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1章 大家气派(1/2)
    时间不长,何家的男女老幼跪满了一院子。

    孙策一边吃着何家厨房里刚做出来的早餐,一边打量着跪在堂下的人。很多人大概刚从被窝里被揪起来,衣衫不整,发乱鬓斜,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有的低声抽泣,有的则连哭都不敢哭,还有的如泥胎木偶,神情呆滞。

    反倒是跪得最近的两个女人比较镇定,穿得也比较整齐,只是面有倦容,很像是起得太早或者干脆一夜没睡。一个四十出头,垂着眼帘,一副听天由命的模样。一个十六七岁,眼神惶恐,却强作镇静,依着中年妇人,神情恭敬。

    孙策很意外,没想到何咸的妻子这么年轻,他以为至少有二十出头了呢。

    孙策对中年妇人说道:“听你说姓张,和故太尉张公伯慎可有关系?”

    张夫人微微欠身。“张太尉是我再从兄。”

    孙策点点头。“你起来吧,家父是张太尉故吏,我不能委屈了你。”

    张夫人缓缓起身,淡淡地行了一礼。“多谢将军。”跪在她身边的尹姁见状,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张夫人。“阿姑救我。”张夫人叹了一口气,又道:“我子妇尹姁是故会稽太守尹公孙女,望将军垂怜。”

    孙策不太明白。故会稽太守尹公是谁?周瑜附耳过来。“故会稽太守尹端,是朱公伟的郡将和故主,曾任命朱公伟为主簿。”孙策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亏这位张夫人想得出来。朱儁是尹端的故吏,孙坚又是朱儁的故吏,虽说孙坚与尹端没什么交情,但看在朱儁的面子上照顾一下尹端的后人也说得过去。

    “那你也起来吧。”

    尹姁破泣为笑,连忙起身,盈盈一拜。袁术说得没错,她长得的确不错。这含泪一笑,颇有几分动人。史书上说何晏相貌出众,是个美男子,应该是传她的基因。

    “夫人,我丑话说在前头。”孙策放下筷子,命人添了一张案,两副餐具,让张夫人和尹姁坐下吃早饭。“何咸起兵与后将军对抗,他的生死由后将军决定,我说了不算。”

    张夫人神情淡漠地摇摇头。“成王败寇,这个道理我懂。大将军死在宫里的那一天,我就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何咸决定支持曹操,背叛后将军,我拦不住他,现在我也救不了他,由他去吧。将军的美意,我们心领了。”

    孙策很意外。难道大户人家的女子都这么淡定,或者说听天由命?

    “夫人打算去哪儿?我派人送你。”

    张夫人出了一会儿神,直到尹姁扯她的袖子提醒他,这才说道:“我想回穰县母家,了此残生。”

    “行,你不用急,收拾一下,有什么想带走的人或者东西,都可以带走。别让我为难就行。”

    “多谢将军。我什么也不带,只求将军派一役夫,驾一牛车,送我回穰县,我就感激不尽了。”

    张夫人话音刚落,尹姁就急了,扯着她的袖子连连央求,泪水涟涟。张夫人摸着她的脸,轻叹一声:“傻孩子,你平时那么聪明,这时候怎么糊涂起来了?何家已经完了,是阶下囚还是堂上客,你我各安天命吧。”

    尹姁顿时面红耳赤,连头都抬不起来。张夫人对孙策微微欠身,转身离去。出门的那一刻,泪水夺眶而出。张夫人就这么仰着满脸泪水,缓缓从跪了一地的何家老幼中走过,消失在门外,至始至终脚步不乱。

    孙策暗自叹息。这张夫人真够厉害的,家破人亡在即,她依然不失气度,利害得失权衡得一清二楚,何进当初费了多少心思才从张家求到她?何皇后要有她的一半,也不会闹成那个样子,大汉说不定还能再延续几十年。

    娶妻当娶贤,一点儿没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