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章 香饽饽
    第二天,倒在床上的云轩被香芩喊了起来,揉着眼睛,在女仆温声软语中享受完简便的早餐后,出了小阁楼,来到了炼丹师协会的那座巨大建筑前。

    走进来了那巨大炼丹炉外形的建筑,暮雨已经等待在了那里,云轩有些不好意思道:“暮……公主殿下,我来领二纹会章。”

    暮雨轻笑道:“继续叫我学姐就好了,公主总是听的人感觉隔阂,你的纹章准备好了,跟我来吧,木林长老会给你举办入会仪式,你运气不错,会长大人也在。”

    云轩吃了一惊,“那位森终大师?”他犹豫了一下,“只是领个纹章,不用这么大费周折吧。”

    暮雨白了他一眼,“傻学弟,你真以为森会长观礼是我刚说的你运气好啊,实在是你的天赋太惊人了,他亲自前来才足以显示诚意,而即使是一般炼丹师入会,也要举办仪式、签订合约,何况你这帝国最年轻的二纹炼丹师呢,实际上若不是压下了消息……”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云轩没想那么多,入乡随俗吧,“哦。”

    暮雨带着他,这次没有走后门,而是直接从大厅深入,一路上楼,来到了二层,推开了一个厅堂的大门,看着里面的几人眼眸微微一缩,把有点傻愣愣的云轩交了出去。

    厅堂内颜色暗沉,墙壁青黑之色,这是神农祖师的丹炉色彩,也是被众多炼丹师协会分部视为尊崇,一面光滑的白壁上,刻成一行行字迹,那是一个个名字,越往上越少,就像是金字塔。

    刻字白壁前,站着三人,云轩曾见过的木林此时略带恭谨,从旁半步,而后方是那位药袍上刻着四纹的森终大师和另一位面庞粗犷的金袍老者,他们二人交谈,面带笑意,只是森终的眼中有一丝阴沉之色。

    暮雨见到那名粗犷的金袍老者,俏脸微微一变,和木林飞快的交换了一下眼色,上前恭敬行礼道:“木林长老,森终会长,我已经把通过考核的云同学带来,准备举办入会仪式,没想到雪城分会的金长老也来了,在此有礼了。”她最后一句是对那金袍老者说的,优雅施礼。

    那金袍老者大笑一声,停止了和森终的交谈,声音洪亮:“公主可千万别折煞老夫,不过来的正好,那位帝国一百多年历史来最年轻的二纹炼丹师,就是你身后这位小友吧,果然是丰神俊朗、天才之姿啊。”

    云轩脸色微红,行礼道:“您谕赞了,我还差的很远。”

    见到他一副虚心后辈的样子,木林和森终面色微变,暮雨微有勉强的笑道:“云轩,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炼丹师协会的金烈长老,你也看到了,他同样是四纹炼丹师,因此在总部都拥有终身长老的职位。”

    云轩抿了抿嘴,看着金烈长袍上的四道丹纹有些惊叹,还没说话,金烈就是大笑道:“公主殿下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老夫今天可不是以总会的长老身份来的,而是作为雪城分会的会长而来。”

    森终的面色微沉了一分,淡淡道:“金长老来我分会做客,应当率先通知老夫才是,以免招待不周,而你这般直闯分会的行为,可是有些不当了。”

    暮雨俏脸微变,“金长老,以你的身份,应该不需一声招呼不打闯入小小的复雪学院分会吧?”

    金烈浑不在意的笑道:“不闯?再不闯你们就要把天才贪墨了,你分会如此之小,也不怕将人家埋没了么。”

    闻言,森终脸庞急变,沉喝道:“金烈,老夫给你几分面子,莫要上房揭瓦!”

    金烈大笑道:“怎么?没能耐就算了,还不准人说么,云轩小友。”说着,他直接将目光转向了云轩。

    云轩对房间内紧张的气氛感到不妙,小心道:“您说。”

    金烈对他的态度要温和多了,“不知道某些人告诉你了没有,其实炼丹师的考核和入会是分开的,通过纹级考核后,新晋炼丹师可以选择任一一个分会加入,而以后也能付出一些代价转会,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些分会强弱不一、差距巨大,若是加入了一个贫弱的分会,那由于药材稀缺,大师匮乏,新晋者在炼丹一道的进展将缓慢上许多,甚至原本天赋被埋没,耽误终生。”

    “而老夫所在的雪城分会,正是整个冰帝国都排在前五的强大分会,老夫身为会长,也拥有一些小小权力,可以向你保证,来我雪城分会,将给予你其他分会难以提供的优待,无论炼丹、修炼还是你需要的一切,只要开口,老夫都能送上。”金烈不顾森终和暮雨大急的神色,面带笑意的将一整段说完,然后向云轩微微颔首,缓声道。

    “如何,你意下…”

    微懵的云轩还没反应过来,森终就怒喝一声,“金烈,你还要不要老脸了?”

    暮雨飞快道:“金长老,云轩是在复雪学院分会进行考核的,按照惯例,我们拥有优先权,您这样,可是有些越权了。”

    金烈目光一闪,略有奇异的看了暮雨一眼,赞道:“听闻蔷薇公国的长公主一年前成年,依照王规出宫历练,这位长公主据说八面玲珑、慧眼独具,如今看来是心气高傲的选择了雪城作为根基,这才多久,就把复雪学院分会抓在了手里,真是佩服。”

    暮雨美眸中的笑意迅速消失,淡淡道:“金长老何需在我学弟面前点出这么多复杂内幕,我帮助他的想法一直很纯粹,况且雪城繁盛,不属八大公国的任何一方管辖,八国想和城内的一些势力建立友谊,也是合情合理的吧。”

    金烈不置可否,嘿嘿道:“老夫不管这些弯弯绕,只想一件事,就明白说了,这种天才放在你们的分会里,浪费!还是让我们这种延续了多年的悠久分会来培养,才不至于让明珠蒙尘。”

    “你。”森终和暮雨脸色一变,森终脸上闪过了一丝恼怒,喝道:“我学院分会成立虽短,但也不像你说的那般不堪,木林,送客!”

    恭谨的站在一旁的木林苦笑,小心的来到金烈身旁,对他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金烈却丝毫不买账,笑道:“森老友,不用这么绝情吧,你别忘了老夫当年在总会的绰号,虽然后来年纪大了,也开始修身养性,但有时候,那一辈子的性子是改不掉的啊。”

    森终的面色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你是在威胁?”

    金烈笑呵呵道:“不是,是讲道理啊,森老友,其实我也理解你和蔷薇公国的国王有私交,偏向于他们的想法,若是一般的天才,我就睁一眼闭一眼,让给你们好了,可这个帝国历史上的最年轻天才,太重量级了,实在不能暴殄天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