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69章 预则立(1/2)
    孙策歪头瞅着麋兰,一声轻笑。“这是你的意见,还是他们的要求?”

    麋兰摇摇头。“是他们的要求,可是我觉得可行,至少值得考虑一下。将军,不出意外的话,未来几年将是工商发展最快的几年,如果还按之前的办法收税,一是税收流失,将军无法从工商的迅猛发展中获利,二是商人手中财富太多,难免有非分之想,生活奢靡,说不定又要去买地之类,误了将军的大事。当务之急,改革商税,将这些钱财控制在将军自己手中,不仅能够迅速缓解债务困境,还能掌控经济民生,以免失控。”

    孙策兴趣大增。他脱了衣服,跳进浴桶,将身体没入温热的水中。“你继续说。”

    麋兰松了一口气,取过皂角和瓜络,为孙策搓背,同时解说关于商税的事。

    汉代推行儒家政治理念,重农抑商,出发点也许是好的,但结果并不理想。世家豪强崛起,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逃避商税,朝廷抑制商业的政策对他们根本无效,财富迅速增长。没有权力的普通商人竞争不过他们,生存艰难,朝廷自然也就收不到什么税。商税中的市税是皇室收入的重要来源,朝廷抑商的结果是减少了自己的收入,却便宜了世家豪强。至于关津税,本来是供养关津吏士,而这部分人大多来自于地方豪强,关津税间接的便宜了他们,对地方豪强的壮大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现在孙策控制五州,形成事实上的独立,商税总不能交给给朝廷,自然是由孙策自己掌握比较好,如此一来,提倡工商带来的好处才能真正落在孙策的手中,而不是替人做嫁衣。如果考虑到五州平定之后,中原与江南联成一片,商业发展的有利条件已经形成,在未来的几年内,商税将迎来一个快速增长,提前将商税控制在手中就更加必要。凡事从源头开始控制总会容易一些,等巨量的利益形成,再想从受益者手里收走,难免会引起反抗。

    孙策心有同感。他现在正缺钱,麋兰这个建议非常及时。她当然有私心,取消关津税,从事长途贩运的青徐商人受益最多。粗略计算,一两年就能收回他们送的这份大礼,以后全是收益。可是对他的意义更大,有了财权,他的兵权才能更稳固,直接掌握一个稳定的财源对他来说很重要。

    “将军,你觉得可行否?”

    “可行不可行,我还要斟酌一下,但是你该为我生个儿子,却是必须抓紧的事,要不然岂不是愧对这么多祈孕的礼物。”孙策转身抱起麋兰,一起沉入手中。麋兰吓了一跳,紧紧地抱着孙策的脖子。她已经脱掉了外衣,只剩一身单薄的衣裤,现在浑身湿透,贴在身上,曲线玲珑,凹凸有致,非常诱人。她贴在孙策耳边,既紧张又兴奋。“将军,袁姊姊、尹姊姊都不在,只有我一人,将军可要怜惜些,莫让我被人笑话,明天还要去宛市巡访呢。”

    “谁敢笑你,我就狠狠地惩罚她!”孙策哈哈笑道:“你平日总是袁姊姊长袁姊姊短的,就像她的小尾巴,她有没有教你点什么?今天她不在,我看你究竟学了她几分本事。”

    一辆马车在数百名骑士的夹侍下沿着官道缓缓而行,周异坐在车中,打量着对面的周瑜,一直没说话。周瑜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坐着,等待着周异的询问。

    “孙将军没有为难你?”周异终于开了口,声音有些沙哑。

    周瑜摇摇头。“没有。”

    周异看了看窗外,夹侍着马车的都是他带来的周家部曲,文丑率领的亲卫骑离得很远,但他高大挺拔的身影还是依稀可见。“那他是怎么回事?”

    “保护我的。”

    周异哼了一声:“你当老子我五岁,信你这鬼话?我五十了!”

    “是啊,父亲已经五十了,是知天命之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