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72章 暗流(1/2)
    第1572章暗流(第1/1页)

    袁谭被噎得无言以对。

    远处的许攸虽然听不清袁谭和袁权说些什么,见袁谭站在袁权的车前,神情尴尬,估计是与袁权的交锋中吃了苦头,暗自叹了一口气。袁谭被孙策俘虏了一回,行事是比以前沉稳了不少,但有利必有弊,饱受摧折之后难免消沉,没有年轻人应有的锋芒。连袁权一个女子都应付不了,将来如何面对孙策?

    许攸下了车,扶了扶冠,又整理了一下衣服,将腰间的长剑拨正,负着手,缓步走了过来。袁权已经关上车窗,等待出发,袁谭也转身欲走,许攸咳嗽一声,示意袁谭等会儿再走。袁谭不解,但还是停住了。

    袁权从车窗里看到了许攸,却一动不动。她当然认识许攸,也知道许攸想干什么,却没有给他面子的兴趣。在袁绍和袁术之间,许攸是袁绍的支持者,从来没给过袁术好脸色,她现在当然也没有必要给许攸好脸色。

    见车窗半天没开,许攸只得再次咳嗽一声:“夫人不认识我了吗?”

    袁权缓缓拉开车窗,淡淡地扫了许攸一眼。“恕我眼拙,不知足下是哪位?”

    “南阳许攸,曾与令尊往来,你没听说过?”

    “南阳许攸,莫非是浚仪城外筑垒不成的许攸许子远将军?”袁权转身看了许攸一眼,露出意味深长的浅笑。“家父没有提起过将军,浚仪周边的百姓可记得你。”

    许攸的脸顿时火辣辣的,像是被抽了一耳光似的。官渡之战,袁绍大败,回到邺城后难免要论功过,他在浚仪城外筑垒的事成了他的污点。审配自杀,袁绍还留下遗令要杀田丰,冀州系岂能善罢甘休,他们紧紧抓住许攸贪污军费的事不放,要追究许攸的责任,是袁谭从中斡旋,以赦免田丰为条件保住了许攸。虽然逃过一劫,但这件事却让许攸好久抬不起头来。

    现在袁权一见面就揭破了他的伤疤,让他忍无可忍。他伸手握住剑柄,声色俱厉。“夫人不愧是袁公路的女儿,既无长幼之序,又无尊卑之礼,更无同族之情,言辞如刀,咄咄逼人,就不怕招惹祸殃么?”

    “保护夫人!”一旁的苌奴厉声大喝,摘下盾牌,一跃下马,护住袁权的马车。其他骑士也迅速行动,近处的举盾持刀,护住马车,远处的摘下手弩,上弦上箭,瞄准许攸,“哗哗”的上弦声、脚步声、甲胄撞击声不绝于耳,也就是一两息的功夫,两百名骑士就将许攸、袁谭四面围住,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许攸倒吸一口冷气,脸涨得通红,却一动也不敢动。他剑术是好,单挑不惧任何人,可是面对这两百全副武装的骑士,他没有任何胜算。他一点也不怀疑,只要他敢有一丝轻举妄动,这些骑士会毫不犹豫的射杀他。他甚至有一种感觉,袁权这是有备而来,要不然这些骑士的反应怎么会如此迅速?

    袁谭也措手不及。突然被人围起来,数十具弓弩指着,换了谁都有些心慌腿软。

    “妹妹,不可!”

    袁权隔着车窗,静静地看着袁谭。“兄长,你这是为我准备的百戏表演么,是吞剑还是弄丸?只可惜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不喜欢这种舞刀弄剑的把戏,劫后余生之人,也受不得如此惊吓,难免反应过激,还请兄长见谅。”

    “妹妹误会了,许将军并无此意。”袁谭一边示意许攸赶紧松开剑柄,免得发生误会,一边说道:“许将军是先父与叔叔都是故友,是你我的长辈,他怎么会伤害你呢?”

    袁权轻笑一声:“先父没有与许将军为友的荣幸,我也没有许将军这样的长辈,不过拙夫麾下倒有几个勇士,许将军如果喜欢百戏就算了,如果喜欢与人比武,将来倒是有机会。苌奴,散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