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63章 名声在外(1/2)
    张仲景坐在一堆简帛之间,宽大的书案上摆着笔墨、写了一半的稿子。见孙策进门,他起身相迎。

    “屋里太乱,失礼失礼。”

    孙策在案边坐下,扫了一眼案上的书稿。“是和兖州合作的方案吗?”

    “没错。将军,这华佗真是个奇才。”一提到业务,张仲景眉飞色舞,神采飞扬。“他这麻沸散的配方简直是点石成金,有了这个方子,以后再为将士们疗伤,可以减少很多痛苦,医匠也省很多事。”

    “他居然舍得将这个配方拿出来?”

    张仲景笑了,带着几分得意。“将军,他想要南阳的药材支持,不拿出点诚意怎么行?”

    孙策很满意。他来找张仲景,就是想和张仲景谈谈与曹昂合作的事。有南阳这个药材宝库在手,加上本草堂的先发优势,张仲景有绝对的主动权,他只是担心张仲景太大公无私了,以医家仁者之心待人,让曹昂占了太多便宜。不管怎么说,曹昂现在还只是盟友,不是部属,不能不加以控制。既然张仲景有这样的觉悟,连麻沸散都搞到手了,他也就不用多费唇舌了。

    孙策随即和张仲景说起翻译天竺医学典籍的事。华佗的医术有一部分来自天竺,他也安排了蔡琰研习天竺文字,考虑到本草堂在侧,最容易入手的自然是医学。佛教东传,也是医学先行,尤其是在乱世,医学能救死扶伤,是吸引信任的不二法门。很多西域来的浮屠道人都懂医学,也带了一些医学典籍,有一定的物质基础。

    张仲景非常赞同孙策的意见。他也和华佗讨论过类似的问题,正考虑请人翻译天竺医书。加上之前有一个胡医译了一部《形学原本》,虽说有不少人买,但销路并不是特别好,不仅没赚到钱,反而亏了一些。《形学原本》与医学无关,张仲景也想把精力集中在医学上。他正在编一部书,讲解一些日常生活中应该注意的养生常识,以及一些常见病的自我诊断和治疗,免得有很多人要么担心诊费太贵而不敢就医,延误了病情,要么有点小毛病就到本草堂求医,反而耽误了那些急需诊断的病人。

    孙策对张仲景的建议非常支持,他还提了个建议,可以加一些插图,一图胜千字,张仲景再向通俗靠拢,毕竟还是专业的医生,难免有专业的术语,影响普通人的理解,有了图解,普通人更容易理解一些。

    张仲景觉得这个建议不错,立刻用笔记下。

    孙策和张仲景聊了小半个时辰,见张仲景的侍者几次在外面张望,知道张仲景很忙,不敢耽搁他时间,谈完事情就起身告辞。他刚出后堂,就看到孟仁还站在院子里等待,眼巴巴地看着门口,一见他走出来,孟仁立刻躬身行了一个大礼,却不敢走近。

    孙策走了过去,拱拱手,微微一笑。“吴郡孙策,字伯符,敢问足下安好。”

    孟仁愣了一下,随即大喜,立刻肃容还礼。“江夏孟仁,字叔义,见过将军。”随即又道:“将军能否赏光,我想请将军喝一杯,正宗的将军令。”

    “将军令?这是哪儿的新酒,没听说过啊。”

    “长沙新出的米酒。蒙将军恩泽,这两年在江南屯田,百姓安居乐业,米的产量大增,不少百姓都酿酒,原本都是私酿,没有统一的名字,各随其便,后来有人为这新酒取名将军令,以谢将军英明。说来也怪,自从换了这名字之后,这酒越发甘甜了,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江南诸郡的新酒都以此为名。”

    孙策大笑。“既然如此,那我回头命人买上几瓮就是,你的情,我领了,酒却是没空喝。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写成书面建议给我,也可以去找麋夫人,或者找阎太守也行。”

    “唉,将军有所不知,麋夫人最近很忙,未必有时间关照我这点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