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24章 没那么简单(鹰缘帝盟主加更)(1/2)
    浚仪。

    夷山凉亭之中,孙策盘腿而坐,看着两个儿子玩游戏。他不是一个好父亲,这两个孩子出生的时候,他都在外征战,出生之后他也很少时间陪,不知不觉的,两个孩子已经会走路会说话了,他也总算击败了袁绍这个大敌,终于有时间喘口气,享享天伦之乐了。

    游戏很简单,兄弟俩各从棋盒里抓一把棋子,看谁多,多者胜。两人却乐此不疲,一次次地从比试,趴在席上数棋子,一丝不苟。胜者欢呼,负者叹息,然后再来一次。孙捷年长几个月,手略大一些,胜的次数比较多,但他心疼弟弟,看到孙胜委屈就会悄悄让一次,哄孙胜开心。

    孙策很羡慕他们,胜负一清二楚,看谁棋子多就行。如果战争也这么简单就好了。

    坡下传来几声马嘶,孙尚香带着几个羽林卫飞奔而至,在山脚下勒住坐骑,一跃下马,快步上山。孙捷、孙胜看见,扔了棋子,站起身,用力挥手。

    “八姑,八姑。”

    孙尚香跑到亭中,在两个小侄子脸上各亲了一下。“乖啊,大凤有没有欺负弟弟。”

    “没有,没有。”孙捷连忙摇手,孙胜也帮忙证明。“大凤最疼小凤了。”

    孙策用手捂脸。对两个儿子小名为大凤、小凤,他一肚子意见。虽说他知道凤是雄鸟,凰才是雌鸟,龙凤成祥是跨特种的爱情,他还是不太习惯。不过其他人都比较认同,孙策以凤鸟为号,儿子叫大凤、小凤再正常不过。

    孙尚香和两个小侄儿说笑了一阵,凑到孙策面前。“大兄,我师兄来了,能不能拨冗见一见?”

    孙策诧异地看着孙尚香,好半天才想起来她说是的谁。“他们游历回来了?”

    “早回来了,不过马上又要去长安,特地来辞行。”

    “去长安?”孙策微怔,眼珠转了转。“知道为什么要去长安吗?”

    孙尚香坐在栏杆上,腿不安份地踢来踢去。“我稍微问了一下,他们说是想念父母,想去省亲,不过我感觉有点问题。”

    “有什么问题?”

    “我师父没去长安之前,他们在南阳游历,两年时间都没回来看一趟。这也能理解,他们不是长子,没有继承权,我师父平时又管教得严,父子之间感情一般,出去游历可比在陈王好玩多了,乐不思归嘛。回陈国之后,王子奇虽然也管,终究不如我师父管得严,他们这么久也没说要去长安,现在突然要去,而且这么急,肯定有问题。”

    孙策点点头。“这只是有问题的原因,那你再说说,可能是什么问题?”

    孙尚香双手撑着栏杆,弓着腰,昂着头,眨着眼睛,想了好久。“大兄击败了袁绍,山东再无敌手,荆豫扬三州在手,又增青徐,如今连曹昂都来谈判了,天下十三州,除司隶外,大兄占其半,比袁绍还要强。朝廷现在肯定想夺大兄的兵权,却又不敢强夺,只能想其他的办法。我这两个师兄虽然没什么大本事,毕竟这几年在一直游历,算是有点见识的。天子可能从我师父嘴里知道了这些,想让他们去长安,打听一些关于大兄的事,好想办法对付。”

    孙策笑了,轻捏孙尚香的鼻尖,摇了摇。“孺子可教。”

    孙尚香不服气,拨开孙策的手。“我是女的。”她揉揉鼻子。“大兄,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结果对不对,我不知道,但分析路数对了,结果纵使有出入也不会离题万里。那你说说,我是见,还是不见?”

    “当然要见,看他们都知道些什么,如果有什么不该知道的,就找个理由把他们扣下。朝廷正想办法对付大兄,不能让他们乱说。”

    孙策忍不住笑了一声,思索片刻。“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