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生日邀请
    不等森终发怒,金烈又叹了口气,“我都感到庆幸,幸好是在雪城,而且你们的动作如此之快,第一天考核第二天就要诱人入会,真的,我没有嘲讽的意思,是真的庆幸,否则的话,连我都赶不急,要是让那几个常年盘踞第一二位的分会知道,老夫都没有信心能争抢过他们。”

    森终面色变化,看了一眼滚刀肉般的金烈,一阵头痛,向暮雨递了一个眼神,两人走到一边,低声交谈了起来。

    金烈笑眯眯的等着,丝毫不急,而是目光打量着一脸茫然的云轩,越看越满意,炼丹师嘛,就该心无旁骛,不牵扯到这种利益纷争中,极于一道,方能成就大事。

    他之前说的那些陨落的炼丹天才中,其中固然有一些是他说的所在分会太小,资源匮乏限制了天分的原因,还更多的,则是自己被世界上形形色色的诱惑迷住了心智,堕落欲望、沉湎声色,最后荒废炼丹,让人扼腕叹息。

    他一眼看到云轩,就知道这小家伙是那种从小被严密的保护起来,不给其接触外界的机会,而是炼出一颗赤子之心,全心扑在炼丹一道上的天纵之才,这种天才,不该被卷入复杂的利益纷争中,而是在分会的保护下,尽情的探索炼丹大道。

    旁边,木林小心翼翼的警惕着金烈的动作,森终给他下了命令,他今天的任务就是看好金烈,别让这为了炼丹什么底线都能突破的老家伙放下老脸,去偷偷接触云轩,把他诱拐走。

    不久后,森终和暮雨走了回来,森终面色还有一丝阴晴不定,却平缓了很多,淡淡道:“金老友,你说的有些道理,但我学院协会本就底子薄,这些年来还被你们抢走了不少天才,你想再拐走云轩,不会那么容易。”

    暮雨走回到了云轩身边,和他靠得很近,哼道:“就是,我可是一直作为学姐帮助云同学的,金长老,可不是人人都像你眼里的那么精于算计。”

    金烈微微惊讶,看着有恃无恐的森终,嘿嘿一笑,“老夫就不守规矩,你们又能怎样?”

    森终淡淡道:“你若是真把老夫惹毛了,倒也简单,把这消息扩散出去就是了,让那些顶尖分会都来,老夫治不了你,有的是人能治。”

    金烈眉头缓缓皱起,面庞总算是多了一丝慎重,思考了一下,缓声道:“那你们想如何?”

    看到这老家伙终于软化,森终脸庞一笑,和他迅速交谈了起来,而暮雨也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高耸的酥胸,然后突然一僵,向右看去。

    右侧,云轩闪电般的扭开视线,脸颊微红,脑海中仿佛还残留着一抹雪白。

    “云轩,你好色!”暮雨俏脸大红,她今天穿着华贵连衣裙,十分清凉,露出肩背大片的白皙肌肤,刚才做出那种剧烈举动,离得那么近的云轩可能都看到了一丝胸口处泄露的春光……想一想,暮雨就咬牙切齿。

    云轩微慌,“我、我没有。”

    暮雨恶狠狠的盯了他一眼,明媚的大眼睛转了转,哼道:“敢偷看公主,你这样是会被帝国法庭收监的。”

    云轩汗如雨下,“不会吧?”

    暮雨眼中闪过了一丝狡黠的光芒,嘴上却严肃道:“谁不说不会,说严重点都是目光亵渎了,我要是说出去,哼!”

    云轩微微惊慌,不会吧,他居然只是无意间瞟到了一眼,就要被以那种罪名逮起来,而且如果被公布,云轩想了想,突然感到了一股寒意,源头来自于他那温柔的女仆。

    “噗嗤。”一声忍耐不住的笑声传来,暮雨看着他微慌的表情,差点笑出声来,“云同学,你胆子也太小了吧,我开玩笑的,怎么会把无意当成有心啊,不过,偷看就是偷看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原谅你。”

    “暮学姐说。”云轩脸色微苦。

    暮雨俏脸上忽然多了一丝红晕,低声道:“在一周后,是我的生日宴会,因为我在历练的原因,这次不会王宫大办,而是邀请一些朋友,在复雪学院内举办小规模的晚宴,请了不少优秀学员,你到时候也来,我会让人把生日请柬送你,必须来,听到没有?”

    云轩微微一愣,愁眉苦脸道:“我谁也不认识,也不懂礼仪,要不换一个吧,我炼一枚二纹丹药送你怎么样?”

    “你……”第一次主动被人拒绝,从小养尊处优的暮雨正要发怒,却是硬生生的一滞,“你说什么?”

    云轩道:“丹药啊,我只会这个。”

    暮雨剧烈的喘息了一下,目光闪烁,这个家伙……她压下了想要脱口而出答应的话语,低声道:“好……不对,不好!听着,你把丹药炼好,然后去参加宴会的时候给我当生日礼物,我就完全原谅你,知道了吧。”

    云轩嘴角一下垮了下来,“学姐,你这是趁火打劫。”

    暮雨小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我是那样的人吗?换别人,送我一枚二纹丹药就让我亲自发请柬是想都想不到的美事,也就你了,不许再讨价还价,而且这次宴会很寻常,大家没几个人知道我的身份,所以随意点就好,没有束缚。”

    “哦。”

    云轩一脸郁闷,直到金烈和森终谈好,似乎做出了某种不为人知的交易,过程中虽有些不满,但最后都是双双露出老狐狸般的笑容,然后当场拟定了一份入会协议,让云轩签署。

    云轩不太懂,看了一眼密密麻麻的条款,有种头大的感觉,问道:“学姐,我能不能带回去慢慢看啊?”

    “不行!”三个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森终和金烈更是老脸一颤,他们刚才差点把房顶都吵翻了,面子丢得一干二净,才达成这份协议,还不当场搞定,夜长梦多,恐生变故。

    暮雨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敲云轩脑袋的冲动,温和道:“云轩,你不用一个字一个字的看,这种纸质协议都是很长的,有好多张纸,没人会仔细通读,你只要看重点就行了,就是写着权利和义务的那一部分。”

    “哦。”云轩应道,翻动协议,然后在最后一张看到了“协议双方的权利与义务”,慢慢念了出来。

    “入会炼丹师需要遵守分会规矩,禁止事项不得去做,如加入双重分会、偷窃药材、泄露机密等,除此以外,协会非常松散,入会者享有很大自由,几乎唯一的义务就是定期炼制丹药,上交给分会,作为分会每月下方俸禄的交换,而指定数量满足后,则炼出的丹药可自由卖出、交易,分会无权过问…这么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