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25章 贤内助(1/2)
    周瑜回到楼船,刚到舱门前,小侍女墨香就打开了舱门,见是周瑜,俊俏的脸上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

    “将军回来了。你饿不饿?我准备了夜宵。”

    “的确有点饿了。”周瑜拍拍肚子,笑道:“有劳墨香。”

    “不客气,不客气。”墨香咯咯地笑着,闪身出了去,轻盈得像一只小蝴蝶。

    周瑜进了舱,轻轻掩上门。舱里很温暖,带着淡淡的香气。蔡琰靠在枕头上,手里握着一卷书,笑盈盈地看着周瑜,见周瑜脸色不佳,连忙起身,接过周瑜的大氅。

    “怎么了?”

    周瑜伸手揽住蔡琰的腰肢,轻轻搂在怀中,嗅着蔡琰的发香,吁了一口气。“没事了。”

    蔡琰眼珠转了转。“益州方略没通过?”

    “虽然有些变化,基本通过了。”周瑜接过蔡琰手中的大氅,挂在兰锜上,又解下腰间的长剑。“昭姬,我想趁这段时间有空,读点书,你帮帮我吧。”

    蔡琰眼神灵动,走到周瑜身边,让周瑜坐在床边,她自己上了床,跪在周瑜身后,为他揉捏脖子、肩膀。“是不是有人说什么了?”

    “不是,我就是觉得读书不够多,有点跟不上他们的思路,眼界也不够开阔。《盐铁论考释》印行那么久,我还没有通读过。《论衡》在你书架上放了几年,我也没有认真读过,一心只读兵书,研究地理,满以为专心用兵就行了,你劝我读书,我也没放在心上,现在看来是我太自负了。”

    蔡琰嘴角挑起一抹浅笑。“是谁这么大本事,居然能让我的夫君如此沮丧?虞仲翔?”

    周瑜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伯符。”

    “伯符?”

    “嗯,他倒没有说什么,只是我觉得追不上他的步伐。我本来以为拿下益州就能证明我自己的能力。可是你知道吗,他已经在考虑十年之后的事。”

    “十年之后?”

    周瑜把孙策要让蔡瑁出海寻金的事说了一遍,蔡琰静静地听着,好一会儿都没说话。舱门被推开,墨香端着夜宵走了进来,两碗粥,两碟小菜,散发着温暖的香气。墨香腰肢一扭,用翘臀将舱门关上,笑道:“将军,夫人,吃东西了。这可是我向尹夫人求来的方子,里面放了不少好东西,小火熬出来的。”

    周瑜接过墨香端过来的碗,闻了一下,连声称赞。“好香。”

    墨香咯咯地的笑了起来,一双杏眼中全是星星。蔡琰也接过粥,喝了一口,似笑非笑地瞋了墨香一眼。墨香红了脸,扭着身子站在一旁。周瑜将案端到床上,和蔡琰偏腿而坐,有滋有味的喝起粥来。一碗粥喝完,寒气全消,脸色也红润起来。他吃得快,抹了嘴,净了手,盘腿坐在一旁,拿起蔡琰放在一边的书看了一眼,顿时觉得眼前有点晕。

    “这是什么文字,古怪得很。”

    “天竺的梵文。”蔡琰也喝完了粥,将碗交给墨香。“你知道为什么伯符让我研习西域、天竺文字吗?”

    周瑜微怔。“是……为了我?”

    “研习异域文字是一门艰辛的学问,从开始涉及到有所成就,非十年不能见效,这十年之内,我的研习所得都不太可能为外人所知,只有你可以及时了解。对我来说,这是一门学问。对你来说,这是了解西域、天竺的机会。将来对外征伐,你自然就是最佳人选。”

    周瑜倒吸一口冷气,用力一拍额头。“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我开始也没想到,但后来了解了一些天竺的地理,得知天竺在益州西南,地形与益州、荆州南部的丛林有几分相似,我才有所领悟。我只是有些疑惑,是他早就知道这一点这才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