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58章 旧部与新人(醉爱哥基打赏加更)(1/2)
    孙策忍着笑,一边让辛毗进门,一边问起情况。

    辛毗很郁闷,风尘仆仆的脸上几乎能落下土来。他赶回宛城后,向与法正接触过的人打探法正的行踪,刚问了几个人,便得知法正刚好离开了宛城,随即去追,结果一路追到析县,法正的踪迹突然消失了,就像清晨的露珠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孙策听完,看着辛毗笑。辛毗无地自容,一声长叹。

    “佐治,你太急了。”

    辛毗默默地点点头。在回来的路上,他一直在反思这个问题。法正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只可能换了身份。从各种迹象来看,应该是他打听得太急,引起了法正的警觉。但这只是表相,根本的原因是他内心不自安,一旦发现有所疏忽就极力想挽救回来,根本来不及思考。

    如果能从容一些,他不会输得这么难看。在他去追法正的这几天,荀攸在宛城内探访,发现了一些法正依然在城内的迹象,在荀攸即将抓住他的时候,他离开了宛城,失去了踪迹。宛城有数万人,其中经商、游学的至少有三分之一,要追查一个已经警觉的细作是非常难的。

    来到堂上,两人分宾主落座,孙策问道:“是担心你兄长在益州,还是急于立功?”

    辛毗低下了头。“兼而有之吧。”

    “你大可不必担心这些。”孙策淡淡地说道:“如果我不放心你,我不会让你留在公瑾身边。如果你不能调整好心态,你也不适合留在公瑾身边。如果你想过得轻松一些,我可以让你像荀友若一样做个闲职,就算出点差错也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你可以考虑一下。”

    辛毗沉默良久,拱手道:“既蒙将军推心,岂能半途而废。”

    孙策缓缓点头。“既佐军事,就要放下不必要的心结,直道而行。”他停了片刻,又道:“法正狡诈,你觉得你兄长会是他的对手吗?”

    辛毗眉心微蹙,摇摇头。“恐怕不行。”

    “那就提醒他小心些。曹孟德客居益州,形势与袁本初相似,你们颍川人与益州人之间的矛盾已经很费事,再搅进一些关中人,可能会更复杂。如果你兄长有心归来,我是非常欢迎的。”

    “多谢将军。”

    “你累了,先回去休息吧,过两天要讨论你们的益州方略,你和公达做好准备。”

    “喏。”

    “还有一件事,我已经安排人和袁谭联络,希望能接回你的家人。你不用太担心。袁谭忙于解决内讧,应该不会为了几个失去意义的人质和我翻脸,多少要给我一点面子。”

    辛毗大喜,连忙向孙策致谢。

    孙策没有再说什么。辛毗几天没好好休息了,神情疲惫,这时候问计也没什么意义,便让辛毗先回去休息。辛毗起身,孙策也跟着出门,一起来到门口。辛毗承受不起,坚请孙策留步。孙策笑了。

    “佐治,你不要有心理负担,我只是顺便而已。”

    辛毗这才注意到孙策穿得比较齐整,像是要外出的样子,没有再问。他出了门,上了马,一踢马腹,带着侍卫轻驰而去。孙策见他上马动作娴熟,骑术进步显著,也是有些意外。汉末名士很少有骑马,出行大多都喜欢乘车,有的人为了表示舒缓从容,还刻意乘坐速度更慢的牛车。偶尔也骑马,但是像武士一样急驰非常少见。辛毗能有这样的骑术,看来平时没少骑马,已经适应了军中生活,不知不觉的放弃了名士的排场。

    这是一个不错的趋势啊。

    送走辛毗,孙策转身向郡学走去,隔得不算远,他选择了步行,只让典韦带着十个卫士跟着。他来到幼稚园,进了门,正看到一群孩子在庭院中列队,武教习北斗枫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