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33章 好德和好色(迪迪卡卡俱乐部打赏加更)(1/4)
    张纮与杨修乘船赶往书院。不到百里,他走了四天。走走停停,中途还下船游览了半天。彭蠡湖西侧便是匡庐,正值深秋,湖光山色,美不胜收。张纮文兴大发,正好身边又是一个文才上佳的杨修,两人吟诗作赋,诗饮唱和,不亦乐乎。四天后下船时,箧中已有赋四篇,诗十余首。

    在一个傍晚,张纮到达书院。袁权已经安排好了住处,第一时间赶来拜见。对张纮的姗姗来迟,袁权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依礼问了安,询问了孙策的近况,留下侍候张纮起居的侍女,约好待会儿设宴为张纮接风,便告退了。

    杨修也退了出去,和袁权并肩而行,问起了这些天杨彪的情况。袁权大致说了一遍。这两天杨彪的情绪起伏不定,既焦虑,又踌躇,本来以为杨修两天前就能回来,结果一再落空,已经有些急了,待会儿见了面,少不得一顿批评。

    杨修吃了一惊,看看袁权。“多谢姊姊提醒。”

    “你好自为之。”袁权笑道:“不过,姑父是明白人,他知道孰是孰非,不会为难你的。”

    杨修抬起手,抹了抹眉梢。他们回到小院,一起进了门,杨彪正坐在堂上,板着脸,怒气冲冲。袁夫人坐在一旁,脸色也不太好,见杨修、袁权进来,连忙给杨修使了一个眼色,起身离席,拉着袁权的手说道:“阿权,你陪我出去走走。”

    袁权应了,向杨彪告退。杨彪摆摆手,示意他们自便,狠狠地瞪了杨修一眼。杨修笑笑,从怀中取出誊写好的诗赋,送到杨彪面前。“父亲,你先看看这个。”

    杨彪瞥了一眼,冷笑一声:“你好自在啊,还有心情吟诗作赋。”

    “父亲这些天难道没有什么吟诵?”

    “我可没你这闲情逸志。”

    杨修摇摇头。“父亲,这不是闲情逸志,这是交锋的前奏啊。你看高手对阵之前,是不是都会放松身形,调整呼息?如果一方从容不迫,一方跃跃欲试,不用交兵,胜负已分。父亲,你现在这心境可不宜与子纲先生对阵啊。”

    杨彪愣了一下,觉得杨修说得有理,嘴上却不肯承认。“谁说我心乱了?我只是一向不喜欢这些小道。”

    “这是自然,父亲是大臣,关注的辅圣君,致大道,悲春伤秋非父亲所好。不过,与子纲先生会面,短兵相接,得失只在只言片语之间,父亲亦要小心些。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父亲读读这些文章,可以略知一些子纲先生的志向,做到心中有数。你们虽然见过面,毕竟是多年以前了,现在有什么变化,还是了解一些的比较好。”

    杨彪有些诧异,盯着杨修看了一会儿,默默地点了点头。“你说得有理。德祖,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喏。”杨修起身拨了拨灯芯,将油灯调亮了些,又施了一礼,转身退出,轻轻的带上了房门。

    杨彪看着杨修忙碌,一言不发,眼神中既有说不出的欣慰,又有一丝失落。等杨修的脚步声消失在远处,他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拿起文章读了起来。

    诗言志,读书人又志在天下,诗赋即使写景也会抒发感情,从中可以了解一个人的志向和情操。张纮也不例外,面对这大好风景,看到湖上来往的商船、打渔归来的渔夫,他感慨万千,自然的从笔端流淌而出,化作诗句,清新自然而又感情充沛,令人遐想。

    杨彪不喜作文,但他的品鉴能力还是有的,看了张纮的文章,他仿佛看到了张纮看到的场面,感受到了张纮面对大乱之后,繁荣重现的欣喜和感慨,还有一丝丝骄傲。

    这份成功中有他一份心血。

    杨彪反复读了很久,直到每一个字词都熟记在心。他放下文卷,起身在屋里缓缓踱步,一边走一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