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18章 无差别攻击(1/3)
    张纮非常客气,请辛毗直言当面。

    辛毗说道:“长史所言,的确是谋国之论,颇合慎战之义。不过这与周将军所议并不冲突,不过一物两面罢了,实乃相互依存,而非相互冲突。毗有三不解,敢问长史:出兵征伐耗费惊人,难道养兵就没有开支?推行新政四年的荆州入不敷出,难道益州就支撑得起?此时不取,等益州坐大再取,岂不更难?最后,将军领五州,青州、徐州未安,还有豫州、荆州、扬州三州,长史为何只提荆州、豫州,唯独不提扬州?毗冒昧,敢请长史指教。”

    张纮沉默片刻,微微欠身。“养兵的确也需要费用,但比起征伐不可同日而语。荆州能养兵五六万,甚至更多一些,却未必支撑得起三万兵远征,此其一也。如若开战,荆州固然支撑不起,益州同样难以为继,但佐治忘了两点,首先我军攻,吴懿守,攻守成本相差甚远。其次你们攻的是汉中,而不是成都,曹操完全可能按兵不动,有损失的仅仅是汉中而已。此其二也。至于扬州,我不太了解情况,不敢妄言,还是请虞长史作答更为妥当。”

    辛毗转身虞翻。“敢请虞长史指教。”

    虞翻扬扬手,不以为然。“扬州的事等会儿再说,你们先把前两个问题说清楚。”

    辛毗很无语,只好再次转向张纮。“养兵与征伐的确费用悬殊,但养兵不用,又何必养?益州居上,荆州居下,时刻有被俯击之势,据地而守,不如主动进攻。攻守成本虽大,但汉中得失不仅仅是荆州与益州的利害冲突,更是孙将军与朝廷的较量,夺取汉中,切断益州对关中的供给,是关系到整个形势的一着,岂可仅仅着眼于荆州的得失?若能据汉中而有,我愈强,而朝廷愈弱,其意义又岂是几十亿军费所能衡量?”

    张纮眉头轻蹙。“汉中得失的意义的确重大,但前提是能够夺取汉中。佐治以为要夺取汉中,你们需要多少人马,多少时间?”

    辛毗举起手指。“有两种方案,一缓一急。急则三万人,一年时间;缓则一万人,五年时间。”

    张纮笑笑。“佐治,你是不是太乐观了?吴懿据城而守,可不止一万人。你们不远千里,赶到汉中,有把握战而胜之?”

    “胜负固然与兵力有关,但也不全然取决于兵力,五事七计,兵力不过其中之一,固不可忽而不论,亦不可执一端而不计其余。即仅以兵力而论,我军也有明显优势。论将,周将军平豫章,定江南,用兵四年,所战皆捷,从无败绩,岂是匹夫吴懿可比?论兵,周将军所领之兵皆是精锐之士,校尉、都尉大半出自讲武堂,军侯、都伯,亦有近半,通晓兵法战术,岂是吴懿麾下将校可比?论器械,有南阳铁官、木学堂为支撑,南阳军械天下闻名,岂是汉中羌蛮所用之粗劣器物可比?当年陈汤论兵曾云:以汉当胡,可以一敌五。荆州兵与汉中兵相较,就算保守一些,以一敌三也绰绰有余,何惧兵力不足?”

    张纮微微颌首,沉吟片刻,又问道:“你说的两种方案,究竟是指什么?”

    “其一,三万人长驱直入,四个月行军,半年攻战,两个月还师,军费三十亿;其二,一万人出征,步步为营,逐步蚕食,一年取上庸,一年取西城,两年缠斗,再一年取汉中。军费五十亿,第一年可能会多一些,但也不会超过二十亿。”辛毗笑笑。“长史,这个费用荆州应该是支撑得起的吧?”

    张纮沉吟片刻,很郑重地点点头。“若是每年不超过三十亿,虽然压力不小,但荆州还能支撑得起,纵有不足,所缺也有限,与汉中之利相比,的确值得。”

    孙策微微颌首。他的感觉和张纮一样,如果真像辛毗所说的这样能拿下汉中,就算花费三十亿或者五十亿的军费也是值得的。一是养兵本来也需要费用,并不是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