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36章 手足(1/2)
    夷陵,西陵峡。

    江水泛着白沫,滚滚东去,激起的浪花冲天而起,打淡了周瑜的衣摆。江风呼啸,吹拂着周瑜鬓边的一缕发丝。远处传来一声猿啼,却又立刻消失在了雷鸣般的涛声中。

    周瑜一动不动,负手而立,深邃的目光消失在远处的峰峦之间。

    荀攸拱着手,站在他身后不远,背靠石壁,看着江水滔滔,奔流而下,沉默不语。文丑穿着武士常服,手按刀环,不时看一眼远处的周瑜,又偷偷看一眼江水。他生长在冀州,见过太行山的陡峭地形,却是第一次见识如此汹涌澎湃的江水。他无法想象甘宁是如何驾着船,在这样的江水中自由穿梭的。

    南人操舟,北人乘马,果然各擅其长。

    “将军,天色不早了,该走了。”荀攸再一次提醒道。

    周瑜点点头,最后看了一眼江水,转身走了回来,与荀攸一起下山。文丑看见,立刻向山坡下打手势,示意亲卫骑做好起程的准备。周瑜听着文丑与骑士们的应喝声,笑道:“文丑有点紧张了。”

    他的声音不大,只有身边的荀攸能听到。荀攸淡淡地说道:“在天地面前,任何人都难免气短,像将军这般气定神闲的屈指可数。”

    “气还算定,神未必闲。此情此景,天地之威,有几个人能视若无睹?”周瑜笑笑:“公达心不动乎?”

    荀攸一笑即收。“岂止心动,简直心痒。”

    周瑜回头看了荀攸一眼,嘴角微挑。“怎么,不想看着郭奉孝独擅其美?”

    荀攸摇摇头。“我怎么敢和我从叔做对手。我是小聪明,他是大智慧。”他顿了顿,又道:“不过,有张子纲在,他想取胜不易。洛阳之约本来就不公平,他太年轻气盛了。大汉病入膏肓,即使吕尚再世,伊尹重生,也无济于事。”

    “知其不可而为之,便是可敬之人。”周瑜顿了顿,又道:“以张良之智尚不能存韩,大势若此,非人力可为。有机会的话,你还是写封信劝劝他,现在抽身还来得及,以将军之胸怀,只要没有兵戎相见,至少能为刘氏存宗庙,裂土封国,不致高祖、光武无血食。”

    荀攸点了点头。“我尽力而为吧。”

    两人来到山下,亲卫骑士们已经准备妥当,文丑亲手奉过马缰、马鞭,周瑜接过来,纵身上马。文丑又将荀攸送上马背,这才纵身上马,喝令出发,一行人沿着狭窄的山路向前急驰,文丑不时警惕地注意两侧的山崖,握紧了手中的百折铁矛,随时准备保护周瑜。荀攸打量着文丑,有些想不明白孙策是如何让一个降将如此心甘情愿地效力。袁绍固然不重用武人,文丑也是统领千余人的校尉,怎么到了孙策麾下,居然甘心做一个亲卫将?

    不得不说,孙策和这些武人打交道有过人之处,即使是周瑜也不能及。这可能和孙策本人也是武人有关,门户相似的人,总是更能互相理解一些。

    山路越来越宽,越来越平坦,眼前的天地渐渐开阔,周瑜一行出了山,沿着官道放马奔驰。他们沿着荆山南麓的坂地一路向东,连续奔驰了近三十里,天色已黑,到达白马亭,才下马休息。

    周瑜刚刚勒住坐骑,辛毗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埋怨道:“将军,你怎么又夜行了?长江水年复一年,又不会枯竭,何必贪恋一时。”

    周瑜笑道:“有子俊护卫,公达设计,什么人能伤我?”他翻身下马,快步向亭里走去。“这么着急,有新的消息?是汉中还是浚仪?”

    “都不是。”辛毗摇摇头,递过来一份文书。“张子纲有消息来,杨彪夫妻离开了长安,可能会在关东走一圈。不过他取道潼关,先去洛阳,有可能会与令尊先见面。”

    周瑜眼神微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