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51章 儒与法(1/2)
    荀彧有些犹豫。他和钟繇相关莫逆,但他不知道天子还是不是这么信任钟繇,是不是可以将天子的计划告诉他。有那么一段时间,天子和钟繇非常亲近,可是现在他意识到那可能只是一种手段而已,天子对钟繇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器重。

    荀彧权衡了片刻,最后决定还是把自己知道的方略告诉钟繇。不管怎么说,天子委任钟繇出任左冯翊,还是将他当作肱股的。左冯翊与河东毗邻,担任着防范董卓旧部的重伤,守护着关中的东大门。

    听完荀彧的解释,钟繇这才明白天子向东是虚,向西才是实。他眉头紧锁,沉默了半晌,语重心长地说道:“文若,我可提醒你一句,重用凉州人平定羌乱,引凉州人充实关中,虽能短期见效,却是饮鸩止渴。凉州地广人稀,再将大量户口内迁到关中,凉州交给谁?只能由羌人占据。大汉落到今天这一步,羌乱是根源。你们这么做,不是平定凉州,而是放弃凉州,其中的利弊,傅南容(傅燮)早就说得很清楚了,你那时候已经入朝,应该很清楚。”

    荀彧一声长叹。“我明白。可是不如此,关中空虚,朝廷根本没有力量对关东对峙。去年大汉,人口逃亡近三成,今年雨水少,一旦朝廷安抚不足,必然又有流民出关。没有人口,就没有足够的赋税。没有足够的赋税,就养不起足够的人马。没有足够的人马,就算关山四塞也不过形同虚设。元常,就算这是一杯鸩酒,也不能不喝啊。”

    钟繇轻声笑道:“孙伯符以仁,朝廷以力,真是咄咄怪事。文若,你觉得天子能成功吗?”

    荀彧沉吟良久,苦笑道:“我不知道。”

    “我倒觉得能成功,至少有机会。”钟繇似笑非笑,看不出真假。他把玩着案上的一个虎形铜镇。“你别忘了,秦能以西陲小国一统天下,就是先平夷狄,再灭六国。”他抬起眼皮,瞟了荀彧一眼。“不过,这个成功恐怕不是你希望的成功。”

    荀彧心中一紧,豁然开朗。他知道自己的担心来自何处了。天子向他学习《荀子》,但他却越过了礼,直接取道于法,正和当年李斯、韩非的路线一样。秦国以法而兴,如今天子迁都关中,俨然是秦国重现,他要想中兴大汉,也只有走耕战立国的老路。

    钟繇是家传的法家学问,所以他并不排斥这一点。可是荀家家传的却是儒家学问,他本能的拒绝这样的结果。可是舍此何为?解决不了百姓吃饭的问题,只讲仁义,能让百姓安心留在关中吗?事实证明,仓禀实而知礼,夫子说的足食足食也是对的,但没有足食足食,信也无从谈起。

    看着钟繇得意的眼神,荀彧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天子也许有机会成功,可是他的理想却已经破灭了。就和先祖荀子教出李斯和韩非一样,他也用行王道的儒家学问教出了一个行霸道的英主,眼下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希望天子在行霸道的同时还能给王道一线机会。

    霸王道杂用之,这不就是儒门一直强烈反对并想改良的汉家制度么?怎么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

    “行了,行了,你也不用这么失望。”见荀彧眼神落寞,钟繇不忍再刺激他。“治乱循环,儒法也并非油水不融,更何况今日之法已非秦国之法。当年叔孙通也说过,马上得天下,不可马上治之。法家理乱,儒家理治,一饮一啄,自有天道。诵《孝经》退贼固然是狂生之言,用六经理乱也不太实际。”他顿了顿,又道:“这么说来,孙伯符疏远儒生也是有道理哦,你说是吧?儒生嘛,读书作文,访碑寻胜,这才是他们该做的事。不过你就算明白这个道理也学不来,没钱,你可供不起那么多百无一用的书生。”

    荀彧瞪了钟繇一眼,欲言又止。钟繇意识到自己有意无意又刺激了荀彧,不免哈哈一笑,摇手示意荀彧不再讨论这个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