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69章 甲骑突阵(殇今恫古打赏加更)(1/2)
    第1469章甲骑突阵(殇今恫古打赏加更)(第1/1页)

    “噗噗噗!”巨箭射破马铠,深深地扎入战马的身体。战马悲嘶着扑倒在地,马背上的甲士有的摔倒在地,有的连人带马被长矛射穿,倒在血泊之中,有的身手矫健,及时跳离马背,挺着长矛继续冲杀。

    十枝巨箭全部命中,冲在前面和两翼的几匹甲骑被射中,只有被包覆在阵形中间四骑有三骑幸免,他们及时避开倒毙的战马,继续向前,很快就冲到壕沟前。

    “上!”一名什长怒吼着,手持长矛,刺向马背上的骑士。骑士刺出长矛,两矛相交,都偏离了方向。什长被骑士的长矛刺中肩膀,自己的长矛却刺空了。他及时侧身,扔了矛,左手攥住骑士的长矛,右手抢入空门,拽住骑士的腰带,大吼一声:“你给我下来吧。”

    骑士坐立不稳,被什长拽下马,还没等他起身,两名刀盾手抢了上去,盾牌狠狠地砸在他脸上,砸得他头晕眼花,耳边雷鸣。很快,他的头盔被人拽下,一柄锋利的战刀按在他脖子上,用力一拖。

    三名甲骑冲入阵中,虽然击飞了数名步卒,却也陷入江东军的重重包围,很快被拖下战马杀死。

    但这只是开始,就在弩车咆哮的那一刹那,又有十骑开始冲锋。弩车上弦的速度慢,甲骑的速度算不上特别快,还是从容的冲到了阵前,再次向鲁肃的阵地发起了冲击。披着马铠的战马将冲上去的江东军士卒撞飞,骑兵手中的长矛毫不留情的击杀。江东军士卒虽然奋力反击,刀矛俱下,却无法阻击甲骑的进攻,阵地出现了动摇。

    接着,第三批甲骑又开始冲锋。如果让他们顺利冲到阵前,鲁肃的阵地必破无疑。好在这时弩车已经上弦完毕,再一次咆哮,及时射杀了四名甲骑,剩下的六名甲骑继续冲锋,杀入阵中。

    第四批开始冲锋,七十余甲骑全部压上,作致命一击。

    转眼之间,甲骑以十余人伤亡为代价,成功的楔入鲁肃的阵地,十余名甲骑在阵前突击,势不可挡,破阵在即。剩下的七十名甲骑开始加速,即使鲁肃的弩车再次射击,也无法阻止这些甲骑的冲杀,至少有五十骑能够加入冲击的行列,足以在鲁肃的阵前撕开一道缺口。

    高览有些兴奋,他向中军举起了旗号,示意甲骑破阵在即,同时做好掩杀的准备。

    冀州强弩手逼到阵前,全力射击,箭如雨下,阻止左右两翼增援中军。

    袁绍收到消息,再次派出一百甲骑,准备先用甲骑践踏鲁肃的阵地,再派轻骑掩杀。一百甲骑和两千轻骑兵冲出中军,赶向阵前。蹄声雷鸣,旌旗如云,气势逼人。

    见七十甲骑同时开始冲锋,即将入阵,鲁肃喝令扔出石脂罐。百余士卒将陶罐砸到刚刚被填平的壕沟上,陶罐碎裂,石脂流了出来,粘在麻袋上。几枝火箭射到,点燃了石脂,烈焰升腾,形成一道火墙,正好拦住最后一批杀到的七十名甲骑。

    甲骑的骑士和战马训练有素,并没有被火墙吓住,他们依旧向前冲,以为能冲过火墙,加入战斗。但他们疏忽了一件事,鲁肃阵前的壕沟刚刚被填平,并不是真正的平地,战马如果小心一点,慢一点,依旧能顺利通过,但是火焰升腾,战马只能快速通过,骑士和战马都下意识的加快了速度,又看不清地面,依然保持着平地冲击的惯性,径直冲了进来。

    一匹战马踩空,打了个趔趄,虽然及时调整姿势,没有摔倒,但马蹄却沾上了燃烧的石脂,火苗顺着马腿舔了上来,马腿被烧得嗞嗞作响,再训练有素的战马也承受不住这样的痛苦,乱蹦乱跳起来,想要摆脱疼痛,却无济于事,火沿着马腿向上,很快蔓延到马腹。

    几匹战马在火中狂跳,阻断了甲骑的冲击,数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