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22章 不争之争(1/4)
    月朗星稀,十几艘楼船停泊在岸边,看起来比远处的岘山还要高大,灯光从楼船的舷窗里透了出来,像一排闪亮的星。

    辛毗和荀攸并肩而行,一边走一边叹息。荀攸开始没理他,直到辛毗第三次叹息才笑了一声:“佐治,这可不像你啊。小小受挫而已,至于这么沮丧吗?”

    辛毗苦笑。“你看过盛孝章的那篇文章吗?”

    “没有。”

    “我读过,但是我当时没有留意。”

    荀攸转头看着辛毗。辛毗眼神沮丧,看起来比他刚刚到长沙的时候还要心灰意冷,近乎绝望。他向前走了两步,说道:“佐治,这世上是有天才的,败给天才并不是什么耻辱,也不会有人因此笑话你。如果有,你也不必在意,那只是愚人之见,根本不必介怀。”他顿了顿,又语重心长的说道:“你看看子纲先生,他可曾有什么芥蒂。”

    辛毗苦笑不语。两人慢慢地向前走,出了中军,来到周瑜的大营。进了营门,值夜的士卒过来查看,见是他们,恭敬地行了礼,继续绕营巡视。大部分士卒都已经睡了,营帐里偶尔有人翻身或是梦呓,还有人在轻笑,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好事,抑或还没有睡,在说悄悄话。这些普通士卒不知道隔壁的大营里正在发生什么,他们只知道训练、战斗,然后等着轮休,回家探亲。

    辛毗渐渐平静下来,看着自己的帐篷就在不远处,他说道:“公达,此次会议过后,我就要离开周将军了。”

    “去哪儿?”

    “去洛阳,做鲁子敬的军谋。”

    “好啊,努力。”

    辛毗有些意外,转头盯着荀攸看到了好一会儿。“你已经知道了?”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是必然的事。”荀攸在大帐门前停住脚步,转身看着辛毗。他背对月光,帐篷前的火把从他后面照过来,照亮了他小半边脸,但大部分的脸还是隐在黑暗之中,看不清楚。“辛陈杜赵,你是颍川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怎么可能一直久居人下?”

    “那……周将军知道吗?”

    “我不清楚。不过周将军是大度之人,他会理解你的决定。”荀攸笑笑,伸手按在辛毗的肩膀上。“你女儿是蔡大家的得意弟子,你就算离开周将军,将来见面的机会也很多,有机会解释。”

    荀攸说完,轻轻地拍了辛毗两下,转身进帐去了。辛毗在荀攸的帐门口站了一会儿,掀起帐门,进了帐。“累了吗?不累的话,我们说会儿话。”

    荀攸看了辛毗一会儿,无奈地摇摇头,吩咐侍者准备酒食。侍者取来酒食,荀攸和辛毗举起酒杯,刚要说话,外面响起一声轻笑,郭嘉挑帐而入,笑眯眯地看着两人,吸吸鼻子。

    “喝酒也不叫我,你们是不是不把我当颍川人了。”

    辛毗笑道:“我们把你当颍川人,可是你能喝吗?我们可没兴趣陪你喝果浆。”

    郭嘉咂咂嘴,神情纠结。他从怀里掏出一只瓶子。“辛佐治,你喝你的酒,我喝我的浆。你也别得意,酒有酒的滋味,浆有浆的滋味。酒的滋味我清楚,浆的滋味你却未必知道。”

    辛毗眉梢轻挑,招呼侍者取几个杯子来。“又是哪儿来的新奇果浆?倒一杯来尝尝,我不就知道了?”

    “果浆不新奇,但是你未必能尝得出其中的微妙之处。”郭嘉倒了三杯果浆,给荀攸、辛毗一人一杯,然后自己端起一杯,示意了一下,美滋滋的品了一口。荀攸与辛毗也尝了一下,互相看了一眼,“噗嗤”笑了。辛毗说道:“奉孝,你居然偷酒喝?”

    “将军同意的,只限葡萄酒,每天一耳杯。”郭嘉笑眯眯地说道:“将军说这酒与普通酒不同,适量饮用,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