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64章 无用功(1/2)
    孟仁连饮三杯,抹了抹额下的短须。“眼下南阳宛市的商人大致可分为三类一类是青徐商人,以海货为主,实力很强,南到交州,北到幽州,基本上都被他们控制了。青徐商人也有卖布匹的,不过数量比较少,而且以南阳本地销售为主,不入关中。”

    孟仁提起酒壶,为孙策斟满酒杯。“将军,这酒如何?”

    “不错,就是入口比较冲,如果存上几年,可能会更好。”

    “将军是懂酒的人,一语中的。”孟仁一拍大腿。“可惜这南阳能沉得住气的人太少,都喜欢这新酒,陈酿反而不受欢迎,就连蔡家的九酝春都卖不动了。不过真正懂酒的人还是喜欢陈酿,那种三杯下肚醺醺然的感觉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欣赏的。”

    孙策笑笑。南阳这几年发展太快,的确有些躁,老派的不太适应也很正常。不过酒的情况并非如此,九酝春从市场上消失的原因在于蔡家经营方向的转变,襄阳蔡家经营军械、甲胄发了大财,现在又着力于海运,交州来的海货有一大半是蔡瑁为首的襄阳人在经营,并非青徐系。蔡家现在看不上酒的利润,九酝春依然在酿,但只供应部分人群,不对外销售,有点内部特供酒的味道。

    “这第二类人,就是关中来的商人,主要出售凉州来的牲畜、皮货,还有一些西域来的宝货。他们实力有限,也不经营布匹,可以存而不论。这第三类人,就是荆州本地商人,还包括一部分豫州人,主要经营荆州本地特产,布匹是其中的大项。木学堂研制的新织机至少让效率翻了一番,江南平定后,百姓安居乐业,蚕桑丝麻产量大增,本地消化不了,价格一降再降,只能外销。”

    孟仁又和孙策喝了一杯,叹了半天气,却不往下说。孙策心知肚明,知道他在卖关子,却也不急,说道“怎么,有什么不方便的?”

    “这个……倒也不是方便,只是可能对将军有些不敬。”

    “对我?”孙策忍不住笑道“我家虽然以前也是做生意的,可我现在没做生意啊,至少在南阳没有。”

    “将军是没有做生意,但是我听说,几个大织坊都有将军的股份,不知是真是假?”

    “股份?”孙策愣了一下。“这个我还真不清楚,回去要问一下。”

    孟仁笑笑,举起酒杯。“也可能是那些人托将军之名吧,我随便说说,将军随便听听,不必太较真。”

    “但说无妨。”

    “我听人说这南阳的几个大织坊都有将军的股份,所以有什么大生意,通常都由这几个大织坊先承揽,剩下的才会分给其他人。他们财大气粗,可以调集大量的车马,运一次货,少则万余匹,多则数万匹,听说有一次新野邓家贩布进关,用牛车近千辆,沿途的驿亭都要提前准备粮食、草料,普通零散的客人也无法接待。耳目灵通的早早的避开,消息收得迟一点的,不仅路上忍饥挨饿,到关中之后,布匹迟迟无法出手,又多支出不少费用。眼看着耗不起,只好将辛苦运进关中的布匹贱卖,只求早点脱身。如果有实力,那还好说,这次亏了,下次再补回来就是。有些小本经营的直接破产,一下子困顿了。”

    “像新野邓家这样的大布商还有几个?”

    “三家,除了新野邓,还有宛城吴、湖阳樊、安众宗。这四家最大,实力略逊一筹的有十来家,像我这样的小本生意就多了,没人统计过。将军如果要查,可以问问市令,他们最清楚了。”

    孙策点点头,不动声色,举起酒杯,向孟仁示意。“你再给我说说到了关中又如何交易,这么多布,关中那点人口肯定吃不下吧,就算加上凉州也不够。”

    孟仁有些尴尬。“惭愧,我只知道有一部分绢绫去了凉州,应该是去西域了,至于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