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5章 小心她
    这天,天空刚泛起熹微的阳光,房间内目光灼灼的云轩抓起了一株药材,正要放到蓝色小鼎中时,敲门声响起。

    “咚咚,咚咚。”

    连续响了好几次,聚精会神的云轩才反应过来,微微皱眉,把手中的药材放下,出声道:“请进,不是说了不用敲门……”

    他说到一半就愣住了,惊讶的看着长发上别着一个金蔷薇发饰的暮雨,“暮学姐?”

    暮雨看到他更惊讶,美眸连连转动,打量着面容沾满药灰的云轩,差点没认出来,“云轩,你怎么搞成这样?今天是我生日的日子啊,晚上举办宴会,在学院的红礼堂,我怕你忘了,来提醒你一下,可是你怎么了?”

    本来的云轩的面容虽然不算妖孽,但也十分清秀,草木般淡淡的眼眸给人一种亲和感觉,可以说虽然不是暮雨见过最俊美的少年,但气质很温和,能让人下意识的放下心防,可此时他全身灰扑扑,脸上灰黑,就像是刚从煤炉底下爬出来一样,一股夹杂了几种的浓厚药味散发,让暮雨后退了一步。

    “嗯?”云轩微愣,“都到了,不是一周吗?”随后,他没等回应,就走了出去,“那你等我一下。”

    暮雨怔了一下,索性在原地等了起来,她也挺耐心,就开始打量房内,心中有些好奇,这就是每个炼丹师最宝贵的地方,炼丹室吗?看上去没什么特别……

    “咦?”暮雨的美眸微微一缩,看到了那尊房间中央的蓝色小鼎,美眸轻眨,就移到了小鼎下的地面,那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多个小瓷瓶。

    “全是附灵瓷瓶?”暮雨吃了一惊,看了一下全部塞紧的瓶口,心中升起了一个惊人的念头,“该不会全部装满丹药了吧?”

    她摇了摇头,把这个荒谬的念头去除,然后再没有乱动、乱看,静静的等着,只是看着一无所有的房间,脸上不禁出现一丝无奈之色。

    “久等了。”短短十几分钟,把脸洗干净了以后换了一身长袍的云轩就走了回来,略带歉意道。

    暮雨美眸一亮,眼中闪过了一丝强烈的惊讶,一番简单的清理后,此时在她面前的是一位脸庞如同白玉,黑色长发散于背后,黑眸淡淡如水的少年,朴素的白色长袍无需点缀,因为上面的两道丹纹就是最高贵的象征。

    “呃,你没坐吗?”云轩看着干站着的暮雨,惊讶道。

    暮雨没好气道:“你还说呢,你看看。”她指了指空空如也,只放了一尊小鼎的房间,嗔道:“你这怎么什么都没有,我往哪坐啊,趴墙上吗?”

    云轩有些尴尬,他意识到自己这里太简陋了,香芩每次来好像也都是侍立着,轻咳一声,“暮学姐的生日宴会已经到了?”

    “是啊。”

    “一周过得这么快啊。”云轩喃喃道,神色微微一滞,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不妙的事。

    暮雨似乎看出来什么,温和笑道:“云轩,我那次是开玩笑的,你到场就行了,至于礼物随便一点就行,二纹丹药是很难炼的,大家都是同学,没人是以送一位公主礼物为准备。”

    云轩微汗了一下,暮雨的眼力也太毒辣了吧,一下就看出来了,正色道:“放心,我既然答应,就不会食言。”

    暮雨微讶,微笑着点点头,“那我就等云同学晚上到场了,这次不算大型宴会,但人还是不太少,一定得去哦,不许放我鸽子。”

    云轩点头,送走了暮雨,然后转身回到了炼丹室,她猜的没错,云轩之前答应送她的二纹丹药还没影子呢,并不是他赖账,而是这一周都在稳扎稳打,以炼一纹丹药和灵气丹为主,不过能力也在提升,所以现在开炉也不迟。

    之前在这边住下来后,云轩就去了一次前面的巨大炼丹炉般分会,兑换了一大堆药材,准确说不是兑换,是赊账,债多不压身,云轩还干脆赊了一些种子,洒在药田中,这一周有的都长出了小苗。

    云轩一边选着水灵丹的药材,一边翻出了暮雨的生日请柬,制作的非常精致,纸很厚,有着烫金花纹,仿佛是一朵朵蔷薇花,摸起来就感觉很昂贵。

    “我的十七岁生日礼将于帝国历6月18日举行,地点为复雪学院红礼堂,在此诚挚的邀请您晚上七点前到达、参加,衷心的祝愿一切安好。”

    下面还有一个落款“——暮雨”。

    云轩摸了摸下巴,疑惑道:“红礼堂这个地方在哪啊?我记得学院里各种礼堂、会堂好像有十几个,算了,等会问问香芩,她应该知道吧……”

    云轩想了想,就把这件事放到了一边,一脸兴奋的将目光投入了小鼎中,炼丹!

    下午,刚刚下课回来的香芩进入雪白小阁楼,发现门没锁,愣了一下,随即目光一喜,“主人!”

    在廊室内坐着等她的云轩微微一笑,摸出了一张请柬,“那个……”刚要开口,他忽然感到了一丝不对,他拿暮学姐的请柬这样问香芩是不是不太好啊?

    香芩作为被训练过的暗杀者,非常眼尖,一下就看到了那张烫金请柬上的字迹,俏脸微微一变,走到了云轩身边,“主人,你也收到了?”

    云轩微愣,“也?”

    香芩轻叹了一声,“你不与寻常学员接触,当然不清楚,那位二年级的暮雨学姐,可是在整个复雪学院鼎鼎有名的人物,大多数学员只知道她是三大院花之一,特招生,人缘很好,但具体的并不清楚,可是我知道一点……主人,你要小心她。”说到最后,香芩的脸色郑重了起来。

    云轩一怔,“暮学姐人很好啊,她帮了我挺多的。”

    香芩道:“就是因为她帮了你很多,多到就像大多数人认知中她的形象,温和、美丽、又非常容易接近,才让你小心,这些都是她精心营造出的形象,实际上能真实接触到她的人非常少,她像是一个热心学姐给你无私帮助,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说着,香芩咬了咬红唇,低声道:“主人,你还记得入学考试前在学院酒店第一夜,我们初遇的那次吗?”

    “就是你夜里投雾的那次?”

    “嗯……那其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