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99章 牢骚(1/2)
    蒋干出了戚里,在几个壮实汉子的注视中上了车,扬长而去。他知道,用不了多久,这个消息就会传到相关人士的耳中,就算卞氏姊弟不说,各种猜忌也在所难免。

    曹操想掩人耳目,在益州休养生息,哪有这么容易,无论如何都要把他拖下水。相比于无险可守的豫州,有山河之固的益州更容易引起朝廷猜忌,曹操得戏志才辅佐,在益州效仿新政,孙策一直在关注他。这次孙策与袁绍大战,特命周瑜驻南郡,就是为了防范曹操,没想到曹操居然一点动静也没有,并无协助袁绍之意。这不仅没有让孙策放心,反而更加谨慎。

    朝廷中党人盘踞,想出各种方法声援袁绍,作为袁绍的密友,曹操居然一点表示也没有,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曹操早就有和党人决裂之意。至于他是不是有自立之心,蒋干没把握,但是本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原则,并不妨碍他说得和真的一样。接下来就看朝廷有什么反应,曹操又怎么自证清白了。

    总之一句话,水搅得越浑越好,他就是干这事的。

    离开戚里,蒋干直奔钟繇家,丁冲的资料上写了,钟繇昨天刚刚卸任尚书令,将转任左冯翊,这两天正在家收拾,准备搬家。这个任命很有深意。尚书令虽然官俸不高,位置却极其关键,由尚书令转左冯翊看似升官,而且越级升迁,却让钟繇离开了政令中枢,对钟繇来说有点得不偿失。

    当然,关中一体,左冯翊、右扶风就是京畿,这个任务可以看作天子要直接掌握整个关中。他如此着急,肯定是有所行动,而且这个行动很可能和新形势有关。再联想到朝廷派人去并州,蒋干几乎可以确定,这是朝廷在针对孙策布局。

    这个局面在郭嘉的预计之中,但并不是郭嘉希望看到的局面。大战之后,孙策需要时间休养,并不想立刻和朝廷兵戎相见。袁绍战败,退守冀州,大概率会向朝廷投诚,如此一来,孙策很可能会面对三面攻击,形势非常严峻。

    蒋干一边想着待会儿见到钟繇该怎么说,一边看着长安街头的行人。突然,远处一辆马车飞驰而来,从他身边经过,抢到了前面。蒋干一看就上了心。那辆马车他太熟悉了,是他不久前送给荀彧的,南阳制造的最新款式,长安街头绝不多见。

    蒋干立刻让车夫放慢速度,然后叫来一个随从,让他骑马去跟踪。他有一种直觉,荀彧这么急,很可能也是去找钟繇。

    荀彧伏在车窗上,看着远处消失的那辆马车,眉头轻蹙。他想了一会儿,敲了敲车壁,对跟着车旁的鲍出说道:“文才,你看到刚才那辆马车没有?”

    鲍出应声答道:“看到了,像是蒋子翼的马车。令君,要查吗?”

    “派人去查查,他从哪儿来,又要往哪儿去。”

    “喏。”鲍出应了一声,叫过两名骑士,吩咐了几句,骑士转身去了,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

    荀彧靠在车壁上,沉默不语。蒋干这几天在长安的行踪他了如指掌,却不能出面阻止。韩遂、马腾和孙策结盟,这是明摆着的事,就连吕布都和孙策有利益往来。一想到这些事,他就觉得头疼。孙策似乎没什么原则,和什么人都可以结盟。董卓旧部,曹昂,韩遂、马腾,据说和袁谭也处得不错,就连何颙、张俭那样的老党人都能谈得来。虽说这些交情谈不上道义之交,甚至可能只是一时的利益同盟,却让朝廷顾忌不小,做任何事之前都要先想一想所用的人和孙策有什么关系,能不能信任。

    自己现在要去见的钟繇也不例外。如果不是考虑到这个情况,又何必将钟繇调出宫中。能担任左冯翊的人太多了,根本没必要让钟繇卸任尚书令。这个任命不合常理,钟繇心里肯定有想法,他不得不百忙之中从南山赶回来,亲自向钟繇解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