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34章 错了(1/4)
    孙策对甘梅一直没有太大的兴趣。对他来说,这不过是一个礼物而已。因为陶氏兄弟的原因,他不能拒绝,但也说不上太多喜欢。可是听了甘梅这句话,他有了一些兴趣。

    甘梅这句话看似只为自己解围,但她却提醒了这些掾吏和乡绅,孙策的相貌好不好并不重要,他的仁德才是他们应该关注的。以貌著称未免有失轻佻,提及仁德,品味就完全不同了,尤其是能把孔夫子的那句话活学活用,需要有点政治方面的悟性。

    他不知道眼前这位甘梅是不是名上那位甘皇后,名字对得上,肤白的特征也对得上,但籍贯对不上。不过这不重要了,不管是不是她,反正刘备是没机会了。刘备在幽州混得如鱼得水,想出幽州却不容易,内有公孙瓒制衡,外有袁谭挡路,他再想进入中原估计要等下辈子了。

    想想就开心。

    孙策在楼船上设宴,招待甘琰一行。按惯例,本来应该由甘琰这个代理太守设宴,为孙策接风,但江南发展不均衡,丹阳郡的富庶地区是东北部的平原,与豫章郡交接之处是一片荒野,除了几个乡聚之外,没什么人烟,要筹备一席酒宴也是不容易的事,所以孙策干脆通知甘琰,让他不用准备宴席,到郡治再说不迟。

    孙策随和,正合甘琰等人的脾气。虽说他们都是接受过教育的人,不是普通百姓,但丹阳的民风本来就不像中原那样动静守礼,更加质朴、剽悍,骨子里还有点野蛮。见孙策不讲究,他们也就不讲究了,有说有笑,开怀畅饮。喝到痛快处,纷纷上前敬酒。

    孙策虽然节制,但好虎架不住群狼,还是喝多了。勉强撑到宴会结束,回到内舱,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什么也不知道了。等第二天醒来,天色已经大亮,舱内外一片寂静,只听得桨声起落,水声哗哗。

    孙策口干舌燥,坐起身来,喊了一声:“谁在我面?弄点水来喝,渴死我了。”

    角落里一阵乱响,站起来一个人,正是肤白如玉的甘梅。她有点懵懂地转了两圈,才找到孙策的方向。“喝水啊,就来,就来。”四下张望,寻找水壶、水杯,好容易找齐,倒了半杯水,托在手里,向前走了两步,又觉得不对,自言自语道:“水太凉了,我去换壶热的。”转身准备出门,“呯”的一声撞在门上,向外便倒。

    孙策眼疾手快,飞身下床,向前迈了一步,将将托住。甘梅穿得很单薄,只有一身亵衣,脚上趿着鞋,没有足衣,露出一对白生生的脚。孙策瞥了一眼,看到角落里的大氅,知道甘梅是裹着他的大氅在这儿蹲了一夜,不禁皱起了眉。

    “你怎么会在这里?”

    甘梅面红耳赤,扶着床边坐了起来,低着头。“我……我是将军的侍妾,自然要侍……侍候将军。”

    孙策有点懵。他已经答应甘琰纳甘梅为妾了吗?似乎是的,又似乎没有,他完全没印象了。昨天真是喝得太多了,两世为人都没喝过这么醉。

    “冷吗?”

    “不……不冷。”

    看着甘梅那样,孙策哭笑不得,他伸手摸了一下,甘梅的手脚冰凉,怎么可能不冷。他下了床,披上大氅,指指补子。“你睡一会儿吧,我出去转转。”

    “我侍候将军洗漱。”

    “你拉倒吧,站都站不稳了,别一头栽江里去。”孙策不顾甘梅反对,将她塞进被子,又将被角掖好,这才自己穿上衣服,举步出舱。他还没站定,斜对面的舱门开了,尹姁露出半张脸,笑盈盈地看着孙策。“将军,江东女子如何?”

    孙策莫名其妙,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咧嘴一笑。“非常好,妙不可言。”

    尹姁撇了撇嘴。“是么,怪不得将军如此忘形,头不梳,脸不洗就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