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98章 掩人耳目(江山不夜千堆雪打赏加更)(1/2)
    第1498章掩人耳目(江山不夜千堆雪打赏加更)(第1/1页)

    戚里,蒋干下了车,提起衣摆,进了里门。脚还没站稳,一个中年汉子迎了上来,眼神警惕地打量着蒋干,手握着腰间的刀柄。

    “足下是哪位?走亲还是访友?”

    蒋干扫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四周散落的几个健硕身影,摆了摆手,示意随从不要冲动。“我是镇北将军的门客,九江蒋干蒋子翼,特来访客曹益州的家眷,烦请阁下指个路。”

    那汉子一听,神色微变,重新打量了蒋干两眼,向前一指。“第二个十字路口左拐,第二家,门前有一株桃树的便是,很容易认的。”

    “谢了。”蒋干使了个眼色,随从掏出一串钱,塞到那汉子手里。那汉子欣喜不已,连忙接过,又躬身向蒋干致谢。蒋干带着随从,沿着小路向前走去,按照汉子的指点,很容易就找到了曹家。曹家门户一般,门户很一般,除了门前的桃树之外,与其他人家没什么区别,和曹操益州刺史的身份很不般配。他刚在门口站定,大门就吱呀一声开了,卞秉站在门口,一脸郁闷地看着他。

    蒋干笑了。“卞君,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啊。”

    “不速之客,何道之有。”卞秉挡在门口,一点也没有请蒋干进去的意思。

    “虽是不速,却无恶意。”蒋干不以为忤,笑容狡黠。“我已经到了这里,就算你不让我进去,也会落到有心人的眼里。”

    卞秉还在犹豫,身后传来一个略显丰腴的身影。卞氏将卞秉轻轻推开,向蒋干行了一礼。“不知蒋君驾到,有失远迎,还请蒋君海涵。”

    蒋干很放肆的打量了一下卞氏,拱手致意,进了门。这个宅子不大,只有一宇两内,但是院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阶下站着两个小儿,一个六七岁,一个三四岁,六七岁的虎头虎脑,眼神凶狠,三四岁的文静些,咬着手指头,歪着头好奇地打量着蒋干。

    见蒋干打量那两个孩子,卞氏轻声说道:“彰儿,植儿,快来拜见蒋君,他是你们父亲和子修兄长的好友。”

    曹彰听了,眼神立刻变了,大声道:“你是从兖州来,还是从益州来?”

    “豫州。”

    “豫州?”曹彰有些诧异,浓得像两把小刷子的眉毛竖起。“我大兄去了豫州吗?”

    “不,我是镇北将军孙伯符的门客,和你大兄见过几次面。”

    “原来你是他的门客啊。”曹彰顿时变了脸,拉起曹植就走。卞氏叫了两声没叫住。蒋干笑笑。“看来夫人一家对孙将军颇有误会啊。”

    卞氏尴尬地笑着,请蒋干上堂就坐。卞秉取来酒水,蒋干端起杯子,和卞氏重新见礼。他呷了一口酒,很随意地说道:“夫人,我如果记得不错的话,你是琅琊人吧?”

    “琅琊开阳人。”

    “哦,你们来了长安后,和家乡有联系吗?去年那场大疫,家中可有人被殃及?”

    卞秉说道:“有两个族人染了病,后来得遇神仙于吉,幸免于难。”

    蒋干点点头。“那你们应该知道于神仙现在在汝南吧?”

    卞秉没吭声。卞氏说道:“去年那场大疫,孙将军倾力救助百姓,深得民心,我们也有所耳闻。他输粮关中,我们也得以从中受益,一直没有机会表示感谢,既然蒋君至此,还请蒋君代为转达我们的谢意。”

    蒋干笑笑。“孙将军救助百姓,本不指望什么谢意,只不过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罢了。这一点,想必尊夫曹使君也是这么想的。说起来,他们虽然曾在战场上杀得死去活来,却英雄相惜,孙将军为曹使君鸣不平,骂得许劭无地自容。曹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