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49章 庸人自扰(1/2)
    第1549章庸人自扰(第1/1页)

    周瑜骇然,半晌没说话。郭嘉的作用有多重要,他心里非常清楚,这个法正能和郭嘉相提并论,危险可见一斑,却又偏偏在自己的辖区里出现,来去自如,这是一个无法原谅的重大失误。

    周瑜打量了郭嘉一眼,见郭嘉面色平静,没有一点意外,心中更是凛然。法正在南阳、南郡这么久,自己都没注意到他的危险,孙策一见面就知道他的底细,可见两人掌握的情报相去甚远。荀攸、辛毗虽然难得的谋士,在情报收集这方面也下了不少功夫,可是和郭嘉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当然,最大的差距还在于自己与孙策之间。

    孙策继续读碑文,没有注意到周瑜的神色变化。他在碑文里看出了不少熟悉的名字,既有些不安,又有些得意。不安的是关中、益州的士子占的比例不小,这里面可能有很多是细作,就算不是细作,他们也会将荆州的情况带回去。得意的在他的影响下,张衡名声大噪,俨然是无数青年学子的偶像,这里面多少会有一些人会将注意力由经学转向实用技术,走上他期望他们走上的道路。

    从这个角度来说,天下学子蜂拥而来不正是他希望的么,就算其中夹杂着几个法正一样的细作又能如何,瑕不掩瑜,更不能因噎废食。即使于法正而言,不改变思维,他只能影响一时的胜负。改变了思维,他同样受到了影响,未必会和原本历史轨道上的他一样。

    欲争大势,就不能斤斤计较于一城一池的得失,须从大处着眼。

    辛毗匆匆离去,周瑜不安,孙策却已经把这件事抛诸脑后,在石碑间转了大半天才兴尽而返。

    周瑜上了孙策的马车,荀攸上了郭嘉的马车,为了赶时间,他们都是乘马而来,现在名正言顺的蹭车。关上车门,马车起动,荀攸靠着车壁,目光在郭嘉脸上来回打量。郭嘉知道他想说什么,但他无可奉告,他对法正一无所知,也不知道孙策是从什么渠道了解到这个人的,而且给出了这么高的评价。

    见郭嘉一脸的坏笑,就是不说话,荀攸忍不住了。“奉孝,军谋处有多少细作在南阳?”

    郭嘉愕然。“军谋处?公达,你为何有如此想法?”

    “如果没有细作在南阳,为何将军居然知道法正这么一个普通士子?法雄是做过南郡太守、宛令,可那是两代人以前的事了,当年受过他恩惠的人几乎都已经离世,法正在南郡、南阳除了与士人交往之外,能打探到什么秘密,将军有必要如此敲打我等?”

    郭嘉恍然,忍不住笑出声来。他一声叹息。“公达,你想多了。”

    “是么?”

    “是的。”郭嘉点点头,神情严肃,一点开玩笑的意思也没有。“你这么想,我可以理解,按我的意思,不论敌我,但凡有潜在危险的地方都应该安排细作,但将军听取了子纲先生的意见,认为巨细靡遗的开销太大,难以承受,对负责者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难以持久,所以将细作营控制在一个非常克制的规模。细作营具体有多少人,我不能告诉你,南阳肯定有,但绝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他们的任务也不是监视你们,而且南阳世家,非常有限的几个对象。”

    荀攸将信将疑。郭嘉的脸色红润,双目湛然有神,的确不像日夜操劳的模样,说明细作营的规模的确不会太大,否则就算有军谋处协助,郭嘉也不会这么轻松。可是除此之外,他无法理解孙策为什么会知道法正,而且对法正的才能一清二楚。

    郭嘉也很无语。他当然不会将孙策的秘密告诉荀攸,但如何化解荀攸的心结,这是他必须解决的问题。如果让荀攸觉得孙策不信任他们,暗中派人监视他们,谁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他想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