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41章 任重道远(1/2)
    第1541章任重道远(第1/1页)

    袁叙等人狼狈下船,楼船太高,跳板比较陡,有好几个人腿软,摔成了滚地葫芦。站在岸边,回头再看小山一般的楼船,想着孙策不加掩饰的威胁之言,他们胆战心惊,惶惶如丧家之犬,纷纷钻进马车,抱头鼠窜而去,作鸟兽散。

    孙策回到飞庐上,向骆俊拱拱手。“骆相见笑了。真是没办法,总是遇到这种莫名其妙的货色。”

    骆俊忍着笑。“将军辞锋如刀,无坚不摧,就算有什么魑魅魍魉,又如何是将军的对手。”

    “唉,你可别这么说。”孙策重新入座,自我解嘲道:“说实话,我本来是想和他们好好说话的,可是一看他们这副嘴脸就忍不住要骂人。跟这种人打交道久了,连我自己都觉得鄙陋,要骂自己一句江东武夫,不足与言。”

    骆俊忍不住放声大笑,深有同感。“是啊,这些中原人,自以为冠盖之乡,目无余子,看不起我们江东人,动辄以貉子相称,要不就是沐猴而冠,依我看,他们才是真正的鼠辈,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他叹了一口气。“党锢以来,士风日下,李元礼、范孟博已成绝响,可惜我生也晚,无缘得见前贤风采。”

    “不然。”孙策摇摇头,不同意骆俊的意见。“他们说我们是沐猴而冠,浑不知豫州皆楚地,他们都是楚人。如今他们自以为衣冠华夏,视我等为蛮夷,其实已经徒具其表,失却了真正的担当。光武帝奖掖气节,难道是希望他们互相题榜,夸耀名声?五经纵横,《尚书杂记》四十万言,哼哼,也不过如此罢了,百年之后,谁记得他一言半语?士风、学风都到了不得不变的时候,抱残守阙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中原人积重难返,反倒是我们江东人比较质朴生猛,能做大事。骆相,任重而道远,可不勉乎?”

    骆俊也叹了一口气。他是读书人,对如今的学风也颇有不满。周举的《尚书杂记》他也听说过,他想不通这皇皇四十万言有几句是真正的心得,又有多少是大而无当的废话。虽然他不完全赞同孙策的话,但这就是事实,孙策割据江东已成事实,江东将迎来一个千载难逢的发展机会,如果不趁这个机会建功立业,他都无法原谅自己。

    “不说这些人了,扫兴得很。”孙策摆摆手。“骆相准备一下吧,尽快上任。”

    “喏。”

    送走了骆俊夫妻,孙策再次起程。第二天一早,在项县下船,转陆路,赶往平舆。

    即将到达平舆的时候,汝阳传来消息,袁闳不肯回答孙策的问题,绝食自尽了,享年五十七岁。

    听到这个消息,袁权非常意外,随即叹息不已,孙策虽然也有点意外,但他一点也不愧疚。袁闳自取其辱,死得其所,与他无关。想做缩头乌龟就安份守已的做缩头乌龟,又想做道德领袖,哪有这种便宜事。

    “夫君,我是不是该去吊丧?”袁权搅着手,低着头,神情纠结。

    “吊什么丧?不去!”孙策一口否决。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因我而起……”

    “跟你有什么关系?这是他自找的。”孙策很坚决,没有任何通融的余地。“像他这种人,死了未必是一件坏事,你想想看,如果是别人关的,无法反抗,那也就罢了,因为莫名其妙的担忧,在没有别人强迫的情况下,自己把自己关三十年,这不是脑子有病么?”

    袁权翻着眼睛,像不认识似的看着孙策。

    “这件事你没错,我也没错,他是自食其果,其他人受到教训,以后做事可能会靠谱点,少死几个人。可是你一去,这性质就变了,他们会以为是你我错了,说不定又做出什么糊涂事来。别的不说,我就说一点,他们如果伤害了你,你觉得会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