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68章 与我何干(1/2)
    第1468章与我何干(第1/1页)

    袁绍还有七八千由胡人组成的骑兵,孙坚、孙策父子加起来只有不到两千。孙坚本人的亲卫骑只有三百人,除了担当近卫之外就是充当斥候。阎行所领的千余骑发挥作用比较大,不仅维持了孙坚、孙策之间的联络,还在汾丘、龙渊、黄水三次战役中大放异彩,都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这取决于一个因素:汉军骑士在白刃战上有明显的优势。中原地形不比草原,没有那么大的空间供胡骑游击骑射,大多是近距离的白刃战。装备精良,训练严格,敢打敢拼的汉军骑士大占上风,再加上阎行突出的个人能力,孙策的亲卫骑屡次以少胜多,功勋卓著。

    说是亲卫骑,其实阎行大部分时候都作为独立的骑兵营在用,在孙策身边的时候并不多。出于对阎行和他所领千余骑士的忌惮,袁绍将胡骑集中使用,不给阎行各个击破的机会。即使阎行再善战,面对数倍于己的胡骑,他也没什么机会。

    胡骑在官渡水北立阵,离两个战场都只不足十里,瞬息可至,甄俨危险,他们可以增援甄俨。高览击破了鲁肃的阵地,他们可以尾随掩杀,倒也是不耽误。是以沮授虽然不赞成袁绍的心态,却也没坚持反对。

    实际上,他们在此立阵,不用出击就形成了足够的威胁。听说胡骑在甄俨身后集结,正猛攻甄俨阵地的孙坚立刻鸣金收兵,重整阵型,加强了对右翼的保护,防止胡骑突击。这些穿简单皮甲的胡骑虽然不能像甲骑一样直接冲击,可是一旦被他们绕到侧翼或身后,威胁依然很大。

    收到消息,沮授也只能苦笑。郭图是个聪明人,但他就是太聪明了,喜欢弄巧。两军作战,虚虚实实,任何时候都在留一手。就眼下的形势而言,既然袁绍不肯直接西行入洛阳,一心想击败孙策再走,那就应该集中兵力猛攻,争取以最快的时间突破鲁肃的阵地,与孙策对决。这时候还分兵岂不是耽误时间?

    也许郭图知道什么却没告诉我吧?沮授站在官渡水边,看看南方,暗自苦笑。他和郭图都是谋士,但郭图才是袁绍的心腹,他负责情报,掌握很多第一手信息,而他只能听到袁绍愿意让他听到的。

    整个战场的形势是西北高,东南低,官渡水南侧就是大泽,中牟的西侧是面积广大的圃田泽,东侧则是面积小得多的中牟泽,长得茂盛的芦苇。鲁肃的阵地立在一片沙丘之上,像一道城墙,挡住了身后孙策的大营,从这里只能看到立在中军的望台。

    望台上有孙策的将旗,将旗下有几个人影,应该就是孙策和郭嘉等人。他们和袁绍、郭图一样,正在观战。一想到郭图、郭嘉叔侄分投两方,而且都能成为各自主公的心腹,沮授就有些羡慕。

    纵有满腹韬略,得不到主公的信任又有什么用?这是河南人之间的对决,是郭图叔侄之间的对决,就连孙策身上都有袁术的影子,说来说去,也不过是袁氏兄弟之间的对决,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沮授低下了头。有侍从在沙堆上架起遮阳的帐篷,铺设好坐席、案几,请沮授入座。沮授坐了下来,慢慢品着酒,看着工匠们施工,加固浮桥,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得知孙坚放缓了攻势,甄俨的压力有所缓解,袁绍放了心,下令高览加大进攻力度,尽快填平鲁肃阵前的壕沟,为甲骑突击创造机会。与此同时,他命令甲骑做好进攻的准备,一旦战机出现,立刻强攻,哪怕有所损失也在所不惜。

    高览接到命令,下令步卒发起攻击。他安排强弩手上前掩护,步卒在刀盾手、长矛手的掩护下,赶到阵前施工,填埋鲁肃阵前挖出的壕沟。东南风起,战场上的灰烬直向冀州军的脸上扑来,让他们睁不开眼睛,连高览本人都不得不用手挡着。他们一边冒着江东军的箭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