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90章 梦断(1/2)
    袁熙愕然,瞬间失神,虽然很快反应过来,却逃不过袁绍的眼睛。他讪讪起身,退到一旁,懊丧不已。自己还是嫩了点,被郭图一句话点破,不仅没落好,反而留下了坏印象。

    见袁熙起身不语,刚才的悲伤明显是装的,袁绍本来就不好的心情更加郁闷,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右肩传来一阵刺痛,提醒着他有伤在身的事实,又让他想起被孙策突袭时的情景,不禁愤懑不已。他转头看着滔滔河水,想着自己也许此生再也没有机会渡河南征,儿子、谋士不想着励精图治,只想着分派争权,袁熙虽然才能一般,却不是这般虚伪的人,如今为了争权也如此作派,实让令人痛惜。

    他们还有机会击败孙策,报仇雪恨吗?郭图说得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再持续下去,必须尽快确定继承人,让其他人免生妄念。

    袁绍轻咳一声:“显思。”

    “父亲。”袁谭轻声应道,单腿跪在袁绍的步辇前,面色如常。既不像袁熙那样悲痛,也没有因为袁熙被戳破而喜悦。袁绍看在眼中,欣慰了少许。袁谭被俘,在汝南囚禁了半个多,虽说是个耻辱,却对心性是个难得的磨炼,如今越发沉稳了。郭图说得没错,比起袁熙,他更适合做继承人。

    可是郭图瞒着自己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一想到此,袁绍的眼角就不由得抽搐了两下,片刻间又有些犹豫。郭图精明,袁谭重用他,会不会被他左右?他一手握住袁谭的手,一手握着装有冀州牧、邟乡侯印信的印囊,迟迟未动。

    袁谭不明所以,只能静静地等着,郭图却心知肚明。他知道袁绍的心结是什么。这些天他一直陪着袁绍,袁绍至少试探了他三次,都被他避而不谈。此刻袁绍迟疑,恐怕还是担心自己的忠心,生怕袁谭被自己左右。

    看来终究是躲不过去啊。不得已,只能如此了。

    郭图蹲了下来,附在袁绍耳边,声若蚊蚋,只有他和袁绍、袁谭能听到。“主公,你还记得在黎阳做过的那个梦吗?”

    袁绍看着河对面的黎阳城,嗯了一声。他当然记得那个梦,只是不知道郭图这时候说这件事是什么意思。他很清楚思召刀是怎么来的,原本只当是舆论造势,就像历史上的那些帝王圣人都有的神迹一样,不过这次情急之下,他拔刀反击,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自己一命,他又有些信了。就算刀是假的,那个梦却是真的,是神人对他的护佑。若非如此,他又怎么可能凭借这口刀从孙策的绝杀下逃生呢。

    “那口刀……断了。”

    “断了?”袁绍心里咯噔一下,心里就像有什么东西突然断了。忽然之间,他恍然大悟,又无比愧疚。没错,这就是石韬想对他说的那句话,思召刀断了。他们不知道这口刀的真实来历,真以为是神人所授,天意象征。现在刀断了,孙策自然高兴,特意要来打击他。郭图不肯告诉自己,是怕自己生气,自己却一直在怀疑他。“石韬要当面对我说的……这就是这件事?”

    “是的。思召刀一断为二,孙策说这是绍字中分,天弃主公。且,一派胡言,他哪知道这口刀的来历,等回到邺城,我命人再造一口一模一样的,谁能看得出来……”

    郭图低眉顺眼,语气温和,似乎在劝慰袁绍,但袁绍的脸却突然涨得通红。思召二字在刀身上,两字分开,自然是刀身从中而折,自己今年正好是半百,被孙策重伤,伤势接连数日不见好转,难道这是寓示他寿尽于此?

    还有邺城。刀可以重铸,但孙策肯定会把这件事公诸于众,大肆张扬。他一直对外说,那口思召刀是神人所授,俨然已经成了天意的象征,现在刀断了,自然寓意天意弃他而去。孙策就算再傻,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换成他,他也会毫不迟疑地这么做。

    那邺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