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68章 财如流水(1/2)
    噺⑧壹中文網.χ⒏òм哽噺繓赽捌㈠蛧

    亲自送张纮出门,站在门口,看着张纮转身离去,脚步轻快得像是刚喝了两大碗参汤,孙策不禁有点脸热。张纮虽然才华出众,毕竟是君子,两顶高帽一戴,估计得少活好几年。

    “将军,真要建政务堂吗?”诸葛亮跟在身后,亦步亦趋。

    “这还能有假?”孙策不假思索,回头瞅了诸葛亮一眼。“你觉得我和子纲先生开玩笑?”

    诸葛亮笑着摇摇头。“岂敢,我只是有些意外。将军不是打算将这个任务交给黄子琰的么?”

    孙策笑而不语。他本来是想让黄琬来负责政务堂的事,但现在改主意了。不管怎么说,黄琬毕竟是朝廷的前太尉,又是降将,让他担任政务堂祭酒有可能会造成误会。这个时代重师生关系,尹端做讲武堂祭酒,讲武堂的学生就奉尹姁为主,特地摆出那么大的排场,丝毫不顾忌他这个将军怎么想。军中也就罢了,他有足够的自信掌控,其他行政官员则不然,他没有那么强大的控制能力,不能让黄琬钻了空子。

    这种机会当然还是留给铁杆亲信张纮更合适。张纮没有做过朝廷的官,他从一开始就是自己的部属,对朝廷也没有太多眷念可言。他只是一种思维惯性,一种儒生大多都有的惯性,而且这种惯性很快就会消失殆尽。他说垂拱之治,以帝王自许,张纮不仅不反对,反倒以内圣外王相期许,话说到这个份上,第一任政务堂祭酒的荣耀又算得了什么。

    他当然清楚诸葛亮的意思,张纮才华出众,但他是一个优秀的谋士,并不是一个出众的行政官员。论行政能力,他的确不如黄琬。可是话又说回来,谁规定祭酒就一定要讲课?现在只是培训百石小吏,黄琬来也讲不了课,真正负责讲课的是精于实际事务的老吏。

    不过这样的想法不用对诸葛亮说,让他自己去领悟更好。

    见孙策不解释,诸葛亮也没有多问,在中门处退下。孙策回到后堂,麋兰迎了出来,见孙策脚步轻松,眉眼带笑,已经看不到半分傍晚回来时的郁闷,不禁笑道:“看来将军心结已解,无须我饶舌了。”

    孙策摇摇头。“他讲他的,你讲你的,不冲突。”

    “那好吧,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将军先沐浴,然后一边纳凉一边说。”

    孙策应了,左右看看,没看到尹姁,便问了一声。麋兰有些羞涩,红着脸,吱唔了两句,孙策见了有些不解,刚准备再问,突然有所领悟,不禁斜睨了麋兰一眼。

    “那只好辛苦你了。”

    麋兰低了头,连脖子都红了。“还望将军垂怜。”

    “放心,我会好好疼你的。”孙策伸手揽着麋兰的肩膀,大笑着进了卧房。门一推开,又觉得眼前情景不太对,连忙退了出来,等他看清眼前的一切,不禁疑惑地看着麋兰,脸上笑容渐淡。“这是什么意思?”

    房中堆了大大小小的箱子,几乎堆满了一面墙。虽然箱子都关着,看不出里面有什么,可是仅从箱子本身来看,这里面就不会是普通礼物,价值不菲。再加上这惊人的数量,孙策想起沿街欢迎的青徐商家,心里便有些不舒服。他让麋兰去宛市了解情况,不是去收礼的。如果是青徐商家主动送的,那这背后恐怕也少不了交易。

    “嗯……祈孕。”

    “祈孕?”

    “我……成亲这么久了,一直未能身孕,有仙家说,是将军阳气至强,而我阴气不足,必须以财助气。财者水也,至阴之物,在房中多放些钱财,有助于滋润阴气,也许能怀上,为将军生个一儿半女……”

    孙策哭笑不得。麋兰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一句话也不敢说了。孙策走到箱子前,打开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