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15章 不如归去(沉睡青衣打赏加更)(1/2)
    杨彪听得心烦,一甩袖子,向后院走去。进了书房,他一眼就看到了案上的书匣,下意识地加快脚步,走到案前一看,果然是曹植刚刚提到的《说文解字》。他心中喜悦,顾不得洗漱,打开包装,取出一册翻看起来。一口气看了几页,他才注意到自己还没点灯,不免觉得好奇,抬起头,却发现屋里很亮堂,根本不需要点灯。

    这时候,杨彪才注意到那扇镶满琉璃的窗户,灿烂的阳光从窗户里照了进来,稍许扭曲的光线将室内照得五彩缤纷,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杨彪眉头紧皱,扔下书,转身出门。袁夫人正好进来,一见他的脸色,“嗤”了一声:“放心吧,这是阿权送的,不会坏了你杨家的清廉名声。”

    “我知道阿权嫁了个好夫君,对你这个姑母也很孝顺,可她现在是孙家人,又是妾,不能这么奢侈,要不然将来色衰失宠,日子会很难。她原本是个沉稳的女子,怎么嫁了孙策,也跟着孟浪起来了?”

    袁夫人“噗哧”一声笑了。“行了,只听说过有其父必有其子,没听说过有其夫必有其妾的。你想说我那弟弟就说,没必要这么遮着掩着。这些琉璃没你想象的那么值钱,阿权送我们一匣也不仅仅是为了孝顺你这个姑父。她是想让你做个榜样,帮着在长安打开销路。”

    “这一扇窗多少钱?”

    “市价一万,成本五百不到,不过这是秘密,担心你不肯收才说的,你可别说漏了嘴。”

    “利这么厚?”杨彪脸色微变,跟着袁夫人走回屋里,打量着那扇窗户,心里一阵阵的发紧。他出身世家,又做过司徒,知道这些看起来漂亮的琉璃其实充满了危险。荀彧在关中推行新政,大部分是模仿南阳,所作所为基本上都是跟着南阳来的,南阳造马车,他也造马车,南阳造纸,他也造纸,总之南阳做什么,他就跟着做什么。现在又出了琉璃,利润这么丰厚,荀彧没道理不跟进。

    可他要是真的跟进,那才是真的麻烦。按照正常的认识,价格卖一万,成本至少两三千,荀彧仿制肯定也是根据这个目标来,等他把成本降下来,造出琉璃,孙策已经把钱赚得差不多了,到时候大幅度降价,降到两千以下,孙策还有钱赚,荀彧却要亏得吐血,不仅赚不到钱,之前的投入也全打了水漂。

    对经济民生本来就很艰难的朝廷来说,这无疑是在放血。

    “怕了?”袁夫人似笑非笑。

    “我怕什么?”杨彪强作镇静,心里却有些打鼓。他转了转眼珠。“对了,刚刚出宫的时候遇到荀文若,他听说我明天和士孙君荣出游,也要同行。”

    “所以你明天肯定要喝酒,说不定哪句话就把这底价说漏了?”

    杨彪笑得很勉强。他知道夫人聪明,一点就透,但是当面被戳破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袁夫人走到窗前,抚摸着那些一尘不杂的琉璃,忽然笑了一声:“你怎么知道这不是一计,就是让荀文若不敢仿制?”

    杨彪眉头轻皱,抚着胡须沉吟不语。袁夫人说得有道理,这成本太低,低得不合常理,也许就是要让荀彧知难而退,不敢仿造,好让南阳来的商人独擅其利。能买得起琉璃的人其实根本不在乎这琉璃是两千还是一万,能在这样的窗户下读书静坐,不用忍受呛人的灯油味,一万也值,更别说省下来的灯油钱了。

    “你看,这件事无论你说与不说,都有可能中计。”袁夫人笑了一声,转身出去了,走了两步,又转了回来。“你打算什么时候弃官?德祖有家书来,说豫章已定,他打算在豫章建一座书院,请你去做祭酒,传授你杨家的学问,教化百姓。”

    杨彪心中一动,随即又觉得不妥。“我不去,你给德祖写回书时,让他也尽快回来。天子正是用人之际,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