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19章 舍己从人(1/2)
    两人走到西廊下,天子仰头看着即将落山的夕阳,眼神熠熠。

    “子扬,我明白了。今日之孙策,便是昨日之袁绍。今日之袁绍,便是明日之孙策也。”

    “陛下所言甚是。此即一阳来复,否极泰来之义。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此强弱胜负转换之机也。陛下固不能一纸诏书而爵禄废置,生杀予夺,亦不必妄自菲薄,束手俯首。当项羽以霸王自诩,分封天下之时,谁会想到仅仅五年之后便是汉家天下?”

    他转身看向刘晔。“如今强臣擅兵,大汉垂危,新莽之祸在即,刘氏子孙可用乎?”

    刘晔道:“凡事皆有利有弊,譬如丹砂,有人服之登仙,有人服之暴毙,岂能一概而论?臣不敢说所有人都如陈王一般忠心无二,但臣相信也不会是每个人都像刘焉一样图谋不轨。忠奸善恶,唯陛下辨之。”他顿了顿,又道:“臣以为,果真有如刘焉之辈也当囚于京师,而不是散于四方。”

    天子眼珠一转,盯着刘晔看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子扬,慎言之。虽说因时而变,但不必授人以柄,该做的去做就是了。”他挠了挠眉心,又道:“计是好计,只是用起来有些麻烦,须得仔细斟酌才行。若是天下骚动,宗室疑忌,反而不美。”

    “臣有一计。”

    “说。”

    “中平以来,无年不战,百姓流离失所,户口相讹。孙策平定袁绍,山东粗安,也算是一件难得的喜事。陛下可趁此改元,以示向治之心,召宗室入朝,辨忠奸强弱,分别处置。再命天下上计,宗正亦检讨宗籍,从中选举可用之才,荐于朝廷。”

    “改元?”天子沉吟片刻。“说得也是,中平六年,初平也已经六年,的确该改元了。不过,要想改元,先得安抚住孙氏父子。要不然,唉……”

    见天子情绪又变得低落起来,刘晔笑了。“陛下,刚才陈王提到的拳法,臣也有所耳闻。”

    “是吗?”

    “臣听人说,孙策名其拳法为太极,心法倒也不复杂,其中有八个字,舍己从人,借力打力。”

    “舍己从人,借力打力?”天子沉吟了片刻,点点头。“果然大道至简。不过,知易行难,要做到舍己从人,何其难也。”

    “所以圣人才言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舍己从人,近乎毋我。”

    天子笑了笑,思索片刻,叹息了一阵,又道:“你和鲁肃有书信联络么?”

    “最近比较忙,他又一直在作战,行踪不定,无从联络。”

    “现在他镇守洛阳,可以联络了。”天子挠挠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子扬,我听说郭嘉不仅负责军谋处,还有斥候营,负责四方细作。你既与他为敌,亦不可孤身作战,尽早物色人选,组建类似的机构。嗯,就叫秘书台吧,你为秘书令,如何?”

    “陛下,荀令君有类似的属下,尽忠任职,似乎不必……”

    “他负责大政,当博,你负责军事,当秘,各司其职,互通有无。你不用担心,我会和令君商议。”

    刘晔皱着眉头沉默片刻,点头答应。“唯。”

    昆明池畔,杨彪和士孙瑞拱着袖子,并肩而立。不远处就是牛郎的石像,翘首东望。池边有不少人正在钓鱼,还有一些孩子在水里游泳,盛夏七月,戏水是最好消暑方式,他们玩得很开心,一次次从旁边的假山上跃下,溅起水花无数。

    “往年雨水多的时候,水面比现在还高,可以漫过那片乱石。”士孙瑞说道。杨彪静静地听着,一声不吭。原本以为荀彧也会来的,可他们在这里站了好一会儿了,荀彧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士孙瑞接着说道:“那时候没人知道水其实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