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53章 官与私(1/2)
    袁权的马车驶到土垒前,稳稳地停住,侍从骑士打开车门,袁权钻出马车,未语先笑,向杨彪夫妇扬了扬手,提起裙子,下了车,急步而趋,裙角微动,却看不到脚尖。

    “见过姑父、姑母。”袁权躬身下拜。“姑父、姑母一路辛苦。”

    杨彪应了一声,摆了摆手。袁夫人上前一步,抚起袁权,含笑打量着袁权,刚准备说话,忽然脸色一沉。她握着袁权的手,眉头紧皱。“阿权,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是不是身体不好?”

    袁权笑了。“多谢姑母关心,我的身体好着呢。不是我的手凉,是你的手热了。姑母,外面晒人,快到车里坐。”

    袁夫人疑惑不已,瞅瞅袁权,见袁权体态丰腴,面色红润,的确看不出一点生病的模样。她眼珠一转,忽然明白,握着袁权的手轻声笑道:“是冰?”

    袁权点点头。“已经为姑母准备了一些,马上就让人送过去。”

    杨彪眉头紧蹙,轻声咳嗽:“阿权,这汝南也储冰么?就算储冰,能用到八月,豫州还是很殷实嘛。”

    袁权笑道:“姑父,这可和殷实没什么关系,正好相反,豫州就是因为钱粮空虚,这才不得不想办法贩冰售卖,以补不足。”

    “贩冰售卖?”杨彪立刻上了心。

    “是啊,如今东海商路繁忙,但去的货多,回来的货少,船太轻了禁不起风浪,所以商人们都喜欢在幽州取冰压舱,回来之后,还有不少冰没化,就用来出售,谋取一些利润。”

    杨彪听完,顿时心灰意冷。用楼船到幽州取冰,这种生意只有孙策能做,其他人都做不了。一是没有那么多楼船,二是离海几千里,根本没条件。

    袁夫人却非常感兴趣。“几千里路,成本不菲,那要卖多少钱才能有利可图?”

    袁权眨眨眼睛。“姑母,这可不是一言两语能说清楚的事,不如先上车,凉快凉快,然后慢慢说?”

    袁夫人恍然大悟,连连点头,招呼杨彪先上车。袁权招手,侍者拉过来一辆四匹马拉的四轮马车,马车宽敞结实,外表看起来并不华丽,但内行人一看就知道用料考究,是一辆上等好车。杨彪瞅了一眼,不禁问道:“这是南阳最新款的?”

    “姑父好眼光。”

    杨彪苦笑。他能认得出来,是因为荀有一辆,他坐过几次,的确舒服,如果道路状况良好,坐在这种车上几乎感觉不到明显的颠簸,据荀说,这是用了一种特殊的构件,他能做出形状,却达不到类似的性能,似乎在材料上有特殊之处。

    杨彪上了车,袁权又请袁夫人上了车,然后自己也坐了上来。马车宽敞,足以供两人并肩而坐,镶着琉璃的车窗都关着,车厢侧壁上端放着冰盆,车里比车外凉快很多,刚刚进来的时候,杨彪还有些不太适应,接连打了两个喷嚏。袁权放下横案,又取出一盘瓜果,请杨彪夫妇享用。

    袁夫人取了一块瓜,尝了一口,又甜又凉,果然是消暑佳品。她瞥了袁权一眼,含笑道:“阿权,你这一路走来,带了多少冰?”

    袁权笑笑。“姑母不用担心,我已经和沿途的冰肆联系好了,会及时补充。你先休息一下,待会儿我为你解释,其实这冰不值什么钱的,就算是普通百姓,只要舍得,偶尔也要买点冰消暑的。”

    “还有冰肆?”

    “是啊,过了浚仪就能看到了。”袁权不紧不慢地解释起来。这些从幽州来的冰都是船运来的,所以冰肆也基本都集中的几条主要水道的两侧,方便楼船卸货。冰不是商人们的主要利润来源,不卖也会化掉,所以大多售价都不高,最贵的时候大概百钱一石,最便宜的时候只有二三十钱,算是半卖半送。大的楼船需要一千五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