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 刻二纹丹
    云轩的目光一眨不眨,额头上的汗水流淌,还未滴下就被蒸发,他不放过一丝细节的紧盯着灼烧的药液,有些发痛的手臂微微震动,持续调整着火焰。

    而当最后一丝杂色也是化为烟雾升腾,整团药液呈纯蓝色时,云轩稍微松了一口气,然后双手快速的拨动火钳,他要开始控火了。

    火焰如同精灵般跳动,二纹丹药的控火和一纹丹药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原本轻松的控火云轩此时做的小心翼翼,不多时就是满头大汗,太紧张了,一丝微不足道的火苗摇晃都能颤动他敏感的神经。

    火焰越来越汹涌,而那股流动的药液也是在云轩不敢眨眼的注视中,缓缓、一丝丝的分开,分成了几个小团液体,隐隐间,形成了一个个圆状。

    “液分完成,接下来就是急火炼形…”云轩汗如雨下,好在汗水在他睫毛就会蒸发,不会滴入眼睛影响视线。

    下一刻,他牢牢盯着分成数团的圆状液团,突然猛的一拨火钳,底仓火门大关,熊熊火焰骤然微弱,仅剩一丝火苗,圆液遇冷,外层形成了一种果冻般的胶状物,随后火钳拨开,火焰陡然膨胀,那层胶状物微微硬化,犹如固体。

    随后,云轩便飞快的拨动火钳,一开一合,动作极快,火焰在汹汹和微弱间急速变幻,而那一团团圆液,也是渐渐从液体凝成一种介于液固之间的黏稠物质,再慢慢硬化为了一枚枚圆滚滚的丹药。

    嘭!

    某一刻,云轩猛然关上了开到了最大的火门,所有火焰熄灭,他不待炉内平静,就一掌拍在了炼丹炉壁上,其内陡然传来了砰砰声音。犹如有什么在碰撞内壁。

    “唉,这小家伙还是太急了!”场外,将他一举一动都收于眼底的三人中,那名四纹老者忍不住的低喝道,声音中充满了遗憾。

    木林皱了皱眉,才慢慢看出来,缓缓道:“这也难怪,成丹是最短也最难的一步,有时仅仅几息的差异,就决定一炉丹药的成败,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即使是废丹,也不是普通的一纹炼丹师能做到……”

    然而,下一刻,无论是脸上充满遗憾之色的四纹老者,还是叹息的木林,都是瞳孔骤缩,犹如不可思议。

    只见云轩面前,炼丹炉的腹门被他一掌震开,由于开炉太早,那些圆滚滚丹药仍在强烈的震动,此时气压变化,皆尽携带着滚滚的白烟,向着大开的腹肚外飞去,可以看到,这些丹药上都有着一道完整的丹纹,但此时,这一道丹纹都在融化,像是要从丹药上消失一般。

    随着丹纹的融化,这一枚枚丹药上散发的浓浓药香也是迅速消散,等到它们彻底飞出丹炉,即使被云轩手忙脚乱的接住,也就是一些没有任何丹纹的废丹,药力微弱。

    而云轩却没有半点慌乱之色,甚至略有波澜的黑瞳都是平淡而下,他没有去管那接连呼啸而出的丹药,而是伸出了拿着小刻刀的手,闪电般出手,在最后一枚丹纹融化最慢的丹药上,又急速刻上了一道新的纹路。

    当这道纹路出现时,那丹药上原本融化丹纹竟是停了下来,然后迅速的生长,随后与那后来刻下的纹路并列,形成了两道一模一样的丹纹!

    二纹!

    嘭!

    一枚枚丹药从云轩身边飞过,携带着浓浓的白烟,洒落在地面上,滚了几圈,一个个失去了药香,变得灰白,犹如废丹。

    暮雨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暗中攥紧的小手放开,但是随即,她却听到了一个充斥着惊异和狂喜的大笑声响起:“这、这是刻纹法?老夫已有数十年没见过这种古老技巧,本以为濒临失传,没想到世界上果然有天纵奇才的存在!”

    云轩缓缓摊开手心,他掌中,一枚冒着浓浓灵气的纯蓝丹药静躺,通体浑圆,颜色纯蓝,侧腹两道弯弯的丹纹蔓延,如同水纹。

    望着这枚和周围地面上废丹完全不同的二纹丹药,云轩只觉得所有的疲惫都不翼而飞,忍不住的咧嘴露出一个百列式的笑容。

    “嘿嘿…”

    若是换了来之前,暮雨一定会嘲笑这个家伙的傻笑,但是此刻,美眸震惊的她却说不出半句话,有些呆滞的看着云轩手中那枚只是静躺,就升腾起浓浓水雾灵气的丹药,震惊无言。

    云轩笑完后,才想起刚才的声音,赶紧一握丹药,看向那边大笑的老者,略一犹豫,行礼道:“您是……”

    木林眼中还残留着一抹惊色,他对云轩骄傲笑道:“这是我们这处分会的会长大人,整个冰帝国都要奉为大师的四纹炼丹师,森终大师!”

    云轩大吃一惊,这个看上去还没百列年纪大的老者,居然是四纹炼丹师?那可是能炼出给灵王吃的丹药的大师啊!

    他一个小小的纹级考核,居然有这种大师路过观看了?

    “您好,森前辈。”云轩略带恭谨道。

    森终笑容满面,大袖一挥,一道光芒抛出,“别顾及这些繁文缛节了,快装起来,免得药力挥发了。”

    云轩接到手中,惊讶的发现这竟然不是瓷瓶,而是一个白玉瓶,入手沁凉,玉塞上闪烁着一缕灵光,他刚放入水灵丹,升腾的灵气就被隔绝而去,一丝都无法散发。

    这好像很贵重啊?

    云轩本能的感觉到,这玉瓶好像和学院下发的附灵小瓷瓶不在一个档次上,他原来的普通粗瓷瓶比起来更是不忍直视。

    云轩有点惴惴不安,“前辈,我有附灵瓷瓶,待会把这个还您。”

    森终大笑一声,“那种只能减缓药力散失的破烂管什么用,得用这种灵器才行,这个白玉瓶能封闭四纹丹药以下的药力,放个十年再开丹药也如崭新,就当是老夫送你的考核礼物吧。”

    云轩微怔了一下,点点头,收起了这个他不知道价值的玉瓶灵器,“那谢谢您。”

    森终看他收下,脸庞上的满意之色更多一分,沉吟了一下,道:“不知小友师门为何?竟然掌握了失传数十年的‘刻纹法’,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炼出二纹丹药,简直是让老夫汗颜啊。”

    这次轮到云轩汗颜了,赶紧道:“您谕赞了,不算什么高深师门,我和师傅常年居住在人迹罕至的极北之地,从不外出,我不算太过愚钝,才勉强入门,至于这个……刻纹法?是叫这个名字吗?是师傅教给我的一种小技巧,别的太难我学不会,只会了这一种。”说完,他有些羞赧的低下头。