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19章 必也正名(1/2)
    辛毗有没有明白,孙策不清楚,但他明白了虞翻的意思。

    益州方略眼界太窄了,只着眼于益州和关中,没有将视角扩展到整个天下。周瑜用秦与六国对峙来比喻眼前的形势,看似没什么问题,其实大有问题。益州不是不重要,但他过于强调了益州对关中朝廷的重要性之后,反而给人刻意之感。

    当然也不排除他本来就有这样的想法。没有人是圣人,周瑜也会冲动,也会有压力对于一个雄心勃勃的年轻人来说,这太正常了而冲动和压力都会让人的注意力高度集中,视野却会大大缩小。

    所以他们才会希望进攻益州,他们才会希望集荆豫扬三州之力来确保战事有充足的资源。张纮的视野更开阔一些,所以他之前是反对益州方略的,但他在南阳多年,考虑的一直是如何对付朝廷,不可避免的有思维定势,在确定周瑜的益州方略有成功的可能时,他改变了主意。

    虞翻没有这样的思维定势。旁观者清。他不在荆州,益州方略的执行与否与他没什么直接联系,所以他可以置身事外,更冷静地考虑这个问题。

    张纮轻声叹息。“仲翔不愧是五世传易,深明易变之理,体会兼修,乃会稽之英才也。”

    虞翻瞅了张纮一眼,嘴角微挑,欲言又止。他随即又看看孙策,似乎有些惊讶。孙策笑笑。他虽然不知道张纮这两句话有什么高深之处,但能让虞翻有这样的表情也算不易。不过话又说回来,张纮也许不是虞翻那样的全才,但他的战略眼光还是足以和虞翻抗衡的。他只要跳出思维定势,理解虞翻的思路并不难。

    孙策看向周瑜等人。辛毗眉头紧锁,脸色很不好,周瑜也若有所思,还算镇静,杜畿比较平静,看着虞翻的眼神中有几分惊讶。只有荀攸依然无动于衷,平静得像一尊塑像,看不出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见没人反对虞翻的意思,孙策轻咳了一声,打破沉默。

    “仲翔,你接着说。”

    “喏。”虞翻回到座位上,喝了一口水,润润嗓子。“关中朝廷不是昔日的秦国,关东也不是昔日的六国。勉强比喻,倒是和项羽灭秦后的局势有些相似。项羽为何会失天下?诸君好好思量这一点,也许会有所启发。荀君……”

    众人正竖着耳朵听,忽然听到虞翻点荀攸的名,都非常诧异。就连荀攸本人都没想到,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见虞翻目光炯炯的看着他,连忙拱手道:“不知长史有何指教。”

    “我不太明白,你是来干什么的。”

    “呃……听诸君议事,默会于心,以便有所增益。”

    虞翻点点头。“荀君年近不惑,依然如此好学,倒也是难得。不过学问学问,有学有问,方有增益。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暂时还没有。”

    “既然你没有,那我来问你吧。”虞翻不给荀攸任何退缩的机会。“你说说,项羽为何失天下?”

    荀攸眉梢微挑,面露不悦。孙策也觉得虞翻有些过份,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决定保持沉默。荀攸城府太深,这种场合都一言不发,让虞翻逼他一下未必是坏事。他看了一眼郭嘉,郭嘉正看着荀攸,眼神戏谑,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意思。

    周瑜身体动了动,似乎想说话,荀攸却在这个时候开了口。“愚以为,杀义帝,乃项羽失天下之始。”

    “为何?”

    “不义。”荀攸慢慢抬起头。“义帝空有名义,纵有自立之心,也无自立之力,项羽大权在握,诸侯臣服,大可挟义帝而号令天下,以讨不服。待根基稳固,再缓缓图之。杀义帝看似去一羁绊,实则也放弃了对诸侯的道义优势,从此诸侯平等,只有利害之盟,没有君臣之义,处处皆敌。山东一盘散沙,以至被韩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