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40章 一个也不宽恕(1/2)
    第1540章一个也不宽恕(第1/1页)

    孙策声音朗朗,袁权在舱里听得清清楚楚,鼻子一酸,险些落泪。

    当初袁术伤重不治,她和袁衡送袁术回汝阳安葬,袁氏族人可没人搭理她们,除了腾出一个院子让她们住之外,什么反应也没有,孙策等人后来到汝阳送葬,都是在城外扎营。这是袁家内部的事,袁权从来没有在孙策面前抱怨过,她没想到孙策会一直记着。

    周恂强作镇定。“袁夏甫兄弟可不比袁将军,产业微薄,供养不起那么多人,且他闭门为学三十年,连老母兄弟都不轻见,又何况他人……”

    “他人?”孙策冷笑一声:“既然连袁将军的女儿都是他人,我这个袁将军的女婿跟他有什么亲可言?”

    孙策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极有威慑力,周恂站在数步之外,隔着三四人,还是觉得心头一震,腿有些发软。他脸色微白,底气也有些不足,哑着嗓子道:“即使不依亲,袁夏甫年长,难道将军就不该有少许尊老之意?”

    “尊老?他闭门自守,连老母都不轻见,何曾有尊老之意?”

    周恂哑口无言,脸上火辣辣的,活像被人抽了两个耳光。

    孙策却没有就此罢休之意。他环顾四周,寒声道:“身逢乱世,人人自危,全身避祸乃是人之常情,我不敢责人以苛。但身为人子,不养老母,身为长兄,不抚幼弟,闭门自守,只为自保,就算他读再多的书,他能体会圣人的精义吗?既然放弃了道义,就老老实实的苟活,别再出来扮什么道德君子,自取其辱。”

    周恂缩起脖子,矮了半截,躲在人群后面,不敢再发一声。众人也噤若寒蝉,不敢多嘴。袁叙、袁遗暗自叫苦,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总不能兴师动众地来了一趟,最后被孙策臭了几句,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两人互相使着眼色,希望对方先开口。孙策看在眼里,更加不屑。

    “二位,我很好奇,这位袁夏甫先生既然闭门三十年,为何现在心动,要为人出头?”

    袁叙无奈,只得拱手道:“将军,并非他心动,只是不忍看乡党不幸,希望将军能网开一面,少一些无端杀戮罢了。将军,豫州的血已经流得够多了,治道尚恩威并施,如今将军之威世人所见,还请将军稍降天恩,莫要逼得太紧。”

    孙策冷笑道:“你这意思,是我有威无恩了?”

    “呃……将军言重了,我并无此意。”袁叙的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后悔得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将军莅临鄙州数年,恩威并重,鄙州乡绅士所共见,愚虽不敏,岂敢说将军无恩。正是因为知道将军仁厚,并非寡恩之人,夏甫族兄才会向将军求情。君子爱人以德,夏甫族兄不愿看到将军多造杀戮,仅此而已,绝无他意。”

    孙策缓了颜色,语气也温和了许多。“这么说,他是为我好?”

    见出现转机,袁叙大喜,连忙说道:“正是。”

    “那好,我问你,初平四年冬,袁绍命刘和率三千胡骑劫掠豫州,他可曾有一纸与袁绍,为豫州百姓请命?”

    袁叙脸上的笑容僵住,刚刚放松的心情再次绷紧,脸颊不由自主的抽搐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已经听出了孙策的杀意,后悔无比。袁权已经去了浚仪,孙策没有反应,他们应该识相,不要再自找没趣。现在完了,孙策动了杀心,袁闳晚节不保。

    “没有?那我再问你,去年大疫,无数百姓辗转沟壑,他可曾出门,救助一人?”

    袁叙闭嘴了嘴巴,一言不发。

    孙策抬起头,讥诮的目光扫过众人。“袁闳如此,诸位又如何?豫州百姓被胡骑杀戮时,你们没人说一句话。疫情流布,每天有无数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