子里都想什么呢?”黄月英抬起手,在孙策脑门上轻轻点了点头,忍着笑。“就知道金子。”

    孙策愣了一下才明白黄月英在说什么,尴尬地咂了咂嘴。他瞅了一眼黄月英近在咫尺的小脸,心里忽然有些痒痒,可是一想黄月英的父母还在和袁权说话,又只得按捺住自己的绮念。他抬起手,轻拍额头。

    “我这两天脑子里全是浆糊。”

    “因为海商会的事?”黄月英看出了孙策眼神中的意味,牵着孙策的手,上了工作室的二楼。黄月英是不肯委屈自己的人,她这座小院背山面水,风景极佳,离湖边不远,沿着一条宽而长的青石路可以一直走到湖边的水榭。院子不大,但设计得很漂亮,前后三进,后院是三层楼的住宅,前院是两层楼的工作室,一楼有两间模型制作间,二楼有三间屋子,一间资料室,一间船模陈列室,一间是黄月英临时休息的卧房。黄月英引着孙策登上二楼,却没有进屋,两人前肩伏在栏杆上,看着远处波光粼粼的太湖。

    “嗯。”孙策吐了一口气。“我最近……梦到那根折断的抛石机梢杆了。”

    黄月英扬扬眉,笑了一声,又抬起腿。“我的腿早就没事了,你还没放下?”

    “这辈子都忘不掉。”孙策苦笑道:“我觉得我现在就有点像那根梢杆,随时都有可能会断,只是不知道会砸了谁。”

    黄月英转头看着孙策,伸手摸摸孙策的脸,眼神中透出几分心疼。“你太累了,要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