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0章 祖母的规矩
    云轩一脸郁闷的回到一层,进入自己的房间中,一头栽进薄被里,那种死鱼入网的声势,让趴在柜子上假寐的银色小猫都是微微惊讶的睁开眼睛。

    “……”

    沉默了一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银色小猫闭目,小小的身躯上银光涌动,隐隐能看到十丝黑痕,缓缓的融化开来。

    它的炼化方法非常奇特,是直接吞下武器后,在体内熔化、提炼,并非在外界提炼后再吞下,云轩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银色小猫特殊的地方太多,它那张嘴还能吃小鱼干呢,令人咂舌。

    趴在床上,云轩少有的既没冥想,也没研究炼丹,而是脑中不断交替着各种想法,这种心绪杂乱的状态,是他极少出现的,但是云轩此时又驱除不掉。

    “主人,出来吃晚餐了。”不知过了多久,温柔中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响起,云轩抬起头,惊讶的发现窗外的天空都黑了。

    他竟然胡思乱想了一个多小时?

    云轩有些不可思议,同时感到了一股负罪感,因为百列教导他过浪费时间是最值得羞愧的事,而云轩气恼了一会后,把错误归于以下犯上的女仆。

    都是她,不是她,他怎么可能连集中注意力都做不到啊?

    丢锅之后,云轩哼了一声,抱起了银色小猫,目光不善的走向了外面,他决定了,要是香芩再捉弄他,他就让她好看!

    刚走出房间,香芩一脸温柔的侍立在那,双手叠于小腹,换上了一件漆黑的女仆装,俏脸哪有一丝之前的调笑,非常温顺。

    看着这样温柔的像是任打任罚的女仆,云轩的满腔火气瞬间憋在了胸腔里,然后化为乌有,郁闷的嗯了一声,走到餐桌边。

    香芩笑意盈盈帮他取下银色小猫,放到餐桌上的软垫蜷缩好,然后面对云轩的目光,脚尖一点,原地轻飘飘的转了一个圈,期待道:“主人,这身怎么样,您喜欢吗?”

    云轩差点看呆了,香芩的身材本来就是十分曼妙,而她穿上这件侍奉的女仆装后,更是勾勒出动人的曲线,温柔的绝美脸颊和魔鬼般的身材,让从没看过这样绝色少女的云轩简直愣住了,呆呆道:“嗯。”

    香芩噗嗤一笑,“您的表情好有趣哦,那我以后日常侍奉您就穿着一件深黑色的好了。”

    云轩被她轻笑,才意识到自己又被捉弄了,更郁闷的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获得了他的认可后,香芩才小脚轻盈的走到房间中的厨房,端出了一碟碟精致的小菜,一一上桌,笑嘻嘻道:“晚上需要吃得较少点,这样对身体的负担小,所以您若是看晚餐以清淡为主,没有午餐那么丰盛,可千万别以为是女仆失职哦?”

    云轩在食物的香气诱惑下,眼巴巴的转过视线来,咽了一口口水,小声道:“那我能不能吃完后加一次夜宵啊?”

    “不行!”把一个小巧的汤盅放到桌上的香芩闻言柳眉倒竖,嗔道:“主人,恶劣的生活习惯可不能养成,而且您的意思是,我做的东西不好吃,您才要出去加餐喽?”

    云轩微慌了一下,赶紧道:“不是。”

    香芩哼了一声,俏脸上这才重新出现了一丝笑容,小手端起一个竹篮子,“这还差不多,稍让,这是最后一道甜点,金南瓜饼,昨天出去的时候刚好看到有学员卖自己种的小南瓜,品相不错,我就买回来了,今天试做一次您尝尝。”

    云轩老老实实的点头,眼中闪烁着渴望的光芒,其实他还是喜欢午餐那种一盘盘丰盛肉餐啊,油滋滋的,一口咬下去,爽得不得了,晚上这种素菜虽然做的也很好,但这几天吃惯了大鱼大肉,云轩有点觉得嘴巴发淡。

    香芩目光一扫,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耐心道:“主人,油腻吃太多了对身体不好,内脏会有负担的,而且人的味蕾是很有适应性的,您若是吃惯了浓重口味,以后只会口味变得越来越重,辛辣咸苦,长久下去即使是灵修者,身体也会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因为他们若是放开肚皮,吃的量远超常人。”

    云轩哪听这些大道理,可怜巴巴的看着香芩,“可是那些好吃啊!”

    香芩忍不住的笑了,“主人,就是因为它们做的很好吃、诱人,所以才让人们即使冒着不好的风险,也要去摄食,您可能不知道,一些灵修者之所以把自己吃出问题,就是因为他们太追求口腹之欲,以至于寻常食物满足不了,去专门找味道鲜浓的灵食吃,结果过了分量,日积月累,反而有害修炼。”

    云轩无奈的点点头,他也知道,就像他有时候费尽辛苦炼出丹药太激动了,忍不住想都吃了,结果肚子里的灵气饱胀,不仅撑得经脉胀痛,甚至连小腹都有种要爆炸的错觉。

    而每到这个时候,百列都笑眯眯的坐在一边,一脸愉快的观赏他捂着肚子痛苦,还不停的煽风点火“下次再多吃几枚”,“那样我就可以看人是怎么撑死了”,“炼丹师炼出丹药自己忍不住吃了?你小子也是奇葩”,气的云轩腹部更痛。

    而这种反复了几次,云轩终于学会了忍耐,他也明白了,适可而止是很重要的,否则好事可能变成坏事。

    云轩拿起了银筷子,向最后上来的一道金南瓜饼伸去,想尝尝女仆的手艺,然后就被香芩温柔的阻止了,顿时愤愤道:“怎么又不行?”

    香芩坐到他旁边,拿着他的手,把筷子从盛饼的竹篮子移开挪到了最先上的那盘小鲜蔬上,微笑道:“‘你得先吃胡萝卜,然后再吃甜点’,这是祖母的规矩,我觉得很有道理,而今天没有胡萝卜,您就先吃生蔬菜吧,小饼得等到最后,不然您吃了那就没肚子吃别的了。”

    云轩微微郁闷,嘀咕道:“还有这么多规矩。”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吃沾染着露珠的生蔬菜了,其实女仆做的哪一样都很好吃,这让云轩微躁动的内心迅速平静了下来,脸上出现了一丝满足之色。

    香芩浅笑着坐在旁边,拿起了银制筷子,给云轩取菜,自己却是不急着吃,就连趴在猫专座的银色小猫,她都细心的没有冷落,把一盆装的满满的小鱼干摆到它面前,银色小猫迅速的张开小嘴,舌头灵巧的卷上一个个小鱼干,猫盘中的食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了起来。

    晚餐并不算多,只有三个小菜加一篮小饼,所坐在也不是家族中那豪华的庭厅,而是一间宿舍小阁楼,但是香芩觉得前所未有过的温馨,心满意足,就好像很久以前,祖母和她两个人的时候也是这种气氛,那是,家的气氛。

    (主人也是我的家人嘛。)

    香芩偷偷的看了一眼吃的不亦乐乎的云轩,心里大逆不道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