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83章 有辱斯文(1/2)
    定陶城外,济水岸边。

    杨彪站在路边,看着一批力伕将一块块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冰块放进车中,下意识地吁了一口气。从冀州来到兖州,再从兖州来到豫州,越往南走,天气越热,袁权携带的冰块早就用完了,一直得不到补充,车中闷热,行驶时有风可以换气,休息时根本不能呆人。来到定陶,联系上一家冰肆,得到冰块补充,这段苦日子终于到头了。

    曹昂陪在一旁,随时准备回答杨彪的问题。杨彪进入兖州后,他全程陪同,非常恭敬。杨彪对曹操印象很不好,对曹昂印象却不错,但他和曹昂话不多。他听袁权说过,曹昂刚刚和孙策的二妹孙尚英定了亲,很快就要迎娶成亲,而他的妹妹曹英也和孙策的三弟孙翊定了亲,他和孙策走得太近,已经不太可能支持朝廷,反而成了朝廷的麻烦。

    既然曹操、曹昂父子可以各据一州,孙氏父子为什么不能?朝廷是讨伐曹昂,还是撤掉曹操?

    杨彪很沮丧,一路走来,心情委顿,总打不起精神来。

    “呯!”一个力伕突然摔倒在地,扛在肩上的冰块砸在地上,滑到杨彪面前。曹昂反应迅速,上前一步,用脚顶住了冰住,打量了那力伕一眼,上前伸手去扶。那力伕看了曹昂一眼,低声道谢,来到杨彪面前,拱手道“大人,这冰……我会赔的。”

    杨彪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甩了甩袖子,示意力扶去做事。力伕看了杨彪一眼,欲言又止,卷起袖子,重新抱起冰块,弯腰时,破旧的单衣“嗤啦”一声被挣破,露出瘦骨嶙峋的背。他连忙放下冰块,用手掩住破洞,见杨彪看过去,连连拱手致谢。

    “失礼,失礼。”

    杨彪有些奇怪,收回游离的心神,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力伕,这才注意到他实在不像一个力伕。年轻不大,形容消瘦,没有力伕们常见的强壮,眉眼之间也有着力伕们不多见的文弱,他举着手,袖子滑露,露出白晳的手臂,再加上他这致歉的姿势合乎礼节,和他身上的破烂衣衫着实不符。

    “你是……读书人?”

    “回禀杨公,读过几天书。”

    “我们……见过?”杨彪盯着年轻力伕打量了片刻,越看越觉得眼熟。“你是谁家子弟?”

    年轻人犹豫了一下。“我见过杨公,但其时尚幼,杨公可能不认识我。”

    “你究竟是谁?”

    年轻人低着头,吱吱唔唔,羞愧难当。杨彪更是着急,接连追问。这时,冰肆主人奔了过来,一边向杨彪拱手致意,一边喝道“张钧,又偷懒,你还想不想赎身了?唉哟,你怎么又把冰摔了。我就说你不要贪凉快,这活儿太重,就不是你干的,你说你……”

    杨彪将冰肆主人推开。“快说,你究竟是谁?若是故人之后,我替你赎身。”

    年轻人大喜,拱手道“回禀杨公,小子张钧,汝南细阳人,先大父张元江。”

    “你是张元江的孙子?”杨彪大吃一惊。“张文本是你什么人?”

    “是我伯父。”

    “你怎么会……”杨彪勃然大怒,转身看向曹昂。“张元江的孙子怎么会在这儿做力伕,你就是这么做一方牧守的,还知不知道礼待士人?你知不知道他的大父张元江是国之大臣?”

    张钧与杨彪说话的时候,曹昂一直在旁边看着。他将张钧的神情看得一清二楚,也猜到了他想干什么。面对暴怒如雄狮的杨彪,曹昂对冰肆主人说道“他还欠多少钱?”

    冰肆主人被杨彪吓着了,连连致歉。“使君要人,我把他送给你就是了,不要钱。”

    “不行,你不要钱,这件事传到孙将军耳朵里,我岂不是落下恶名了。说吧,多少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