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45章 物是人非(1/2)
    庞统躬身而拜。

    郭嘉听了,也不禁动容。论跟随孙策时间之早,他远不如庞统。孙策的这些想法,平时也偶尔露过一些,却不如今天这么坦诚,这么明确。由此及彼,他又想到了周瑜。他一时不太明白为什么周瑜会支持孙策,从各个方面来说,周瑜和孙策都相差甚远,他们就算做朋友,也应该是孙策依附周瑜才对,而不是周瑜依附孙策。

    除非在孙策出仕之前,周瑜已经知道了孙策的才华和志向,而且这不是一般意义的才华,也非一般意义上的志向,否则很难打动周瑜,让周瑜折服。

    他已经见证了孙策的才华,但直到今天,他才真正明白孙策的志向。

    “士不可不弘毅。将军虽然读书不多,却无愧于士。”郭嘉感慨地说道:“与将军相比,许劭之流不值一提,就算是郭林宗也不足置评,若与李元礼同世,将军可直登龙门。”

    孙策忍不会笑了一声。郭嘉就算是夸他,也不忘顺便捧一下本郡的李膺,踩一下郭林宗。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一定让他在党人里面挑选同道,他也宁愿挑选李膺、范滂那样的党人,而不是现在那些徒有虚名之辈。虽然深受李膺赏识,可是与李膺相比,郭林宗已经才具不足,只能坐而论道,不能起而行之。

    “士元,汝阳人都说些什么?”

    “哦,还能有什么好话,无非是说将军欺人太甚,逼死袁闳,有违圣人亲亲贤贤之教。”心态转变,庞统的语气也发生了逆转,充满了不屑。

    孙策静静地听着。对袁闳之死可能带来什么样的结果,他早就做好了最坏的准备,现在询问庞统也只是了解一下进展。被人骂了这么久,他的免疫力很强,没打算动用武力去镇压,但也没打算听之任之。当面骂的,老子就骂回去。背后骂的,老子也用小本本记下,将来总要让你们付出相应的代价。

    听完之后,孙策淡淡地说了一句:“让这些跳梁小丑跳一会儿,看他们能蹦跶到什么程度,如果有胆量拿起武器反抗,我就敬他是条汉子。”

    郭嘉忍俊不禁。“将军你可抬举他们了,汝阳附近除了几个小水泽,什么可用的地形都没有,他们难道躲在袁闳的土室里拒敌吗?再说了,有地形,他们也没那么勇气啊,真敢举兵反抗,何至于自闭三十年?”他啧啧称奇。“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读书读傻了么,建个土室就能自保?既然连老母兄弟都不肯见了,何不躲到山里去?嵩高山、大别山都可以啊,再不济,也可以逃到广成泽。”

    孙策也觉得可笑。袁闳的人品倒不算低下,但是非观太让人无语了,凡事过犹不及,儒家重德轻才,结果教化出大量的伪君子和书呆子,袁闳也许算不上伪君子,却是一个十足的书呆子。

    豫州世家已经被整得元气大伤,剩下的这些小虾米掀不起什么大风浪,正好看看各郡国的守相和各县令长的手段,借机调整一波人事。打败袁绍后,豫州要整顿的事务太多,一时半会的也忙不过来,他不可能事事亲历亲为,只能交待满宠、张昭、杜袭等人处理,也算是对他们的业务能力考核。

    八月中,经过十来天的跋涉,孙策进入南阳。

    周瑜亲自赶到博望迎接。他风尘仆仆,刚从襄阳赶回来,收到孙策的消息后,又马不停蹄地赶来迎接。两年不见,周瑜壮实了很多,连皮肤都比以前粗了一些,虽然算不上赳赳武夫,却不再有一丝稚嫩青涩,言谈举止颇有大将之风,唯一不变的就是从容依旧,似乎没什么事能让他失态。

    “公瑾,婚礼准备得如何?令尊令堂能赶来吗?”

    周瑜笑笑:“家母已经到了,家父因为要等待杨孝先,晚到几日。按时日计算,他应该已经在路上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